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热点聚焦 > 南海开发的历史坐标(Z.2014.2)

南海开发的历史坐标(Z.2014.2)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626 张向辉 2017-08-21
        |► 中国若想从海洋崛起,必须做好南海开发这篇大文章,因为它既是最好的“自留地”,也是最好的“练兵场”。
        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其未来经济发展趋势一直被外界所关注。“2013年中国经济增长了一个土耳其”,这是国外媒体对中国2013年经济增长的描述。那么,在面对全球经济依然没有完全复苏的当下,中国经济新的增长极在哪里?越来越多的迹象都指向了广袤的海洋。
        经济动力的次第激活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国历经沧桑巨变。中国最早从东南沿海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东部一度成为全国经济发展的“先行者”, 在梯度推进和梯度产业转移过程中,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推进、国家宏观政策的调整, 给东部率先发展带来了极好的机遇,“孔雀东南飞”、“下海经商”成为那个年代鲜明的写照。解放思想,发展沿海经济促进了中国最早一批“先富”地带的形成,如早年的珠三角、长三角;而在这些区域,也包括了代表中国改革开放成果的北上广深。特别是珠三角的崛起,带动了中国经济的整体腾飞。但是,由此也带来了东部沿海与内地发展的不平衡,其他区域的发展似乎被东部的光环所笼罩。为缩小东西部地区发展差距,中共中央提出了实行西部大开发的重大战略决策,西部也因此改变了闭塞和落后的面貌,走向致富奔小康的“天路”。然而,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有新中国“工业摇篮”之称的东北老工业基地的经济发展速度逐渐落后于东部沿海地区,为此,国家实施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战略。随着东南西北各区域的齐头并进,处在夹缝中的中部地区,经济发展却受到很大制约,于是中共中央高瞻远瞩地推出了“中部崛起”这一区域发展战略。至此,在中国整体发展战略布局已基本完成。
        三十多年,弹指一挥间,中国与世界融为一体。进入21世纪,海洋再度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海洋的国家战略地位空前提高。早在2500年前,希腊海洋学者狄米斯托克利就曾预言:“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一切。”时至今日,人口爆炸、能源短缺,“饥饿”的人类越来越依赖海洋。伴随海洋意识的觉醒,顺应世界发展的潮流,中共十八大提出了 “建设海洋强国”的战略目标。显然,在中国经济面临转型挑战、结构调整阶段的时候,潜力无限却仍未充分开发的海洋经济无疑将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增长极。
        新中国海洋意识的唤醒,经历了沿海改革开放到内陆区域次第开发,再回归海洋的一个轮回。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国经济实现快速崛起,思维意识也在不断发生深刻改变。最初以“深圳特区”为窗口的东南沿海的经济崛起,事实上,当时国人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海洋经济意识,而是思想的解放,后经西部大开发、振兴老东北、中部崛起,中国整个陆地各个板块开始被逐步“激活”。随着陆地发展瓶颈的日益突出,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中国的海洋意识开始觉醒,如今海洋强国的战略成为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梦想起航的依托。如果用一条线路来概括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意识和战略变迁,即从沿海带动内陆,又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浅海走向深海,从深海走向公海(南极和北极)、走向世界。可以说,今天的中国,已让人深深感受到了对于海洋的渴望,以及加速挺进海洋的澎湃动力。
        加速开发迫在眉睫
        毫无疑问,中国若想从海洋上崛起,必须在南海做好“文章”,因为它既是最好的“自留地”,也是最好的“练兵场”。
        中国工程院院士周守为表示,“南海将成为全球第四大深水区”。目前,世界公认的油气接替区主要集中在非常规油气资源、深海油气资源。其中,深海油气主要集中在墨西哥湾、西非、巴西。素有“第二波斯湾”之称的南海,石油储量高达418亿吨,天然气储量75539亿立方米,还有丰富的海底可燃冰储量,战略意义重大。因此,南海开发也受到了国内经济界、科技界和学术界的空前关注。然而,中国南海的形势并不乐观。
        受巨大利益驱动,南海周边国家的心态被扭曲,破坏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及其落实宣言的指针。目前,南沙海域油气开采“万家灯火”,“拉帮结伙”、“搭台唱戏”的不在少数。
        自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这片空虚的战略要地迅速被周边其他国家抢夺。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等在南海领域动作频频,竞相开采。由于它们都不掌握海上采油核心技术,均通过直接或间接合资的方式,拉拢西方大石油公司“入伙”,从中取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一直在国际能源市场上活跃的众多石油巨头英国石油公司、道达尔和埃尼石油公司甚至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日本帝国石油公司和三菱石油公司等均对此垂涎三尺,组成“豪华南海淘金团”分享“黑金”利益。
        菲律宾应当是在南海“动手”最早的国家。早在20世纪40年代中期,菲律宾就盯上了南沙群岛,并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正式在南海进行油气勘探的开发招标。作为菲律宾有史以来最大的工业项目,马兰帕亚天然气田为其国内3家大型发电厂提供燃料,且使菲律宾进口发电油料减少了30%。资料显示,目前菲律宾政府从马兰帕亚天然气田得到的收入已达50亿美元,如果该气田二期、三期项目进展顺利的话,最终收益将达到100~120亿美元。
        马来西亚是在南海设立油气井最多的国家。目前马来西亚在南沙附近海域有10个商业性油田,90多口油井和40多个气田,其在南海石油年产量超过3000万吨,天然气近1.5亿立方米。自从马来西亚在南海进行海上石油开采后,石油出口总值已超过其国民生产总值的20%。
        越南是南海油气资源开发的最大既得利益者。自26年前在南沙打出第一口出油探井后,相继开发了白虎油田、大熊油田、白犀牛油田和东方油田等10多个大型油田,同时越南已在南海划定了185个石油开发区块。资料显示,越南已从南沙共开采了逾1亿吨石油、1.5万亿立方米天然气,获利总额高达250多亿美元。从纯经济收益的角度计算,截止20世纪80年代末,越南从南海获取的油气资源价值约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33%,而且这一比例有望在2020年达到53%。
        文莱和印度尼西亚的南海油气资源开发步伐虽然晚于以上三国,但两国依然收获颇丰。其中文莱在南海海上参与建设的油井平台超过240座,并且得益于近海石油的生产,文莱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跑步进入全球第五名。同样,印度尼西亚的油气生产也有20%来自南海,其开发的纳土纳气田是世界上最大的气田之一,每年可生产大约800万吨液化天然气。
        中国石油和石油化工机械工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赵志明表示,现在南海,马来西亚、越南、菲律宾、印尼等共同开发的油气加起来已有近7000万吨,已经超过了中海油,因此抢占资源迫在眉睫。
        海洋强国的意志
        面对还在沉睡中的南海“聚宝盆”,以及面临南海邻国肆无忌惮的野蛮行径和油气开采的紧张局势,开发南海,中国该如何谋篇布局呢?
        专家指出,中国一旦真正进入海洋,一个海权主导的时代就已开启,而这个海权主导的时代意味着巨大的资源投放以及代价高昂的国家战略取向,这一切令人不能不谨慎以待。进行南海战略开发,是一个大手笔。总的投资规模将不会少于西部开发,其面积和潜力都不会少于西部。可以预料,如果对南海进行的战略开发,每年投入万亿元以上的资金,将会产生巨大的投资效益。无疑,南海开发需要强大的综合国力作为依托,尤其是资金和技术的投入。
        经济实力是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指数。三十多年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实力迅速提升。时至今日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因素”在世界舞台的各个行业均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强大的经济实力为开发南海提供了坚强的后盾。
        中国“三桶油”方面,经过了多年的磨砺,为走向深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那波涛汹涌的北海领域,在那海沟幽深的拉美海岸,在那飓风频频的墨西哥湾,一场场拉开的序幕背景中,中国企业正昂首走向舞台的中央”。这是金融时报对于当前我国企业的活跃表现给予的评价。在海洋油气开发方面,以中海油、中石油和中石化三大石油公司为代表的中国公司,在国内和国际油气开发领域频频出击。目前,中海油积极进军南海深水,并打造了包括“海洋石油981”第六代3000米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和“海洋石油201”在内的深水作业船。中海油高层表示,未来还将建造多艘“981”。
        挺进深海,当然离不开相应的海洋装备,中国在这方面也具备了一定的基础。目前我国在自升式钻井平台,包括系列化的FPSO海工工作船、辅助船,已经具备了自主设计的能力。在一些高端的海工装备方面,也在突破一些关键技术。在科研方面,建成了一批核心的科研设施,现在中国从事船舶、海工产品研发的研究单位和高等院校超过100多所。同时,我国船舶工业具有较好工业基础,三大主流船型产品的技术含量和市场竞争力不断增强,为油气开发提供软硬件支持。
        如今,南海三沙市的成立,海洋国土首次纳入到经济区划中;国家海洋局重组,中国海警局挂牌成立;“辽宁号”航母的一声鸣笛,宣告中国开始进入了海洋新纪元;我国海上第一个大型深水气田“荔湾3-1”气田中心平台组块启程开赴南海;国家深水工程研发中心在中海油研究总院正式成立等事件都让我们对南海加速开发有了更多期待。
        但是,我们在欣喜之余,也应该直面当前开发南海所面临的实际问题。中海油高层人士指出,从产业角度来讲,深海并不是浅海简单的延伸,正如当年海上油气开发不能简单视为是陆上油气开发的简单延伸一样。深海科学技术不同于浅海,深海对环境、保险、安全事故处理的要求比浅海更高。从大陆海岸线往南海走,200公里以外水深就很快下沉至1500米,中海油在300米水深的石油开采技术已达世界先进水平,但300~3000米才刚刚起步。
        可以说,南海开发是一个大的课题,牵动着众多的复杂因素。如今,我国无论是从经济实力、能源、技术、研发、造船航运、海工装备等领域都具备了一定的开发海洋的实力和良好的工业基础,但是我们也清楚地意识到当下存在的“短板”,不过,很多“短板”并不是不能逾越的鸿沟,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很多不足之处,尤其是技术上的瓶颈是可以突破和解决的。而更为敏感的政治因素,则需要国家的大智慧、大魄力。
        今天,中国发展海洋经济、建设海洋强国的战略已经清晰可见,那么如何将这一国家意志坚定地执行下去,则需要相关业界从战术层面上做出积极回应。
上一篇:绿色邮轮港口发展态势及突围路径(Z.2017.7)下一篇:港航伉俪档的职业生涯——欧门与康世海运(Z.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