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热点聚焦 > 海工制造须警惕婴儿肥(Z.2014.1)

海工制造须警惕婴儿肥(Z.2014.1)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615 杨培举 2017-07-26
        |► 前些年疯狂造船带来的创伤还未抚平,海工投资热如今却又激情上演。
        面对前赴后继的投资冲动,专家纷纷发出应理性投资海工,否则恐将重蹈造船业过度投资之覆辙的警示。那么,这究竟是杞人忧天,还是警钟长鸣?从全国目前投资情况来看,这绝非危言耸听。
        千军万马奔海工
        当下,在国家把未来发展目光越来越多地投入到广袤海洋的同时,国内正掀起一股投资海工的狂潮。
        从地域上来看,自北而南,国内沿海、沿江地区海工基地建设正如火如荼。辽宁、天津、山东、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广西、湖北、海南等省市争相出台一系列的发展规划,支持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的发展。目前,除上海市外,从山东、浙江、福建、海南等各种地方版规划显示,9个沿海省(市、自治区)的2015年海洋经济产值目标总额已经高达7.05万亿元,其中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是很重要的一块。地方政府频频“摇旗呐喊”,使得海洋经济的整体规划迅速膨胀,就连江苏有名的华西村都在大举挺进海工领域。据悉,海洋工程已成为华西村转型升级重点发展的产业,在已投资25亿元的基础上,其海工二期投资总额将增至50亿元。
        有各级政府助阵,企业便有了底气,进军海工便少了很多顾忌。船企方面,包括中船集团、中船重工、中远船务在内的造船央企,熔盛重工、金海湾在内的大型民企均已发力,甚至江浙地区一些规模不大的船企也以联合生产的方式进军海工市场。与此同时,在国家和地方政府的引导下,中石油、中海油和中石化国内三大石油巨头,利用其雄厚的资金优势和项目优势,先后在青岛、大连、曹妃甸等地投资兴建大型海洋工程装备项目。此外,还有一大批来自国外的“淘金者”正将大批资金砸向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如韩国STX造船项目、大连新加坡万邦集闭海工项目、江苏启东新加坡邀拓海工项目等。
        另外,其他行业的企业巨头也纷纷涉足海工领域,像三一重工、中国北车以及华彬国际集团等,这些后来者无不豪气干云。据中国北车子公司北车船舶与海洋工程发展有限公司透露,该公司的目标是打造百亿级企业规模。因旗下功能饮料品牌红牛而闻名的华彬国际集团,更是宣称“海工将与红牛并驾齐驱,并在未来三到五年超过红牛”,引外界一时哗然。
        面对这种投资海工狂潮,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会长张广钦几年前在记者采访时就曾发出警示:“海工装备不同于船舶批量生产,其门槛相对高很多,如果船企‘一窝蜂’地涉足这一领域,那么极有可能将海工变成第二个造船业。”但这种警示在投资狂潮面前显得苍白无力,各地海工规划频出,企业进入海工的步伐越走越快。
        古人云,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按说,在造船领域,盲目投资造船给我们带来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但为何总是无法抑制盲目投资的冲动?
        海工并非避风港
        从大环境来剖析,大举进入海工领域是船企转型发展之需。但此种转型多属被动转型,并非主动而为。现下海工热与当年的造船投资冲动如出一辙,这反映出了中国企业根深蒂固的投机性。企业缺乏长远的战略规划,只是跟着市场感觉走,什么赚钱做什么,实质上这是一种赌徒心态。企业只要手头有多余资金,就会寻找资金增值的快速途径,如过去的股市、楼市、高利贷、稀缺金属、古董、玉石、名贵中草药、顶尖茶叶、艺术品、名贵酒类等,甚至大蒜、生姜、绿豆、猪肉等都有资本进入投机炒作,因此出现了“蒜你狠”、“将你军”、“豆你玩”、“猪你涨”等让人啼笑皆非的关键词。中国大妈炒黄金被套惊动世界并非偶然,举国投机已经成性,不管是国企也好,民企也罢,都在疯狂投机。如此多的企业搞投机,中国的实体经济怎么可能做好?中国制造业怎么可能做大做强?一句话,中国缺乏专注创新的环境,缺乏创新所需要的适宜土壤、气候和水源。
        对于业界发出的海工过热和应理性投资的警示,其实很多企业心知肚明,但他们依然勇往直前。或许在这些企业的眼里,眼下没有更好的路可走。船市哀鸿遍野,眼睁睁看着形势一片大好的海工,如不果断介入,以后恐将被越拉越远。从这一点上来看,很多船企进入海工领域,是被这种市场大潮“推”进去的。而对于那些造船之外的“外来入侵者”,则看重的是这一新兴市场的巨大“钱途”。
        目前, 在国内造船界,船企转型升级成了最热的关键词之一。从产品结构上来看,船市不好,船企在造船领域想取得突破和摆脱困境难度很大,只有拥有深厚技术积淀和雄厚资本的船企方可为之。而那些缺乏技术积淀和资本的中小船企,为生存只好另谋出路,而往其他业务领域转型便成了不得已的选择。如今海工突起,不少船企便慌不择路,不顾风险几何,快速进入。
        事实上,讲到船企转型升级,归根结底是如何平衡好企业的专业化与多元化问题。从中外企业的实践来看,既有专业化成功的典型,也有多元化成功的典型。当然,也有两种发展方式均告失败的典型。从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至今,国内企业屡屡在专业化与多元化之间纠结、徘徊、迷失。这与中国30年的经济发展水平、市场现状和企业的发展方式有很大关系。在20世纪80年代,市场上没有什么竞争,机会多多,做什么都赚钱,所以多元化经营是企业发展的主流。而90年代,随着外企和外资的涌入,市场竞争加剧,一些企业自觉或不自觉地转向专业化经营。到了21世纪初期,随着世界经济的又一波快速发展,尤其是中国因素的影响,市场机会也随之增多,热钱纷纷转向中国,国内很多企业在还没有做深做大专业化,以及跨行业经营管理能力的基础上,就匆匆发展多元化,导致行业普遍产生产能过剩现象。但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突然爆发和蔓延,很多企业陷入窘境,不少企业甚至遭遇灭顶之灾。从专业与多元化发展轨迹和成功的案例来看,几乎所有成功的企业集团和跨国公司都是以专业化为龙头的。这些企业在主业做到极致后,才会考虑适度多元。反观我们的企业,大多是在主业尚未做到极致或无路可走时才考虑到转型,考虑到多元化。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中国船企,无疑会很难摆脱这种思维桎梏,所以很多企业的转型更像是一种变形的投机。
        面对“一拥而上”的海工市场,一位船厂的总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一句话让人印象深刻,他说:“就像股市一样,如果连老大妈都知道这个市场好,还能做么?”
        避免过剩—瘦身老路
        毫无疑问,对当前急速向海洋挺进的中国而言,亟需对海工装备制造业适当降温,并厘清发展思路。中国挺进海洋方向正确无疑,关键是如何做好各种资源的合理调配,此乃建设海洋强国之根本。
        首先,国内业界需要理性看待世界海工热。对于有些媒体宣传的中国海工至少还有50年成长期的论断,业界也应谨慎视之。对此,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秘书长王锦连指出,“海工装备市场容量是有限的,现在韩国、新加坡都是海工装备的强国,此外还有巴西、挪威和俄罗斯,全球海工装备的生产能力已经不能小看了,甚至出现了产能过剩的苗头”。由于海工产品建造周期长、投资大、风险高,对那些没有足够海工技术和经验的国内船企,即使拿到了订单,如果遭遇市场波动、弃单等其他不测,一个订单足以置企业于万劫不复。再说,海洋经济涵盖的业务领域很广,如果把资金过多地投入到那些低端海工产能而造成重复建设,将是资源浪费,同时也耽误了海洋其他产业的发展。所以,没有足够的实力,企业还是应谨慎进入海工,莫要饮鸩止渴。
        其次,遏制地方投资冲动。中国各级政府表现出对海洋经济的空前重视,引燃了各路资本投资海工的热情。工信部发布的《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显示,到2015年,中国海工装备制造业国际市场占有率要达到20%,到2020年达到35%;国内海洋油气开发装备关键系统和设备的配套率,到2015年要达到30%以上,2020年则要超过50%。此目标届时能否实现,很多专家对此不以为然,因为中国在船舶配套率上的拙劣表现,让人感觉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海工配套率的设想有点不切实际。另外,日前,国务院决定取消和下放的117项行政审批项目目录公布,其中涉及能源、化工的审批权取消9项,下放7项。业界人士因此担心,审批权下放给地方政府后,如何约束地方的投资冲动和行为,也是一个问题。目前正值地方政府财力不济,有可能引发地方政府大上项目,而海工目前正是最热的投资领域之一,资金大量流入在所难免。事实上,中国多地已现“投资冲动”,各地竞相制定10%以上的经济增长目标,引发舆论界对通货膨胀卷土重来的担忧。谁敢说中国海工不会重蹈前几年造船投资热的覆辙?至少目前的迹象仍未打消专家的担忧。因此,能否遏制过度投资海工低端产品将对中国海工业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
        再次,国家能否利用政策、法律法规、标准、金融等方面的杠杆作用,使行业和企业瘦身,也很关键。从企业层面来看,“爱拼才会赢”的时代已经过去,就像春和集团董事长梁小雷对媒体说的那样:“我始终坚信,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车轮的带动下,必然经历‘万金油’和‘专业化’两个阶段。在前一个阶段,只要敢于投资谁都会赚到钱。当市场越来越拥挤的时候,‘万金油’时代终结,平庸者逝去,专业者胜出。每个行业、每个企业皆如此。”毫无疑问,在经济全球化快速推进的今天,企业只有熟稔国际规则、深耕细作做好专业化、不盲目投机、多元化要适度,做强做大才成为可能。逆水行舟而折戟沉沙的例子比比皆是,像大连东方精工船舶有限公司、浙江金港船业、宁波恒富船业、蓝天造船集团、浙江东方造船厂、江苏南通惠港造船厂、重庆金龙船业等轰然倒塌让人心痛。从行业层面,须做好减法,去莠存良。造成国内低端产能过剩不是企业的错,错在我们有适合其生存繁衍的土壤,是我们的顶层设计有缺陷。当然,国内海工领域也并非没有表现优异者,如上海外高桥、大连重工、中集来福士、中远船务、太平洋造船集团等骨干企业,这两年就做得风生水起,但就像熔盛重工集团总裁陈强所言,“中国制造业普遍的缺陷,就是没有以科技为核心的世界级企业”。所以,中国亟需做好让优秀企业做大做强、让庸者淘汰出局的顶层设计。反之,中国打造造船强国、培养基业长青的百年企业之梦,恐怕依然遥远。
上一篇:全球两大海工巨头合并的三种可能下一篇:冯振玉:脱险通道的免除(Z.201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