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市场分析 > 中国经济换挡如何影响航运市场(Z.2015.9)

中国经济换挡如何影响航运市场(Z.2015.9)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623 徐华 2017-07-21
        2015年8月,世界著名财经杂志《The Economist》以“The Great fall of China”为题发表文章表示对中国经济下行会影响世界经济的担心。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增长渐趋悲观,这与8年前,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性经济危机时,各国希望作为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更多参与世界经济的态度截然不同。国际社会的背景音越来越过嘈杂。然而,无论是提振世界经济的期许也好,还是拖累世界经济的担忧也罢,中国经济已经不可避免地影响着世界经济的运行。那么,航运经济作为世界经济的一部分,国际社会是如何看待中国因素对航运发展的影响?
        中国经济需求无可替代
        7月末以来中国A股突遭断崖式下跌,结束了持续半年的疯牛市,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从5000多点跌到了3000点以下,随着中国A股大幅下挫,8月21日,时差晚于中国的欧洲和美国股市应声下挫,亚洲股市更是一片哀声。8月24日的美股市场再次大幅低开,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588.47点,报15871.28点,跌幅3.58%,衡量市场恐慌程度的CBOE波动指数(VIX)大涨35%,升至37.13点,盘中一度攀升至53.29点,创2009年1月21日以来新高。美股三大指数开盘时跌幅过猛甚至触发了熔断机制,人们惊呼中国股市暴跌导致世界各国股市“黑色星期一”。
       “次贷危机后,各国主要依靠货币和财政刺激,改革力度有限。现在美元进入强势周期,但各国经济复苏进程和货币政策周期不在一个轨道上,历史上美国货币政策收紧是引发多次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同时,来自中国的需求持续下滑,目前尚没有哪个经济体能够弥补中国经济增长减缓以来的全球需求缺口。”国泰君安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在分析此次全球股市普跌时指出。
        对于中国经济持续放缓,欧洲主要国家认为中国的增长仍然是全球动力。德国总理默克尔就认为,中国将竭尽所能地稳定经济,中国乃欧盟的重要伙伴。法国总统奥朗德亦表示,中国就全球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
        高盛策略师Peter Oppenheimer在报告中写道:“尽管最近市场忧虑升温,我们的经济团队提醒大家不要过分夸大中国经济疲软和大宗商品下跌对全球增长的影响。”
        8月2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会见哈萨克斯坦客人时也表示,中国有能力实现全年经济发展目标,当前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
        曾几何时,中国股市与世界股市严重割裂,你涨你的,我跌我的,互相影响很小,而如今,中国股市连续感冒,世界股市也赶紧吃药,这凸显出中国经济需求的无可替代,中国需求疲软,那么世界经济将可能患上重感冒,这一轮股市的暴跌进一步显示了世界经济对中国经济的依赖程度。
        航运遭遇资本严冬
        IPO项目普遍“难产”。只要股市弥漫着悲观情绪,航运IPO(首次公开募股)就难以实施,美股数家正在酝酿IPO的航运公司,面对股市低迷,不得不暂缓IPO的进程。“想这个时候在股票市场融资,还是算了!”位于奥斯陆的北极证券分析师司德福赛特说。“此时对于新上市公司并没有需求,除非甘冒风险将价格压得极低,我很怀疑哪家公司会做。”
        而丹麦公司彼得·G旗下的Gener8于6月下旬在美国上市,发行价格竟比其17至19美元的目标区间低了4美元。“如果我是彼得·G,我将为成功上市感谢我的幸运星,”一位资深金融的人说,“对那些嘲笑每股13美元的人,可以告诉他们,要知道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航运公司上市了。我希望彼得拿一杯不错的冷饮找个地方为自己偷偷庆祝一下吧!”
        在此背景下,干散货运输的复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于如此依赖中国经济的板块,最近的疲软已经表明,所谓的干散货运输已从长期的下滑中开始恢复是一种幻想。如果有此可能,时间也会被拉长到远远超过预想。这是否会令本来认为已经采取足够偿债措施的干散货船东感受到风险?
       “我不确定是否中国经济的下滑导致干散货运输重陷困境。” 司德福赛特说,“我们必须调低预期,但这并不是完全陷入严冬。” 资深股评家Chappell也不认为这是最差的市场状况,“但是对于那些试图在干散货市场和股票中逆向操作的人,我认为这将使复苏之路变得更长,此时参与这些股票为时尚早。干散货运输比任何其他运输业更加依赖中国,产能过剩依然严重,至少几年之内很难看出该行业回到持续盈利之时。”
        相对于干散货市场的低迷,油轮市场是近一段时间的明星。然而即便如此,油轮股票也难以用作成长资金。大部分原油船和清洁成品油船的船东今年大部分时间一直高于资产净值运营,缘于租金的强力反弹,而这些费用过去几周发生了大逆转。首先日租金陷入周期性低迷,然后患上“中国综合症”。
        只要持续这种情况,油轮船东将难以增发股票获取船队成长资金,低于资产净值时出售股票,却以资产净值购买一堆没有经济效益的“钢材”,这是难以令人接受的现实。
       “在股票市场回归正常发展且波动较少之前,我并不期望许多后续股权交易,假如有的话。” 投资银行家弗里德曼说。Chappell补充说:“这取决于价格下降多少以及相对于资产净值的估值。一些公司在今年早些时候高唱凯歌而现在资产净值却大打折扣,他们可能真的陷入困境了。但仍有一些公司运价较好,如果股票市场不大跌是可以为发展做一些有益之事的。”
        一旦股票市场的恐慌气氛消散,则航运股交易应该会回到自己的基本面,而不是被宏观波动所左右,所以,油轮市场虽可能深陷严冬,但低油价有助于回暖。
        Chappell指出,对油轮船东来说,今年第四季度和2016年第一季度将可能是一个收获季节。现在油价下跌趋势很明显,航运回升可能更强。重新回到基本面进行股票交易应成为底线,也就是说,如果冬季如我们所料油轮市场转强,我们认为大市回调将是买入良机。另一位资深投资银行家也看到希望,认为今年第四季和明年第一季油轮市场均会向好,特别是在油价位于每桶40美元左右,人们将会运输更多的原油和清洁成品油。
        回暖需要信心和耐心
        危机已经持续了8年,航运市场的复苏似乎依然遥遥无期。然而,物极必返,否极泰来。更多的分析给出了正面的观点。“我认为股市动荡的风险已经消化,因为我们没有看到有人离开!”经纪公司罗伦胜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指出,“中国正在越来越适应油轮船队不断增长的情况,我们继续看到周围的人想投资能源运输的热情超过其投资散货运输。”另一方面,上海和深圳交易所对干散货运输市场的恐慌可能会有正面的影响,甚至可能导致重启经济刺激政策。不管怎样从长远来看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在中国的发展状况是健康的,它必将进一步反哺航运业。“政府向经济注入激励资金必然会对干散货运输市场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托马斯说。但他指出,并不是任何注资将直接为这一目的服务。据报道,中国政府已经花费了数千亿美元在7月和8月支撑股市,但托马斯先生展望的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大力激励。
        国际上广泛认为中国正在推行经济改革让中国远离以沉重的政府主导投资刺激增长的模式进而转向消费驱动的经济模式。但许多人仍希望股市大跌将导致回到激励政策,一家上海经纪公司指出,“我并不认同西方媒体对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担心,”他说,“西方经济学家往往会低估中国政府的力量。拥有地球上最大现金储备的国家不会允许经济硬着陆的发生。”“看看造船厂的‘白名单’和拆船造船补贴计划,他们愿意投入资金来解决问题而并不关心要花多少钱。”
        位于香港的克拉克森亚洲公司首席马丁先生认为中国投资者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可能把他们的最终投资资金投资于财产或船只等有形资产,而不是投机证券。全球股市的下跌,尽管没有中国那么严重,仍在对船舶经纪业和船舶服务业下半年预测有较强收益的中期报告之后,导致该公司股价下跌6英镑,但马丁先生仍乐观于他所服务的市场,以及克拉克森的市场份额。“当你投资一艘船时你不会失去你的整个投资,”马丁说,中国股市投资者在股市大跌之前投资的都是市盈率几近“疯狂”的公司股票,“但你投资船舶却可以获得可观的回报率,”他说,“这可能是缓慢的、稳定的、单调乏味的,但是它更安全!”
上一篇:2030:全球海洋技术趋势(Z.2017.6)下一篇:散运业和集运业未来将出现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