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热点聚焦 > 中国海工战略大文章(Z.2014.2)

中国海工战略大文章(Z.2014.2)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733 邢丹 2017-08-22
        |► 中国海上石油增长的潜力在深水,而深水的希望在南海。随着中国海工装备制造业的日渐强大,南海将带给业界更多猜想。
        目前,随着海洋战略在国家战略中地位的日益提升,国内加快开发被誉为第二个波斯湾的南海的呼声日渐高涨。那么,中国如何抓住开发南海的契机打造世界级海工中心,从而助力中国走向海洋强国,值得业界深思。
        南海撬动“两中心”
        一直以来,中国的油气开采领域在渤海、东海、黄海、南海,而其中又以南海开发进展最慢。目前,随着中国向深海挺进的步伐加快,中国海工迎来重要的发展机遇。根据国家“十二五”海洋工程投资规划,中国“三大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十二五”期间计划在海洋油气开发方面投入2900~3600亿元,较“十一五”期的投入规模增加一倍多,按照设备投资占比25%~30%估算,“十二五”期间年均海工装备需求为150~215亿。据中国船舶工业协会秘书长王锦连介绍,在南海,仅中海油“十二五”规划就要实现一个大庆油田——5000万吨石油开采量。依托政策支持,中国各大型海工装备制造商有望优先获得中石油、中石化及中海油的订单。巨大的需求市场为中国海洋工程培育了巨大的发展空间。
        对于中国海工当前及未来发展,中国船舶工业经济与市场研究中心海洋工程行业首席研究员刘贵浙认为,海工装备是依托造船发展起来的,在中国造船三个集群形成过程中,海工集群也同时形成,其外在环境比起韩国、新加坡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地理条件最佳、有着深厚海工基础的环渤海湾海工建造集群,连接天津、烟台、青岛、大连,培育了如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青岛北海船舶重工有限责任公司、大连中远船务工程有限公司等骨干海工建造企业。而连接上海、南通、启东一带形成的长三角海工集群,汇聚了中国海工设计研究院、海工建造企业,培育了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南通中远船务工程有限公司等。而随着上海自贸区的成立,这一海工集群可谓软实力最强。以广东、广西为主的珠三角海工集群虽然在海工建造方面落后于前两个海工集群,但在海工服务运营领域却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与韩国、新加坡地理环境受限不同,中国幅员辽阔,资源丰富,并不一定发展一个海工建造中心,如今,这三个集群正在齐头并进,每个集群都有实力雄厚的海工骨干企业,并且带动这一区域产业链的发展,很可能建设成为拥有各自特点的三个海工建造中心。据克拉克松统计的数字,在2013年,全球海工装备一共成交了482亿美元,而中国就成交了115亿美元。海工装备发展规模已经超越新加坡,仅仅落后于韩国,足见中国成为未来世界海工中心的可塑性。
        另外,刘贵浙还强调,中国在海工服务运营领域也有巨大的发展空间。石油公司是整个海工装备行业的衣食父母,石油公司的投资规模决定着全球海工行业的发展。石油公司决定进行海上采油时,会联系海洋工程承包商(油田服务公司),油服公司可以提供从勘探、钻井、生产、运输等一系列的服务,是海上采油的组织者,因此油服占整个海洋工程行业价值链的50%以上。在这方面,天津走在了前头。首先它紧邻各油气公司总部所在地的北京,而自身离油气资源非常近,三大采油业主聚集在此,同时还汇聚海洋工程设计单位7家,5家海工制造单位,这些都是天津的先发优势。另一海工集群——珠三角,也被专家寄予厚望。有专家分析,如果拼建造,环渤海湾区域、长三角区域的先发优势已经存在,要想迎头赶上并不那么容易。然而,南海开发之后,珠三角的海工发展空间将另有一番天地,海工服务运营中心或将是其未来的出路。
        中国式障碍
        中国海工装备建造与运营服务领域的巨大发展空间,引国内众多投资者迅速进入这一领域,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中国海工业的发展还存在不少制约因素。
        对于中国海工业发展目前存在的问题,南通中远船务技术中心副总经理徐秀龙表示,海工装备市场,价格并不是核心竞争力,设计和质量才是竞争的关键,在深水钻井平台领域,国内还缺乏基本设计、详细设计;我国尚未建立完善的全球设备集采系统,基本不具备承担总承包项目的技术能力和管理能力;对国际公约规则不够了解;将船舶建造经验直接引入海工领域,缺乏系统控制;国内各企业产品竞争领域重叠严重,主要集中在浅水和低端深水装备领域竞争,深水工程技术能力薄弱,高端技术对国外依赖性强,受到国外专利保护的限制,目前基本未涉足张力腿钻(TLP)、深水浮筒平台(SPAR)、浮式液化天然气存储再气化装备(LNG-FPRU)、浮式液化天然气生产储卸装备(LNG-FPSO)等高端、新型装备设计建造领域;国内海洋平台的发展大多只关注建造和设计这些领域,其他的产业链产品被忽视了,事实上,国内产品配套率连5%都不到;目前中国海洋工程订单付款比例是10%,有的企业甚至更少,给建造企业造成不小的资金压力。
        再有,就是海洋平台的安装与集成国内也非常落后。徐秀龙举了一个例子,他说,在南通中远船务交第一艘深水钻井平台的时候,在中国大陆找不到一个DPR的加油船给他们加油,最终船东找到台湾的DPR加油船为其供油。而当他们的平台在新加坡短暂停留时,为他们服务的船多达18艘,并且开的价格比国内还要便宜。由此可见,我们的服务支持系统还有很大差距。
        另外,徐秀龙还强调,由于看好海工装备市场的发展前景以及自身转型升级的需求,我国大量造船企业纷纷投身这一领域,直接导致目前我国海工装备市场出现了产能过剩的苗头,引起了业内专家极大的忧虑。这是一个非常不健康的发展模式。
        对于目前国内海工业发展存在的诸多问题,中国船舶工业协会秘书长王锦连认为,尽管海工装备在建造工艺和流程方面与造船有相似之处,但发展模式与造船完全不同,中国海工业的发展先得把好“脉”。在海工装备领域,国外商业运作模式是一体化的,而我们单打独斗的商业运作模式已经在国际竞争中行不通,因此在商业运作模式上需要创新,与国际接轨。事实上,中国的一些骨干企业已经开始这样做,中集来福士在产业链上的合作就开展得不错。中远船务、上海外高桥、大连船舶重工也已经跟进这种新的商业运作模式。当然,要想将这种商业运作模式运用得更娴熟,还需要一个过程。
        对于业界担心的中国海工发展走造船盲目扩张的老路,担心地方政府为了本地区的利益盲目推动企业入局海工,则是对中央与地方政府能否很好的协调提出了挑战,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中国海洋工程产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海工强国路径
        尽管目前国内海工产业发展仍有诸多制约因素,但业界对中国进军深海,打造海工建造中心和海工服务运营中心,从而促进中国海洋强国建设,也同样信心百倍。对此,业内专家也提出了不少建设性意见和建议。
        从企业层面看,首先要有自己的立足之本。对此,刘贵浙认为,以中国海工发展的现状来看,首先企业应打造出过硬的海工产品。建立完善的海洋工程装备科技创新体系,加强关键技术攻关,加强研发、设计、试制、试验环节攻关,集中突破总体设计、关键配套、水下系统等重大关键技术,提高设计、制造能力,提高产品质量,形成有竞争力和市场影响力的自主品牌产品。
        发展模式,是当前企业亟待改进的地方。对此,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兼设计研究所所长马延德建议,船舶总装及配套企业着重转变海工装备发展模式,从重视硬件和生产管理,转到增强软实力、强化高端工程操作的能力提升上,理顺高端工程需求、资源、业绩、管理、技术开发、咨询、新技术、国际标准应用的内在关系。
        从专业化做起,也是中国企业的突围路径之一。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技术经理王寿军认为,当前海工装备多种多样,一家企业很难全部掌握这些产品的设计和建造技术,因此聚焦某一型产品可以使企业在细分海工市场占得先机。在海工市场,由于专注某一领域而取得成功的企业不在少数,新加坡吉宝、韩国三星重工就是最为典型的例子。
        针对目前海工重建造轻服务的现象,王锦连则认为,中国海工发展把服务业放在一个很弱的位置上,这是不正确的。随着南海大开发的推进,很多国际上的服务运营商都会涌进,地理条件优越的天津、珠三角地区可以通过这次机遇与国外服务运营商合作,实现自身的转型升级。以休斯敦为例,它把大量的人才吸引过去,并且将海工服务运营中心的概念更倾向于客服而不是市场营销。它更专注的是了解客户的需求,在其中不断吸取养分,不断成长。
        从行业层面来看,需要做好顶层设计。这方面,我们的近邻韩国就是一个很鲜明的例子。韩国提前20年就开始布局海工,奠定了其今天在海工制造领域的龙头地位。显然,中国要想实现海工强国梦,还要加强海工装备产业发展的顶层策划,统筹海洋工程装备产业与技术发展,加强海洋工程装备技术发展规划部署,通过政策引导、支持,调整优化产业结构,逐步形成有特色的海工装备产业发展格局,为我国开发利用海洋提供坚实的物质基础。
        对此,挪威DNV大中华区海事咨询部的总经理吴巨圣认为:“中国的海工设计过去70%依赖国外进口,在这方面,应该加强政策导向作用,引领产业做大做好,选好的设计,集中好的船企来生产,这可能是突破韩国制造优势的重要关键点。从巴西的例子来看,在深水海工生产装备部分,国家明确规定这些装备必须要在巴西境内生产,本土率要70%以上,迫使韩国、新加坡用并购船厂带动设计,这是政策加国家支持的最好例子。”
        至于单打独斗商业模式的不足,目前业界已有所认识,并给出了解决方案。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陈刚认为,从行业发展的层面,我国海工产业发展需要有效建立产业链的联盟,提升整个国家在海洋工程领域的综合竞争力。作为最先接触海洋工程行业的主流船厂,必须起牵头作用,在政府政策的引导下,有效扶植有发展潜力的国内供应商,在海工配套方面不断做强。中国南车旗下的上海南车汉格船舶工程有限公司行政副总经理李华伟则称,国内上下游企业尤其是三大油和设备制造企业应团结起来,形成整个行业联盟,相互认可,共同发展。
上一篇:日本“出云”级护卫舰揭密(Z.2014.2)下一篇:供需矛盾缓解但运力仍高于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