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热点聚焦 > 欧盟的海洋DNA(Z.2014.4)

欧盟的海洋DNA(Z.2014.4)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728 杨培举 2017-09-15
        |► 欧盟之所以能够在海事界呼风唤雨,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欧洲经济崛起于海洋,其骨子里植有海洋的基因。
        目前,虽有很多人认为欧洲经济面临不少难题,但却无人敢轻视其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特别是其在海事界的影响力,更不可小觑。因此,欧盟的一举一动,都对全球海事界产生深远影响。那么,欧盟缘何在海事界拥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其成功的经验对正致力海上强国建设的中国未来发展有何借鉴意义?
        欧洲崛起于海洋
        欧盟之所以能够在海事界呼风唤雨,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欧洲经济崛起于海洋,其骨子里植有海洋的基因。
        欧洲大陆呈半岛形状,大陆周围有无数岛屿,与其邻近的有四个海和两大洋,分别是地中海、波罗的海、北海和黑海,大西洋和北冰洋。欧洲的海岸线漫长,欧盟2/3的陆地边界是海岸,管辖海域面积比陆地大,拥有的海岸线总长度超过地域广博的美国或俄罗斯。这一特殊地理特征注定了欧洲与海洋、航运之间有着不解的渊源,海洋和航运之于这些国家,可谓利益攸关。
        综观欧洲发展历史不难发现,欧洲的繁荣和发展离不开海洋和航运,以葡萄牙、西班牙、英国等为代表的国家,均借助海洋和航运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也因此拥有了巨大的国际影响力。海洋文明的基因使欧洲获得近代以来的领先优势,从而创造了“欧洲中心论”的神话。如今,经过数百年航海战略的沉淀和磨合,欧盟国家形成了发达的海运文化、完善的经济政策以及与其他相关产业合作密切的关系,其在全球海事界的影响力有目共睹。欧盟国家船队规模长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既有德国、英国这样的经贸大国和海运大国,也有本身经贸规模不大但海运船队规模很大的国家,世界集装箱班轮公司三巨头全部在欧洲,马士基航运是全球集装箱班轮运输的领头羊,其在新技术应用、新船型开发、运输价格和服务等方面都发挥着领导者的作用;在海运信息、咨询、金融、保险和仲裁服务等海运服务业上,欧盟也集中了一批有世界影响力的企业和机构;从早期的《海牙规则》、《海牙—维斯比规则》,到如今的《鹿特丹规则》、航运碳排放标准等,欧盟始终引领着世界海运业的发展。
        欧盟国家的发展高度依赖海洋和航运。因此,欧盟多年来的地区战略和国家战略都离不开海洋和航运,很多政策和决策都是以全方位的视野全面考虑欧盟与海洋的关系。这从近年来欧盟相继出台的《欧盟综合海洋政策绿皮书》、《欧盟海洋综合政策蓝皮书》、《欧盟综合海洋政策实施指南》等文件中就可看出端倪。
        欧盟除了在发展战略上更加重视海洋、依托海洋之外,还在监管和治理海洋上更加强硬。由于欧盟在金融、保险、法律、技术、设备高端领域具有引领国际海事界的实力,所以其能够站在制高点,通过不断推出相关的法律、法规、标准、规范等,影响着世界海事业的发展。甚至为了争夺制高点,欧盟屡屡在海事立法上做出单边行动。比如,欧盟拆船法令、低硫油法令、港口国控制法令、被认可组织法令、船舶航行监管法令、海上事故调查法令、船东民事责任及经济担保法令、成员国满足船旗国要求法令、海上事故责任及赔偿法令等,已让全球海事界深刻感受到了其强势的一面。因为欧盟深谙失势于海洋和航运的危害,只有守住和发挥海洋和航运方面的优势,才能带动整个欧洲经济的复兴。
        强大的国家联盟
        除骨子里的海洋基因外,欧盟在海事界的强势还得益于强大的国家联盟。
        欧盟由欧洲共同体发展而来。1991年12月,欧洲共同体马斯特里赫特首脑会议通过《欧洲联盟条约》,通称《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该条约于1993年11月1日生效,欧盟由此正式诞生。欧盟发展至今共有28个成员国,其成员国国内生产总值和对外贸易总额在2010年均超过美、日,影响力可见一斑。
        目前,欧盟为世界最大的国家联盟。这种国与国联盟的形式,不是单一的政治因素的联合,而是欧盟内部各国在经济、文化、政治、军事因素的自然联合,目前正朝着政治、经济、军事等一体化方向发展,且其影响力正日益扩大。
        可以说,欧盟的发展道路是符合欧洲实际、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欧盟的成员国都是主权国家,是国家之间自愿平等、互惠互利基础上的联合,民主制度相同。这是欧盟能够团结,形成富有生命力的联盟的根本所在。
        这种民主和平等的指导思想在“欧盟宪法草案”中就有十分鲜明的表述。其序言中说“欧洲文化、宗教和人道主义的遗产”以及共同的价值观,基本权宪章是欧盟的共同象征和价值,欧盟的成立就是要“尊重人的尊严,尊重自由、民主、平等和人权”。在组织上最高的欧盟理事会,由各个成员国共同组成,欧盟主席、副主席选举产生,任期两年半,可连任一届,在世界舞台上代表欧洲。欧盟委员会四年换届一次,各个领导组织采取多数表决制,成员有退出的自由。欧盟委员会是各成员国的代表机构,欧盟主席可以代表欧盟签署国际条约,专职的外交部长负责欧盟整体外交事务。欧盟议会是欧盟的主要立法机构,它与欧盟理事会一起执行立法和预算职能,在众多领域有共同决定权,能够代表欧盟,实行多数通过方式。欧盟这种自由、平等的国与国联盟的民主体制,使其在不损害主权国家利益的基础上代表欧盟整体利益,用一个声音说话,在国际行动上也更容易趋于一致。
        正因如此,原本血脉中就流淌着海洋基因的欧盟,在各成员国之间便很容易在海洋战略和政策中达成一致,并迅速凭借其在航运、金融、保险、科技、立法等方面的优势形成整体竞争力,最终以法令、规则、规范、标准等形式在海事界谋取更多话语权。其中,“欧盟标准”在一些专家眼里,已成为欧盟图强的阳谋。欧盟选择“欧盟标准”作为图强之道,皆因其有先天优势。首先,欧盟不但是世界第一大经济实体,其人文精神、科学技术在世界享有难以撼动的地位。除了美国能与欧盟形成竞争外,世界其他国家很难凭借自己的实力打破其“标准”制定的上限。“欧盟标准”的制定和推行背后,是以整套欧盟法及其机构作为最有力的保障。“欧盟标准”的制定,是在欧盟法清楚授权下由各机构分工制定、审议、通过的,不仅能有效减缓欧盟内部的反对声音,实现内部统一,更使“标准”合法化,成为法律性规范强制推行。更重要的是,欧盟通过“标准”输出使得接收方成本增加,从而建立自己的竞争优势,此为欧盟剑指所在。
        给中国的启示
        今天,正在崛起的中国,表现出了对海洋的空前重视。然而,不容忽视的是,尽管中国在航运、造船、港口以及进出口贸易方面展现出了足够强的硬实力,但对比依托海洋和航运逐渐成长壮大起来的欧盟,中国尚处于学步阶段。从欧盟海上崛起的经验来看,中国应在以下几方面补齐短板。
        首先,在国家战略的顶层设计方面,应把海洋外延和内涵做足。21世纪是海洋世纪,大国崛起,起步于海洋;强国之路,离不开海洋。在许多国家从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等方面都在加紧开发利用海洋之际,中国的发展方略不仅仅要着眼于当前,更应该着眼于未来。可以说,在未来的几十年,乃至几百年,都应把海洋和国家的命运紧紧拴在一起,要有清晰的海洋战略路线图。中国在海洋方面的战略设计如何,将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中国的未来。对比欧盟的发展不难看出,中国以前的国家战略中几乎无海。
        其次,在做好顶层设计的同时,是否有好的配套政策更是至关重要。在相关政策制定方面,欧盟的一些具体做法很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以工业政策为例,欧盟的政策以横向政策(也称跨部门政策)为主,致力于为其创造良好的环境,它主要包括为产业提升竞争力及结构调整创造良好的竞争环境、支持研发与创新、支持制造业开辟和拓展国际市场、减少制造业结构调整所引起的社会成本、提高劳动者技能以适应结构调整等内容。进入新世纪以来,欧盟工业政策的部门指向越来越明显,几乎每份政策通报都有强调横向政策需要与部门相结合的内容,部门政策上更加明确和细化,使得工业政策更具有可行性。从对企业的服务来看,欧盟地方政府对企业服务既包括企业创立前的政策咨询、市场分析、办公选址, 也包括生产过程中的配套设施建设、财税减免、战略咨询、员工培训、信息服务等各个方面,在强调企业主体地位的前提下,将政府完全置于提供服务的位置。在这种大背景下,欧盟在海事领域的政策也同样表现出了其卓越的一面。中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高级经济师时玮表示,欧洲国家多年来采取了一系列有效的举措,大力发展航运,先后实施造船、买船、税收、营运补贴、本国沿海运输权、货载保留、船舶登记、船员等政策,诸多政策的实施既鼓励、促进了本国航运业的快速发展,又保护了本国航运业不受或减少国外同行的恶性竞争影响。显然,中国在这方面做得还远远不够。拿货载保留和吨位税而言,虽然业内人士和相关专家呼吁了很多年,但仍未见成效。
        另外,欧盟在海事立法方面也值得我国学习和借鉴。欧盟一贯重视海事立法,而且近年来表现得更加强势,在中国船级社海事专家孟方看来,欧盟近年来在海事立法方面的强势崛起一方面是与其经济发展及复兴和海洋之间的密切联系相关联,另一方面也是欧盟实现可持续发展,提高海洋产业的竞争力,重新确立其在海洋领域领先优势的需要。为了维护自己的海洋利益,确保海洋产业的发展并由此带动整个欧洲经济的复兴,欧盟近年来不遗余力,不论是在参与制定国际规则方面,还是在推行单边立法方面都是非常激进。与欧盟的海事立法相比,中国在这方面的动作则显得太过迟缓,迄今为止,被业界呼吁多年的《航道法》、《船舶法》、《航运法》、《船员法》等海事领域的基本法都尚未出台,已经严重影响了中国的海洋强国、航运强国建设。
        中国人民大学王义桅教授在其著作《海殇:欧洲文明启示录》指出,“中国的落后,从海上开始;中国的复兴,最终也将在海上。在当今世界,海洋已经成为世界各国高科技竞争的新热点。传统上属于农耕文明的中国,也要在全新的海洋时代实现大河文明向海洋文明的转型。”显然,要想实现海上复兴,中国须植入海洋和航运的生长因子,从而使国家前进的动力生生不息。
上一篇:LNG燃料动力船舶安防报警系统专利技术分析(Z.2017.8)下一篇:俄乌斗法改写全球LNG运输格局(Z.20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