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2015云端之上 > 音乐停止又何妨

音乐停止又何妨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1422 徐华 2015-12-28
        市场的低迷为2015年蒙上了萧条的阴影,被末日预言所笼罩的日子显得格外悲壮。然而,在不停下挫的市场中,机会也在跌跌不休中孕育。市场中总会在一些地方网开一面,让身处激烈搏杀竞争的“修罗场”中的企业寻找到一张救赎的船票。
2015年,是邮船与油船争相斗艳的一年。
        2015年,油运市场迎来开门红。全年高举高打,红红火火。油轮运输则在三大运输市场中一枝独秀。运价涨和油价跌带来油轮收益的大幅提升。据克拉克森统计,前三季度的即期运输市场VLCC平均日收益为5.31万美元,同比暴涨144%;苏伊士型船平均日收益为4.48万美元,上涨91%;阿芙拉型船平均日收益为3.74万美元,上涨68%。进入10月,VLCC现货市场上的日租价近期已经突破10万美元,这是自2008年以来,VLCC日租价在7年后首次达到10万美元水平。在此背景下,油轮公司业绩好得爆表。招商轮船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5.51亿元,同比增长158.37%;实现净利润16.27亿元,同比增长419.58%。
        油轮市场受到货运市场的鼓舞,几乎很少有人唱衰市场前景,以至于面对从五月就开始下跌的船价,有不少人选择不相信、走着瞧的态度。但是,不断积累的新船订单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2015年已经交付的油轮运力合计约2300万载重吨,而船厂手持油轮订单应超过1亿载重吨,占现役船队运力近17%。可能在“国油国运”政策刺激下中国船东对大型原油油轮的热情高涨,也可能由于全世界油轮船东英雄所见略同,VLCC/ULCC和苏伊士型手持订单分别占现役船队运力的18%和20%。预计2016-2017年交付的运力将分别有80艘之多,占现役船队运力的12%和16%。西方油轮船东比较看好的大型成品油轮预计2016-2017年交付的运力数量也不小,LR1占14%、LR2竟高达17%。
        同时,市场上另一个“邮”也表现可喜。2015年,挪威驶往上海航线的“海洋量子”号邮轮正式启用,载客量为5000人,预示着邮轮市场迎来了重大变革的一年。通常情况下,邮轮公司不会向新兴航运市场投放最新型的邮轮。但新建成的“海洋量子”号在2015年一头猛扎进来,这一“破天荒”,预示着中国游客市场对他们的巨大吸引力。
        皇家加勒比国际邮轮公司指出,中国俨然成为第三大航运市场,屈居美国和英国之后。这就为2013年亚洲邮轮协会的预测提供了有力佐证:“亚洲邮轮市场至2020年需求量将呈三倍增长,每年将为380万旅客提供服务,这其中中国市场将贡献160万旅客。基于这一数据,中国市场将需要载客量为3114人的全新邮轮15艘”。
        面对巨大市场,亚洲造船厂屡屡杀祤而归之后,再次进入高风险的邮轮产业的勇气不足。此前两个极具挑战的造船项目已然过去15年,而让三菱重工在邮轮产业再去“下注”那也只能是个传闻。另外,回头看,三星重工组建的70组“乌托邦”造船团队也逐渐解散。
        即便如此,中国向“邮轮梦”迈出了第一步。伦敦时间10 月21 日下午4 :23分,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见证下,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联合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与邮轮运营商嘉年华英国公司、芬坎蒂尼公司共同签署了价值26 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54.54 亿元)的《豪华邮轮建造及运营项目合作协议》。协议约定双方联合在中国开发建设豪华邮轮本土品牌,打造世界一流水平的邮轮船队,加快推进中国邮轮产业发展。中国船舶工业集团上海外高桥造船公司副总经理陈军透露,中国制造的第一艘豪华邮轮,将于2016年完成设计、2017年开始建造、2020年交付嘉年华集团运营。
        红火的邮轮市场中,第一艘中资邮轮“海娜”号的退出,显示出中国邮轮市场外热内冷的另一面。11月17日,“海娜”号邮轮结束最后航程,并停止在中国内地的运营。业内分析人士指出,1986年诞生的“海娜”号邮轮船龄满30年以及该船近年来运营不善是其停止在中国内地运营的主要原因。
        12月1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并在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2015年,和众多传统行业一样,“互联网+”是航运业的一个发展潮流,这已经成为业界的广泛共识。但是“航运+互联网”是否就等同于发展“航运电商”却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
        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航运信息化研究室主任徐凯认为,纵观航运电商的发展,感到“航运电商”如今的形态更像是航运业本身遇到“互联网”概念冲击后的应激反应,而绝非一个恰当的反应。
        立刻网CEO丁西凡4月对物流运价平台提出了质疑,海运订舱网CIO王刚 9月指出航运电商不仅是去除中间环节,还需要产生增值,中远集运电商小组领导杨磊11月新撰文章中指出航运业务尚未实现标准化的前提下仅从“销售”环节谈电商化意义不大。然而,可以归为“航运电商”的平台目前已经不下30家了,这条路究竟能不能走通,出路在何方?航运+互联网,走在探索的路上。
        音乐停止又何妨,生命的律动终将生生不息。
 
上一篇:以“合”为贵下一篇:马士基释放不祥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