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市场分析 > 世界海工装备订单背后的玄机(Z.2014.2)

世界海工装备订单背后的玄机(Z.2014.2)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613 李源 2017-08-29
        根据IHS Fairplay Seaweb统计数据(以载重吨计),从2004年至2013年这10年,除2009年出现低谷外,其余年份海工装备市场整体均呈上升走势,且后4年比前5年的订单上升了一个台阶。那么,海工装备市场谁主沉浮?哪些类型产品星光闪耀?建造大国之间的角力呈现出怎样的特点呢?
        世界海工装备建造大国有韩国、中国、新加坡、巴西等国,欧洲国家和美国也拥有一定数量的订单,造船大国日本在海工装备建造上实力并不算太强,所占份额很小。韩国无疑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号海工强国,除2005年和2010年外(以载重吨计),其余年份的订单量均占世界总量的1/3,甚至一半以上。中国的订单量相对较为稳定。巴西由于近年来发现了大规模的油气资源,因此近年来发展迅猛,表现十分突出,订单量出现大增,尤其2010年,订单量占到了世界总量的60%,2013年有所回落。
        从船型来分,世界海工装备市场上,FPSO/FSO、自升式钻井平台、半潜式钻井平台、钻井船和气体处理船等大型海工装备以及平台供应船、港作拖供应船和近海支援船等辅助船舶是主力船型。
        近年来发展最快的是钻井船和气体处理船,数量出现明显增长,特别是气体处理船,作为一种新的船型,2011年开始每年均有几型的订单。另外,平台供应船、港作拖供应船和近海支援船等海工辅助船每年都有稳定的订单量。
        为了分析韩国、新加坡和中国等主要海工接单国在大型水面海工装备方面的优势领域,下面分别列出自升式钻井平台、半潜式钻井平台、钻井船和FPSO四种主要海工装备十年来的订单分布图。
        在这四种海工装备中,市场对自升钻井平台和钻井船的需求量明显大于另外两种,平均每年分别有27艘和14艘左右的需求,其中2013年自升式钻井平台达到55艘,创下10年来的最高纪录。需求量最小的是FPSO,平均每年的需求量在4艘左右。
        中国在自升式钻井平台方面优势明显,且接单能力呈明显上升趋势。同时,在半潜式钻井平台方面也具备一定的接单能力。而钻井船的接单能力方面相对来说比较薄弱。FPSO曾经是强项,但近几年有所下降。
        新加坡的优势项目是自升式钻井平台和半潜式钻井平台,另两种几乎未涉及。2008年以前新加坡在自升式钻井平台接单能力上具有绝对优势,但2008年以后有被中国赶超的趋势。2010年开始新加坡在半潜式钻井平台上的优势明显减弱。
        韩国在自升式钻井平台领域几乎未涉及,不过2013年出现了三座高端自升式平台的订单,有进入这一市场的迹象。另外三种装备,韩国实力很强,特别是钻井船市场,具有压倒性优势。另外韩国在新技术研发上实力雄厚,积极开发新兴产品满足市场需求。2010年三星重工成功接获1艘气体处理船订单,开启了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随后三年时间,市场上共出现16艘气体处理船订单,除2013年中国船厂获得一艘外,其余均被现代重工、三星重工和大宇造船海洋船企获得。
        除了上述四类大型海工装备外,还有为数众多的海工辅助船,这类船舶的订单金额虽然比上述装备小得多,但数量相当庞大,以其中需求量最大的平台供应船、港作拖供应船和近海支援船为例,2011~2013年市场上共出现520艘平台供应船、290艘港作拖供应船和144艘近海支援船订单。对于这三种主要的海工辅助船舶,中国占有绝对的优势,尤其是港作拖船占的份额很大,其余两种船型也均占有近一半的市场份额。美国在这些船型中也占有一定份额,而韩国和新加坡则少有涉及。
        综合来看,整个海工市场可分为三块,一是水面海工装备壳体的制造,二是水面海工装备上的主要配套设备(占水面海工装备整体造价的40~60%),三是海底海工装备(市场规模约为水面装备的2~3倍),其中韩国、新加坡和中国等国主要占领水面海备壳体的制造,而欧美垄断了后两个分市场,这也是海工市场中最具附加值和技术含量的部分,相比之下水面海工装备的壳体建造,配套设备的采购、安装和调试则属于劳动密集型的低附加值产品。
        韩国海工装备实力强
        韩国海工装备实力很强,而且很明显地呈现出集中度很高的特点,集中度高体现在两点,一是重点关注几型高技术、高附加值的海工装备,如钻井船、FPSO/FSO、气体处理船和半潜式钻井平台。这四类装备的市场占有率很高,以近三年来的接单情况来看,分别为65%、80%、94%和38%。其他海工辅助类船舶接单量微乎其微。二是韩国的海工装备建造能力高度集中在三星重工、现代重工和大宇造船海洋三家公司,近三年来韩国接获得的所有110艘/座海工装备订单中,这三家公司获得了101艘,几乎囊括了该国的全部订单。
        尽管在水面海工装备市场已占有绝对的优势,但在水面海工装备的配套设备以及海底海工装备领域的实力仍很薄弱,目前韩国造整座(艘)海工装备的平均国产化率为40%左右。
        韩国将海工装备业列为国家新兴战略产业全力加以培育,现阶段的发展重点是石油和天然气等海洋资源的钻井勘探、生产和处理等相关装备的建造、供货和安装,今后还将扩展到海底其他矿产品的开发生产领域。针对其薄弱环节,提出了水面、海底装备产业联动开发,形成相匹配的综合竞争力的应对思路。
        自升式平台为新加坡优势
        新加坡的优势项目为自升式钻井平台,近三年来新接订单市场占有率达51%。新加坡目前海工装备实力集中在吉宝远东、PPL船厂和裕廊船厂等三家船企,其中吉宝远东近三年来,获得了45座自升钻井平台订单,占了该型平台该国订单总量的70%。作为前几年优势项目的半潜式钻井平台,近年来竞争力明显不足。在海工辅助船舶方面,新加坡的市场占有率不高。海工装备设备配套国产化率20%左右,低于韩国。大型海工装备接单能力上也有被中国赶超的趋势。
        但是新加坡的优势在于完成了由单纯建造向创新设计的转型。早在上世纪90年代,新加坡就开始通过收购美国海工设计公司抢占设计市场。在自升式钻井平台和半潜式钻井平台方面的设计能力很强,并且具备了项目管理、工程设计、设备采购、安装测试、试运行、“交钥匙” 的总包能力。
        中国海工市场占有率显著提高
        中国的海工装备制造业起步较早,上世纪60年代建成第一座钢结构导管架平台,但是长期以来发展较慢,尽管订单数量非常庞大,但其中绝大多数是含金量并不高的辅助类船舶。近年来随着国家政策的导向和船市的低迷出现了快速的发展,并在自升式钻井平台、半潜式钻井平台方面有所建树,市场占有率提升很快,近三年来的新接订单量分别占全球总量的36%和31%。在钻井船和气体处理船市场上也有了一定份额的订单,显示出中国海工装备接单能力有向高端发展的趋势。海工辅助船市场上,中国的市场占有率仍然很高,其中每年接单量最多的是平台供应船,其次为港作拖供应船和近海支援船。
        从订单金额上来看,中国的海工装备市场占有率也取得了显著的增长。2012年中国新签海工装备订单为85亿美元,约占全球的13%,而2013年1~10月中国新签海工装备订单128亿美元,约占全球的26%,已超越新加坡,仅次于韩国。
        应该说我国的海工装备制造业正在向前发展,但是有几点明显的不足。一是中国涉及海工装备制造业的船厂数量很多,就目前而言,在大型水面海工装备市场上,具备接单能力的船厂就有12家左右,与韩国和新加坡相比实力较为分散,因此竞争优势不明显。二是在大型水面海工装备方面拥有的自主知识产权较少,设计主要来自国外,我国不掌握核心技术。三是我国目前建造的海工装备还是以低端为主。以我国的优势项目——自升式钻井平台为例,普通的订单金额约为2亿美元,而少数高端平台订单金额超过6亿美元,这样的平台韩国和新加坡都有能力建造,且已经接到了订单。四是我国的海工装备设备国产化率也远低于韩国和新加坡,目前仅10%左右。
        巴西来源于“本土化”政策
        巴西海工装备业的发展主要源自于本国发现了大量的油气资源以及该国政府在资源开发上制定的“本土化”政策。目前最具实力的几家海工装备制造企业是吉宝远东巴西公司、Atlantico Sul Estaleiro SA、EEP、裕廊Aracruz Estaleiro公司以及Estaleiro Rio Grande公司,接到的订单主要是钻井船和半潜式钻井平台。
        由于巴西自身的造船实力并不强,因此上述几家船厂进军海工装备制造业都需要依赖国外的技术力量,比如吉宝远东巴西公司是新加坡吉宝离岸和海运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EEP的技术合作伙伴为川崎重工,后者拥有前者30%的股份;裕廊Aracruz Estaleiro公司是新加坡裕廊船厂投资的全资子公司;Estaleiro Rio Grande公司是巴西造船巨头Ecovix公司的子公司,技术合作伙伴为日本三菱重工、今治造船、名村造船所、大岛造船所和三菱商事等五家日本船企,且这五家日本船企拥有Ecovix公司30%的股份;Atlantico Sul Estaleiro SA的技术合作伙伴以前是三星重工,但三星重工于2011年出售了所持有的前者股份,这也直接导致该公司在订单交付上可能出现困难,该公司曾于2011年从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的控股子公司Sete巴西公司接获了7艘钻井船订单,总价值高达46.3亿美元,但交船日期从2016年~2021年,建造周期相当长。
        欧美垄断海工装备核心技术
        近三年来的订单显示欧美国家在海工装备上的接单量已经非常少了,在某些海工辅助类船舶还占有一定的市场,如美国的平台供应船和近海支援船,近三年来的市场份额达17%和10%。欧洲在铺管船市场也占有较大的份额,特别是荷兰铺管船的市场占有率达40%。在大型水面海工装备上几乎已没有涉及,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已经退出海工装备领域。由于劳动力成本并不占优,欧美国家在需要大量劳动力的制造业上逐渐淡出,但仍掌握大型水面海工装备的核心技术,绝大部分水面海工装备的配套设备,另外还垄断了更具价值的水底海工装备市场。
        未来的海工装备市场将继续朝深水和极地发展,有数据预测2013~2017年全球深水投资将达到2230亿美元,比之前的5年翻了一番,但对技术的要求更高,投资风险更大,中国船企需要不断提高自身技术实力,才能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同时也要逐步加强在水面装备设计、配套设备和海底装备领域的技术能力。
上一篇:外高桥造船和山东海工“合伙”下一篇:全球钻井船市场新格局(Z.20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