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热点聚焦 > 内河游轮的供给老化及解决之道(Z.2017.7)

内河游轮的供给老化及解决之道(Z.2017.7)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863 谢燮 2017-08-14
        |► 内河游轮的发展已经不仅仅是游轮本身,而是一个大产业或者生态圈,同时还可能是一个城市升级改造的契机。这需要顶层设计和精心规划,还需要有闯劲的企业砥砺前行。
      《变革水运》中对水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了基本框架,其中提出了水运业供给老化的五大特征。简而言之,供给老化即传统的供给无法适应新的市场环境,从而显现出供给过剩的状态。如同厨师做了一桌菜,自我感觉尽心尽力,客人却并不叫好,因为做出的菜客人都不爱吃,结果剩了一大桌,客人还没有吃饱吃好。剩的原因乍一看是做得太多,其实是供给结构出了问题,没有根据客人的口味来做菜。客人想吃“满汉全席”,可是厨师却只会做“农家菜”。水运业的供给老化体现在供给的时效性、灵活性、价格、整体性以及制度供给等方面。改进的办法,则需从供给老化的五大特征入手,采用逆向思维的方式,破除这些供给老化,从而焕发新的生机。
        日前有幸体验长江游轮,对“世纪神话”号的基础设施水平和服务水平都有了很深的认识,它代表了内河游轮的先进生产力,具有很好的发展前景。与此同时,笔者心中也产生了深深的忧虑,这就是长江三峡游轮产品的供给老化。11年前笔者乘船由宜昌到重庆,看到的是这些景点,10多年来这些景点的设施水平和服务能力几乎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丰都鬼城、白帝城、神女溪等,依旧传扬着鬼怪神话和三国忠义的老故事,而外界已然是“沉舟侧畔千帆过”,这让笔者有误入“桃花源”之感,10年乃至20年走过,一切却都没有改变,恍如隔世,昨日重现。三峡旅游是对“不忘初心”的最新诠释,还是被飞速发展的世界所遗忘的典型案例?形成这样局面的背后根源是什么?该怎样创新三峡旅游产品进而抓住消费能力提升的游客呢?
        游船跟上了时代的步伐
       “东方之星”事件的突然发生,对于三峡游船的更新换代具有很大的促进作用。之前在长江上运行的一般客船几乎完全被淘汰,市场中剩下来的游船的总体水平大幅提升,这尤以“世纪神话”号为代表。从其内部装修来看,已经达到了五星级酒店的水准。而且,对于水上旅游来说,还需要在防火、防潮、防锈、防噪音以及轻量化等方面有所作为,这都做得挺好。客舱面积达到22平米,比一般的邮轮空间大。每间客舱独立阳台成为标配,房间内有饮用水的直供,阳台开关与空调直接关联,房间内有浴缸,卫生间的空间也比一般的邮轮大。总体上,从船上的个人空间来看,“世纪神话”号并不输于沿海运行的国际邮轮,甚至在部分领域要好。而且,“世纪神话”号首创的电力推进系统,大大降低了船舶运行过程中的噪声。以客户为本的服务理念造就了世纪游轮公司不断创新,尽管这样的创新从成本上可能并不是很经济,但做游轮必须树立这样的理念:以人为本,而不是以降低成本为本。船上的洗浴用品、卫生用品和洗涤用品都用国际品牌,保障了服务品质,并对设施的保养很有好处。笔者沿用陈旧的观念,登船之前自带牙具和拖鞋,上了船才发现完全没有必要。当然,该船属世界内河游轮的顶级船舶,也许并不具备普遍意义。但有了这样的标杆,对于内河游轮的船舶品质问题,笔者不再忧虑。常常听说“邮轮”是造船领域“皇冠上的明珠”,用以形容造邮轮的困难。这次体验“世纪神话”号,了解到这艘船是在挪威设计团队的精心设计、船东对方向和品质的精心把控、重要核心部件的欧洲采购和重庆造船厂承接建造下为长江内河打造的专属游轮。这样的造船模式体现了建造内河游轮的核心:船东要有“主心骨”,船东知道未来的消费趋势,并引导造船,按照要求造船。船东是邮轮建造的发起者和主导者。对于沿海的国际邮轮,本土邮轮建造是否拥有自己的核心,可能与是否具有主心骨的本土船东有关。大飞机C919能够搞成,并非所有技术都是中国人的,而是能够按照中国人的要求,集成全世界各领域的最优秀成果,进而打造专属于中国市场的大飞机。从这样的意义上来讲,本土邮轮的建造并不难,难的是把握中国邮轮客的消费趋势,进而整合各方资源,打造能够很好适应未来中国市场的专属邮轮。
        沿线景点未能与时俱进
        与不断提升的游轮相比,长江三峡旅游产品的更新就显得太缓慢了。曾经的三峡游属国内高端旅游,针对外国人而开发的长江三峡旅游产品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抓住了外国人的诉求,获得了很好的市场反响。在中国物价不断提升的大背景下,外国人游三峡的意愿在逐步降低,而中国人所占比重逐步提升。随着中国人不断富裕,中国人的旅游也在发生悄然变化,观光游向休闲游转变是大势所趋,而三峡游还是聚焦在观光游上。旅客的多元化需求在不断提升,适合不同消费群体的三峡游产品并没有随之开发。三峡游轮由于空间的限制(这来源于航道、桥梁以及三峡船闸的制约,目前对三峡游轮的长度要求是不超过150米,宽度的要求则是三峡船闸34米的限制,高度则要满足沿途各桥梁净空的限制),很难有大的公共空间,也就很难推广如国际邮轮那样多的活动。因此,船上活动与岸上活动相得益彰是必须做的功课。岸上景点这些年守着老祖宗留下来的基业,已经吃了很多年。对他们来讲,还很难意识到中国消费者需求的变化,总有一种“不可或缺”的幻觉,所以没有动力改变,也没有能力改变,每一点创新都显得难上加难,即便有创新似乎也很少从消费者的需求出发,而是从其主观判断出发,继而就会发生“把庙里的菩萨塑得更豪华”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改进。三峡沿岸的各地仍然在慢节奏中运行,改变的内在动力不足,改变的外部压力不大,这就是沿岸景点一直以来没能与时俱进的原因。游轮经过宜昌的一个景点“三峡人家”,看到了很精致、很有特色的建筑群依山傍水而建,这个景点包含在从宜昌到重庆的上行航次中,本次航程无缘体验,有点遗憾。“三峡人家”风景区是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 在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西陵峡内,位于长江三峡中最为秀美壮丽的西陵峡境内,处于三峡大坝和葛洲坝之间,跨越秀丽的灯影峡两岸,面积14平方公里。“三峡人家”美在“湾急、石奇、谷幽、洞绝、泉甘”,景区包括灯影石、明月湾、灯影洞、石牌抗战纪念馆、石令牌、杨家溪和蛤蟆泉等景点。2015年12月,三峡人家入选长江三峡30个最佳旅游新景观之一。这可以算作沿岸景点的一些新气象吧,但还是距离多元化的消费市场有距离。
        码头设施老化难题待解
        长江三峡段的客运码头,通常都很简陋,在重庆登船时泥泞坑洼的道路让人印象深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局面?游轮码头每年几十万人停靠,吞吐量要说也不小,为什么码头公司没有动力把码头搞得好一点?是不是还是体制机制的问题在作祟?国有企业的包袱很大,客源进一步增长的空间似乎看不到,花钱改进设施的动力也就不强。游轮码头本身应该具有盈利能力,指望有关方面扶持难以维持长远的发展。四船并排停靠也能够完成游客的上下,似乎并没有产生什么不良影响。后面景点的吸引力没有发生变化,建更好的码头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意义。沿海邮轮母港纷纷建设豪华码头,这些码头都成为一个城市的名片,同时也是诸多资源能够整合并发生集合效应的先导性资源。即便暂时看不到盈利,各城市仍然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趋之若鹜建豪华码头。长江沿岸的城市没有这样的诉求吗?
        上面在指出问题时,其实也隐含了答案,就是从多元化上下功夫,满足休闲旅游时代对内河游轮的新需求。对于沿线景点的业主,如何让他们有所改变?船公司这些年试图推动这样的改变,但收效甚微。可能还需一种倒逼机制,才能够给这些景点的业主建立一些危机意识。旧的三峡游急切需要推陈出新,而直接下手又很难,思维定势在影响着相关参与者,有限的眼光也很难具有前瞻性,这就需要游轮公司采用“围魏救赵”的策略。长江中下游具有很好的旅游资源以及足够庞大的消费群体,如果把这块市场开发出来,让游轮公司对三峡的依赖度降低,让不思进取的三峡景点的地方政府和企业认识到,如果不改进,完全有可能失去这些游轮公司的挂靠,这样的倒逼机制可能更有效。当然,开拓中下游市场定非易事,需要充足的市场营销,还需地方政府的支持,在某些领域还需要政策的突破。笔者对未来邮轮市场的空间有一个预测,就是到2030年将达到1530万人次。这样庞大的市场规模,也是内河游轮的潜在消费市场。江苏省多个地方都有提升与游轮配合的基础设施和产品的积极性,一个呼之欲出的新兴市场即将展现在我们面前,值得有闯劲、有担当且具有“奢侈态度”的游轮公司去耕耘。
        国家正在打造特色小镇,去年10月14日,住房城乡建设部发布《关于公布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的通知》,认定127个镇为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并公布特色小镇名单,还发布了《住房城乡建设部 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关于推进政策性金融支持小城镇建设的通知》,以推进政策性金融支持小城镇建设。无论是否进入住建部的名单,特色小镇都需要找亮点。而用游轮来串联各种旅游休闲产品是一个很好的思路。这方面可供想象的空间十分巨大,同时也是一个多产业协同配合的过程,游轮经济与经济社会深度融合,必将释放巨大的红利,形成新的动能,进而对参与各方产生正向价值。
        对于码头建设,码头公司很难通过旅客上下而盈利,需要码头和后方土地资源的综合打造。长江三峡的沿岸城市可不可以通过引入游轮商业、游轮地产概念,重构城市的商业空间,打造新时代的旅游休闲综合体?这不但用来服务好乘船而来的游客,更应该具备成为当地居民休闲体验的好去处的功能,甚至还可以搭载养生、健康、学习、会展等等元素,进而再造一个新兴的消费城市。在这样的理念下,游轮码头的建设和提升就不是问题了,游轮成为城市提升改造的先导,码头的盈利已经不重要了,可以通过企业在其他环节的运营而收回投资,也可以通过政府补贴的方式实现更新改造。
        内河游轮产品,应该是一个细分的市场,而不应统一冠名为“五星级的豪华游轮”,让客户在寻找与自身相适应的产品时产生迷惑。对游轮的评价需要第三方机构的参与。这样的第三方机构也不用政府制定,其公正性由市场检验,企业自身有动力把相关的评价做得更公正、更客观。让更好的船舶和更好的服务获得溢价,这是对行业的良性激励,有利于内河游轮市场的健康发展。政府能做的不是指定一家机构来搞评价,而是放开市场,让市场自发去发现一个评价体系,并给出市场恰如其分的评价。
        总之,内河游轮的发展已经不仅仅是游轮本身,而是一个大产业或者生态圈,同时还可能是一个城市升级改造的契机。这需要顶层设计和精心规划,还需要有闯劲的企业砥砺前行。游轮旅游的市场空间巨大,这是一块尚待开发的璞玉,而不应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沿海国际邮轮过去10年的爆发式增长,其实已经预示着内河游轮的春天已经不遥远,需要相关参与者重建内河游轮在消费者心里的认知。坚持高端体验和高端服务,才是内河游轮的经营之道。走低端的路线会影响游客的体验满意度,并很难产生盈利,而且可能形成市场的负反馈,影响市场的长远发展。(本文很多信息来源于对重庆新世纪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庆的访谈。)
上一篇:未来船型创新路线图(Z.2014.1)下一篇:中国出口集装箱运输市场周度报告 (2017.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