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访谈 > 国际海事法规的未来趋势(Z.2014.6)

国际海事法规的未来趋势(Z.2014.6)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820 史婧力 2017-11-07
        随着全球环保、安全、经济的多方因素影响的加剧,全球海事法规像一座座大山重压下来,对本已低迷的航运市场更是雪上加霜。那么,未来国际航运法规的发展趋势如何?船东又应如何在危机中应对新规?为此,本刊独家专访了英国劳氏船级社(亚洲)船舶市场经理及法规事务主任刘有华。

        记者:有消息称,作为IMO四大法规支柱之一的SOLAS公约,最近正在面临更新,那么,具体会更新哪些方面?哪些因素会促使IMO对法规的更新?
        刘有华:SOLAS公约自出台以来,就面临着不停地修正和更新。最近,其中关于杂货船安全部份可能会有新法规面世。一般来说,国际海事法规的出台以及更新主要在以下几方面的因素推动下形成。一是重大海上事故,二是全球对安全和环保标准的提升(在某程度上是某些国家单方面的要求),三是意识到在不采取行动时所带来的不能接受的后果。那么,此次杂货船部分的法规出台,主要是因为之前曾出现过多艘杂货船沉船或其他严重的事故,而改进的法规正在开发,并成雏形。近期可能会出台杂货船方面的安全法规,将朝综合安全评估方向发展。

        记者:IMO在国际海事立法中的地位如何?
        刘有华:在海事领域,区域性法规并不一定能够解决大家面对的难题,所以全球性统一法规是整个行业所乐见的。以压载水管理为例,IMO的压载水管理公约还未能落实生效日期,欧美和多国都出台了自己的法规。由于各有差异,给船东、制造商带来困难。不仅这样,许多法规,多国都有区域性的法规来约束船东,这样可能导致船东一艘船上的设备要同时满足很多要求,其负担也可想而知。显而易见,IMO是制定推广国际海事法规的最佳国际平台。

        记者:压载水国际公约为什么迟迟未能生效?
        刘有华:压载水管理公约的生效条件为得到30个签署国或以上,同时所有签署国船舶登记吨位为全球登记吨位的35%或以上,在12个月后公约就会生效。目前到2014年5月21日为止,已有40个国家签署过,但吨位只有30.25%,所以还未能确定什么时候生效。有一些还没有签署的船旗国,有很大的船队。它们有所担优,尤其这些船旗国有繁忙的港口。由于实行公约方面的细节还有不太明确的地方(如采样检查),签了以后导致公约生效会对港口当局带来不少的麻烦。

        记者:对于基于目标型新船建造标准(GBS),其实很多人对其出发点一直有疑问?
        刘有华:GBS的含义是什么?这里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来形容其理念,比如一个悬崖,有人在极目远眺的时候不慎从山顶跌落死亡。那么,要防止以后此类事故再次发生,要推出一个规定性要求,如要设立栏杆,有具体的要求,如修多高、多宽,用怎样的材料等。最终目的只是避免惨剧再次发生即可。那么,为什么一定要栏杆,而不可以在悬崖边悬挂一张网,这样人们还可以看到风景,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实际上,解决一个问题,会有A、B、C、D甚至E、F种方案,所以,只设定一个适当的目标,容许解决办法要多元化,这就是GBS的根本理念。未来可能关于船舶的很多规则都是朝着GBS的理念发展,其实也是规则发展到一定程度包容性的体现。

        记者:您参加过很多次IMO国际会议,您如何评价亚洲在国际海事立法中的作用?
        刘有华:中国、日本、韩国是亚洲最大的船舶建造国,同时也有不少的船东,国际海事组织中有很多观察员组织, 如CESA、ICS、Intercargo、Intertanko等,但是能够专注于代表亚洲说话的并不多。亚洲有这样一个论坛名为亚洲造船专家论坛 ASEF,和另一个论坛名为亚洲船东论坛ASF,但目前还不是IMO的观察员身份,所以影响力还是有限。我认为,如果能够把大家的努力更加聚焦,便可能争取到更多的话语权。

        记者:未来,国际海事法规的发展趋势是怎样的?
        刘有华:发展趋势越来越严格,要求越来越高。如压载水处理系统的要求出台之后,环保水平会提升了,相关费用也会上升。那么,会不会导致船公司倒闭呢?当然,我们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况,所以IMO会在同会员国开会讨论或者制定规则的时候,也会考虑到新法规对海事行业的利益。

        记者:这样会对整个经济趋势是一个好的推动力吗?船东会不会因为负担太大而不堪重负?
        刘有华:优胜劣汰,自然法则。压力的确大,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这样的压力无疑是推动行业向前发展的一个大趋势。其实,我们都知道从船东角度来讲,不一定每一个法规对他们都有利,或会增加他们的成本。当然,船东也不是坐以待毙的,适者生存。

        记者:在此背景下,您认为亚洲船东应如何应对?
        刘有华:的确,很多船东“每提法规必头痛”,他们对法规的了解也存在一定的障碍。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他们很需要一个“法规解释者”的支持,一般情况,IMO的法规后面会有很多冗长的解释,而解释这些解释也不容易。从这个角度讲,希望船东、船厂、设计所能够多找一些有能力的船级社给予专业支持,因为这些高声誉、高水平、高专业的船级社本身有一定的能力提供帮助。优秀的船级社跟进法规的速度以及对法规理解的契合度都会很高。
上一篇:新船订单跟踪(2017.10.30—11.5)下一篇:弃船官司,中国船企缘何最受伤(Z.2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