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请扫描 安卓 ios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市场分析 > 从国别看船东投资新取向(Z.2014.3)

从国别看船东投资新取向(Z.2014.3)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287 李赪 2017-09-05
        2014年前2个月,世界新船订单继续呈现正增长,新船价格上涨也好于预期。数据显示,1月份克拉克松新船价格指数135点、同比增长7.14%、环比提升2个点、提升幅度超前7个月的水平,这也是自2013年6月份以来新船价格指数连续8个月上涨。船东再次入市抄底迹象明显。那么,在刚刚过去的一年,活跃的船东主要来自哪些国家?这些船东在新船投资方面有哪些新的策略呢?
        亚洲船东重金抄底
        2013年全球新船投资总额为1038亿美元,其中亚洲国家新船投资增长最快,增长了40.4%,达313亿美元;欧洲涨幅次之,为24%;中东国家新船投资增幅达到23%。2013年,欧洲、亚洲和中东国家新船投资额分别占全球份额的44%、30%、2%。增加最快的几个国家分别为,欧洲地区:法国893%、荷兰213%、丹麦209%;美洲地区:加拿大411% ;亚洲国家:印度159%、中国(大陆)131%、韩国112%、香港105%。
        从船东国别来看,前五名分别为挪威、希腊、中国(大陆)、美国,而2012年投资船舶最多的几个国家分别是挪威、美国、巴西、希腊和中国(大陆)。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亚洲国家新船投资的增幅明显加大,集装箱船、散货船和油船等这样的常规船型的投资也比2012年有所放大。
        如何看待各国船东新船投资的偏好以及船型分布呢?根据2013年的订单情况,从主要造船国的喜好来看,日本、中国和韩国的船东重视“国轮国造”,他们在本国船厂下单比例基本在90%以上,尤其日本船东在本国船厂的下单比例已经超过95%;从船东对中国船厂下单的倾向性上看,挪威、马来西亚、香港、瑞士和荷兰的船东更偏爱于中国船厂下单,尤其挪威船东在中国的下单比例竟达到57%,而希腊船东在中国船厂下单比例却只有25%,其在韩国船厂下单比例竟然达到69%;从各船舶类型上来看,散货船的主要船东为希腊、挪威、德国、台湾、中国(大陆)、韩国、日本,集装箱船为中国(大陆)、希腊、加拿大、挪威、日本、新加坡、德国、韩国,美国、巴西、挪威船东偏重于在海洋工程船及装备领域。
        新船投资与GDP
        船东国家通常主要由贸易强国和海运强国组成,其新船投资主要受世界经济、贸易和地缘经济和政治等因素影响。
        世界经济发展的规律表明,伴随着世界经济和贸易地位的确立,必然是海运大国的成长。经济贸易强国在经济和贸易方面的大国位置影响该国的新船投资,一方面,世界上90% 的贸易是通过海上运输实现的,另一方面,贸易的往来、能源格局的变化等都需要从国家战略的层面发展海上运输。
        主要船东国家中的经济贸易大国,其新船投资与世界经济地位紧密相关,与国际经济中心、贸易中心的布局构成息息相关。我们可以对比新船投资额和世界GDP发展的排名观察到此种变化关系。
        在2000年~2009年的初期,世界GDP排列顺序通常是美、日、德、法、中,在2009年~2013年间世界各国GDP前15位的排列顺序是美国、中国、日本、德国,法国、英国、巴西、印度、俄罗斯、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墨西哥。通过对比,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中国、日本、德国的新船投资的排名与世界经济发展的地位基本处于同步。美国一直处在世界经济的巅峰;中国在全球GDP总量中的份额和排名不断攀升,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达4.16万亿美元,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贸易国;日本和欧洲国家的经济、贸易地位正在下降。这些变化都会对船东国家的新船投资份额、排名产生影响。
        航运强国投资策略
        主要船东国家中的海运强国,其新船投资与地缘经济和海洋经济强国有关。海运强国是指希腊、挪威和丹麦等国家,虽然他们不一定是强大的贸易国家,但是他们在历史上由来已久的地缘优势、国家战略的支撑和极强的融资能力,成就了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大型船队。
        2013年,低船价以及对未来市场的乐观展望促使希腊船东大量购船,贸易风统计,2013年希腊船东购买的二手船及转售船数量约为389艘,与2012年的238艘相比增长63%;总运力约为2800万载重吨,与2012年的1960万载重吨相比增长42.9%。
        据挪威投行RS Platou海工调研部门发布的数据,截止2013年中,包括海工船舶和钻井平台在内的全球海工装备订单额已达到惊人的1450亿美元,包括891艘订单。其中约有45%是纯粹的油田服务船,中国船厂基本覆盖在AHTS和PSV基本支援船的领域。
        航运强国通常具有非常强的融资能力和经营策略,以保持其强大的投资能力和船队运力。希腊、挪威航运业在历史上就具有国际化色彩,希腊航运业四分之三以上的融资来自国外,世界闻名的船舶融资银行均在希腊设有分支机构。挪威在船舶资金来源上更是以国际化著称,挪威银行(DNB)是世界第二大船舶融资银行,在2013年的投入约在50亿美元。
        在2013年很多船东通过上市公司融资引起了业界的重视。最引人注意的是,在欧洲银行提供的船舶融资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中国、韩国和日本为了扶持本国造船企业,也利用各种金融政策和融资方式帮助那些在本国下单的船东以度过难关,其中希腊和挪威船东就对此政策颇感兴趣。例如中国国有银行开始为希腊船东和挪威船东提供低息船舶融资,加大船舶出口买方信贷资金投放;韩国政府鼓励船企向发展海工转型,对于船厂或产品直接补贴、加强对科研开发的资助、提供优惠信贷或担保推动船舶出口;日本国土交通省组织日本国际合作银行联合国内20家船企成立“日本船舶投资基金”,专门给来日本下单船东提供融资。
上一篇:中国出口集装箱运输市场周度报告 (2017.9.1)下一篇:彷徨的压载水处理决策(Z.2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