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市场分析 > 2014新船投资新动力(Z.2014.4)

2014新船投资新动力(Z.2014.4)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656 李赪 2017-09-26
        2014年哪些市场因素可能成为促动新船投资的重要动力?我们注意到,世界经济逐渐回暖,经济格局在发生变化,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正在放缓,而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却在复苏。世界能源贸易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主要体现在美洲爆发能源革命,页岩气和页岩油“革命”改变了能源运输流向,航运运输距离的加大或将带来全球油轮、天然气贸易量的上升。2014年,能源贸易方式的变革,不仅将改变以往的海运贸易模式,还将带来新的投资机会。
        经济复苏吹暖航运市场
        世界经济回暖促使新船投资额在2013年下半年迅速反弹,欧元区走出史上最长的衰退期,美国经济出现复苏,反映船舶市场的一系列指标都在逐步回升,船价、手持订单、新船投资额都在企稳回升。最值得关注的是,2013年11月船舶手持订单首次开始停止下跌,这是自2008年10月以来首次企稳并开始呈现上升的态势。
        造船业和航运业都是强周期行业,与世界经济和贸易发展极为相关。从历史来看,从2002~ 2013年船市似乎已走了一个完整的周期。2013年市场的回暖表明,船市大的周期性调整已经到了尾声。
        2014年,多机构普遍预测世界经济会温和复苏,航运市场供需失衡局面会有所缓解。从现在订单安排计划看,2014年、2015年世界新船订单在航运市场上的交付会大幅度减少。据克拉克松报告,以2013年底的手持订单量估算,2014年新船完工量将降到1.39亿载重吨,而2015年、2016年该数据竟降低到0.91亿载重吨、0.54亿载重吨。按照造船周期,未来航运业运力过剩局面在2015年会得到根本性的扭转。
        我们分析,随着供给压力的大量释放,航运市场在2014年后开始会有起色。这会是“L”字型的缓慢复苏,不会像过去那样呈现运费快速上升的趋势,而市场复苏时,收益性可能集中在大型船公司,并且逐步形成了“赢家通吃”的局面。
        经济格局改写贸易模式
        2004~2005年是全球化经济刺激贸易的繁荣,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大量进口初级产品,然后加工为成品,而欧洲和美国等发达国家不断进口制成品,这使得集装箱船贸易量不断攀升,并加快了集装箱船的投资。
        2007~2010年,由于中国、印度和前苏联国家等经济体的开放使大量劳动力进入市场经济,这些经济体的发展刺激了对化石燃料、工业用金属等初级产品的需求,也使中东、美洲和非洲的原料出口国大为受益,此举促进了散货船的快速发展。
        2011年后,海洋经济开发带来新的投资机会,新型能源促进了海洋勘探的发展,能源格局的变化促使美国、挪威、巴西等国家加快了海工及设备领域投资的步伐。
        未来经济贸易及格局可能是什么?我们关注到,目前全球化的游戏规则似乎正在改变,美国、欧盟和日本等西方国家已意识到产业空心化的问题,在日本、欧洲和美国,制造业正在加速回归本土。美国页岩气、页岩油生产快速增长,造成美国能源价格下跌,巩固经济成长。而这一情形,将减弱新兴市场的原物料需求。
        近来高盛、花旗银行等知名机构对于大宗商品市场发表了悲观的看法。高盛在2014年1月的最新报告中指出,大宗商品从2002年至2011年,历经10年的“超级循环”,未来将进入新一轮的“空头循环”。未来大宗商品周期新的特征是,新的大宗商品周期已经取代了旧的周期,市场轮转现在向发达市场倾斜,摆脱了对新兴市场需求。大宗商品循环周期的这种变化,可能削弱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对铁矿石等初级大宗商品的需求。大宗商品原物料市场或将陷入新一轮熊市,将减弱新兴市场的原物料需求,该贸易模式的变迁将会抑制未来新船投资反弹的力度。
        石油贸易新格局影响几何
        国际能源署(IEA)称未来几十年全球石油贸易格局将出现根本变革,这种转变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美洲能源革命爆发”。受美国页岩气革命影响,拉丁美洲失去了美国这个传统出口市场,正越来越多地将目光转向亚洲。预计2010至2030年,中国和印度新增石油需求将占全球新增石油需求的一半以上。
        亚洲两大石油消费国中国和印度的进口情况凸显了贸易模式的变化。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从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等最大石油供应国进口的原油数量持平或下降,而从刚果民主共和国等部分西非国家的进口量激增32%。JBC数据显示,2013年前9个月中国从拉丁美洲进口的原油较2011年同期增加了14%。与此类似,印度的石油进口来源也呈多元化趋势,据能源咨询机构JBC Energy的数据显示,印度更多地转向了遥远的拉丁美洲,来源国包括墨西哥、哥伦比亚和阿根廷,成为继中东之后印度的第二大石油供应来源。
        石油炼制和贸易将会发生转移。石油供需结构的改变,将会使全球炼油厂面临前所未有的复杂挑战,全球石油贸易重心将转向亚洲市场。全球能源供求格局已出现油气消费重心东移,生产重心西移的新趋势。
        石油贸易格局的改变,致使运输距离更长。美国渐渐远离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的位置,这将导致拉丁美洲和西非等传统上向美国供应油气产品的国家,只能寻找新的买家——向中国、印度等亚洲国家延伸,只不过现在他们的客户所在地更遥远了。IEA估计,美国在全球石油贸易中份额将从目前的27%下降至2035年的15%,随着平均运输距离增加,预计届时全球油轮贸易量将上升约18%。
        2014年,石油贸易方式的变革将带来新的投资机会,油船特别是大型油船新船订单潮可能来势汹涌。一方面,全球石油贸易结构性转变正在增加每标准桶石油的平均运输距离。另一方面,油船拆解量升高也是其中的原因。据统计,目前全球油船船队中,15年及以上船龄的船舶达3870万载重吨(船运营时间一旦超过15 年便具有相当大的危险性),占全球油船总量的12%,相当于130艘30万载重吨VLCC。与此同时我们也注意到,根据克拉克松今年2月份数据,油船(大于1万载重吨)手持订单占船队的比例为13.3%,处于低潮阶段。根据现有手持订单,预计油船船队在2014年、2015年的增长率只有1.9%、1.7%,这与全球油轮贸易量上升的幅度相比相差甚远。
        新能源革命催热“气”船
        伴随着环境革命, LNG、LPG等替代能源催生了世界第三次产业革命的新动力。2014年1月15日,英国石油公司(BP)预测,2035年天然气将成为富国的主要能源,未来页岩气将引领天然气时代。
        目前,LNG主要由中东、北非和南亚等国家流向亚太的日本、韩国、中国、印度及西班牙、法国等欧洲国家。未来以美国为代表的页岩气开发与利用将改变全球LNG贸易流向,影响贸易格局,推动区域市场向全球市场的转变。从2016年开始,澳大利亚和北美成为了LNG的出口强国,原来以美国为目标市场的卡塔尔、加拿大、非洲等国的LNG也将主要转向亚太市场。
        随着LNG产业的发展, 浮式储存与再气化船、LNG海上浮式生产储油船等浮式LNG设备的需求可能大幅增加。根据IMA消息,从2014年至2018年,或有101座浮式生产装置(FPU)、25座浮式LNG处理设备(Floating LNG processing unit)以及35座浮式储油船(FSO) 订单,其设施投资费用(Capex)共约达1360亿美元水平。据估计,在全部Capex之中,FPSO或占67%,其他油气FPS占14%,FLNG占13%,FSRU占4%,以及FSO占2%。
        未来几年,随着新技术和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促进海洋勘探不断发展,海洋油气开发活动日趋活跃。由此而来,从事海上油气勘探、采掘和运输的海工平台、钻井船、三用船等含高附加值船型将保持稳步增长,FLNG、FPSO项目步伐明显加快。
        2014年我们需要关注世界船队的几点变化:船舶能效设计指数(EEDI) 提高30%将会提高新环保型船舶的需求;部分国家由于能源安全政策影响,油轮造船市场存在机遇;中国船东政府补贴可能释放一些船东订购新船;页岩气革命带来天然气船相关领域的投资机会,致使天然气运输船需求增加,LNG-FSRU和LNG-FSPO需求将呈现上升趋势。
        未来船舶需求结构依然向高端化发展。未来我们依然需要关注新技术和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所带来海洋勘探的投资,关注由第三次产业革命和页岩气项目所推动的LNG船、LPG船发展的影响,关注节能环保对新型船舶的进一步要求。
上一篇:船用生物燃料试点项目将在新加坡推出下一篇:揭秘“翔州1”号地效翼船(Z.20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