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市场分析 > FPSO市场挑战与机遇(Z.2015.9)

FPSO市场挑战与机遇(Z.2015.9)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841 中国船检 2017-07-20
        上半年,世界石油市场未见明显复苏迹象,油气投资商纷纷缩减开支,导致多项海洋油气投资计划暂停或延迟。截止6月底,全球海工装备共成交53亿美元(96座/艘),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73%。其中,生产装备共成交6亿美元(5座/艘),同比下降了77%,出现巨大程度下滑。生产装备市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但与此同时,市场也给FPSO及其他生产装备的技术研发和产业转型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发展机遇。
        生产装备市场现状
        2015年上半年,全球共成交了2座FPSO改装订单、2座自升式生产平台订单,以及1座FSO装备订单。其中,大连中远获得了日本MODEC公司及Mitsui & Co、Mitsui O.S.K.Lines(MOL)、Marubeni Corporation联盟的1座15万桶FPSO改装项目。
        下图列出了2008~2015年上半年的生产装备成交情况。根据掌握的油气田开发形势推测,下半年或将有8座生产装备潜在订单,包括1座FPSO新建、4座FPSO改装,以及1座FLNG,但是不排除有订单推迟或搁置的可能性。从装备数量上来看,2015年或将创造自经济危机以来的最低订单量。
        截至今年6月底,全球生产装备船队数量为342座,处于活跃状态的有314座,与2013~2014年的船队数量基本保持一致;全球手持订单共53座/艘,有7座/艘计划于下半年交付,其中包括由惠生海工承建的全球首座FLNG“Caribbean FLNG”。但是,这7座/艘装备能否全部按时交付仍是个未知数,生产装备市场仍然面临比较大的压力。最近就有消息指出,原定于今年交付、由南通中远承建的“Western Isles FPSO”,将会推迟两年交付。延期交付风险依然严峻,船厂将面临更多考验。
        FPSO市场风险与机遇
        虽然相较于钻井装备来讲,以FPSO为代表的生产装备对于市场的反应相对迟缓。但是全球原油价格的大幅下跌以及复苏前景的不乐观,都导致了油气开采商重新评估或推迟海上油气田开发项目。截至目前,已经至少有11个原定于在2015年开发的项目延迟;对于LNG-FPSO,由于天然气价格的下跌,以及亚洲需求的疲软,对于FLNG的未来展望仍然存在着较大的不确定性。
        从地区角度来讲,世界上FPSO的主要投资和运营地区——巴西,面临着很大的危机。巴西现行政策要求FPSO等装备必须有60%都在本地建造完成,而这一规定也导致了装备延期严重、本地船厂松懈等一系列问题。以PETROBRAS 74为例, 巴西船厂自2012年开始改装以来, 至今还未交付,创造了最长的改装周期。另外,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在6月份公布了最新的2015~2019年投资计划,未来5年的投资金融为1300亿美元,与之前公布的五年计划(2014~2018年)相比缩减了37%。Petrobras还将到2020年的油气生产量从420万桶/日缩减到了280万桶/日。而巴西国油的贪腐问题也导致了许多项目延期或暂停实施。
        虽然油气价格持续在低位徘徊,诸多原计划开发的项目也因此延期,但是我们能看到的是海上油气生产并未因此而减少和停滞,仍然呈持续增加趋势。从目前开发的油气田来看,一些大量产的海上油气田以及经济性较大的边际油田,在这场“油气大战”中仍然是持续盈利的。
        此外,FLNG装备依然在市场普遍不看好的情况下获得了为数不少的订单。据悉,韩国三星重工在七月初获得了3座FLNG订单,船东为荷兰壳牌公司,总价值约47亿美元,根据FEED进程,该合同的上部模块和设备将在2016年下半年签署。目前,三星重工正在为壳牌建造全球第一份FLNG订单“Prelude FLNG”,该订单于2011年由三星重工与Technip联手签署,并确定了今后15年的合作协议,涉及金额500亿美元。但是,从目前来看,FLNG市场基本被韩国垄断,中国仅承接了两座小型FLNG订单,而新加坡也已开始承接FLNG的改装项目。为避免市场出现多年前钻井船订单爆发时韩国“一家独大”的场面,各国在FLNG装备的开发上要早做储备。
        另一方面,油气开发商也正在寻找更具经济性的方式来开发海上油气田——将已闲置的FPSO重新部署。目前已有四座FPSO实现了重新部署。与新建FPSO相比,FPSO的重新部署可以缩短建造周期、降低成本,保证装备已经拥有熟练的操作人员和正常运行时间,并且装备已经建立了完善的管系统、维护系统和运行程序。
        据估计,油气价格在低位徘徊的时间将至少维持2~3年,未来油气开发商将会寻找更多的闲置FPSO,对他们进行维修或改装,以延长寿命,适应新海域、新区块的油气开发。下表所示是部分闲置FPSO的重新部署计划,2015~2018还会至少有20座FPSO进入闲置状态,寻找重新部署机会,预计FPSO市场将会提供给FPSO修理/改装厂商更多的机会。
表  部分闲置FPSO的重新部署计划
装备名称 类型 建造/改装时间 所有者 备注
OSX 2 FPSO 2013 OSX Leasing Group 准备出售
Azurite FDPSO 2009 BW Offshore  
FPSO Cidade de Sao Mateus FPSO 2009 BW Offshore 因火灾维修
Brotojoyo FPSO 2006 Buana Listya Tama  
Dibi EPS/FPF FPU 2005 Exprotech Nigeria  
FPSO Marlim Sul FPSO 2004 SBM Offshore  
Four Rainbow FPSO 2002 Premuda  
FPSO Falcon FPSO 2001 SBM Offshore  
Schiehallion FPSO 1998 Bumi Armada Nav  
Munin FPSO 1997 Bluewater 装备可能在墨西哥重新部署
FPSO Opportunity FPSO 1995 Petrofac Resources  
Nanhai Kai Tuo FPSO 1994 Conoco China  
Bohai Ming Zhu FPSO 1993 CNOOC  
Paragon FPSO1 FPSO 1990 Paragon Offshore 报废候选
PB San Jacinto FPSO 1986 Sabre Systems 报废候选
        技术挑战及未来发展
        海工装备相较于狭义的船舶来讲,生来具有小批量和定制性的特点。近些年来,考虑到经济性因素和安全环保的要求,海工装备的专业性更为明显,如专业居住船、生活平台,以及修井船等装备的相应出现,都是将原有海工装备的功能进行进一步拆分和细化。生产装备作为每个油气田的“核心装备”,定制性的特点更为明显。
        由于LNG的生产、运输、使用等环节比石油生产更加复杂,因此LNG的相关浮式装备自诞生以来,虽还未有实际投入运营的案例,但至今已研发出了适应不同气田生产的FLNG装备,除了传统的适用于海上气田生产的LNGFPSO,在2014年还出现了适用于不同气田开发的FLSU(惠生重工)和FLSO(三星重工),两者分别适用于哥伦比亚盆地气田的开发,和美国页岩气项目的出口。此外,2014年也首次出现了LNG-FRU的订单,FLNG装备的专业定制性越来越高。
        其次是功能集成化需要找准“定位”。早在1996年,挪威MPF公司就已开发了世界上第1艘浮式钻井储卸油装置——FDPSO的概念设计“MPF-1000”,并于2008年由大连中远船务成功建造;2009年,南通中远建造了世界上第1座集合了钻井与储油功能的圆筒形钻井储油平台“Sevan Driller”,服务于墨西哥海域。这些装备的出现在当时引起了全球海工界的关注,也引发了一股研发热潮。但时至今日,全球都再未有相关订单出现。不免令人怀疑此类高度集成的装备是否过于超前,而不符合油气开发商们的“胃口”?
        实际上,此类集成性的生产装备大都是针对特定油田开发的,并且带有很强的目的性。如未结合特定的油气田,很可能造成功能不明、冗余浪费的情况。以“MPF-1000”为例,由于其采用DP3动力定位,不能长期定位,且钻井装备是固定形式不可搬迁,因此并未找到目标油田,目前被定义为钻井船,附带测试和早期试生产功能。反过来讲,如果能“对症下药”,功能集成化的装备确实能解决问题并带来“意外惊喜”:“Azurite FDPSO”是新加坡吉宝岸外与海事在2009年由旧油船改造而成,降低了初期投资并缩短建造周期;采用多点系泊,长期固定不需要解脱,适用于环境条件良好的西非海域;租赁可搬迁模块钻机,进一步降低初期的一次性投资,钻井完成后将模块钻机搬迁走,成为FPSO。“Azurite FDPSO”是目前唯一一个真正实现预设FDPSO功能的FDPSO。
        因此,全球对于集成类装备的研发设计也从未停滞,针对特定功能特定海域的钻井、生产装备层出不穷。今年5月,Ulstein在2015 OTC展上推出了其与新加坡GWR-D1合作开发的新型DP3钻井船“GWR-D1”设计,该船不仅具有钻井功能,还具有早期试生产功能及溢油应急处理能力,适用于离岸较远的油气田开发。作业水深3600米,最大钻井深度12000米,日均原油产量为3万桶,原油存储量约为73万桶,几乎达到苏伊士型油船容量水平;由国家发改委支持、大连船舶重工研发设计的FDPSO也于日前通过项目审查,该FDPSO针对于南海油气田及边际油田开发,采用多点锚泊定位,作业水深2000米,最大钻井深度10000米,日均原油产量为2.2万桶,原油存储量约为35万桶。
        这些装备无论叫“钻井船”也好,叫“FPSO”也好,叫“FDPSO”也好,都不足以定位他们的位置与功能。而未来,相信将会有更多的适应不同油田开发、功能集成化的新兴装备出现,让我们拭目以待。
        模块化和功能可拓展性是提升装备经济性的必要途径。如上文所述,FPSO重新部署将会给FPSO修理/改装市场带来更多机会,但是我们要同时看到,FPSO重新部署也面临着许多技术问题:维修需求范围的不确定性,对于重置油田来讲可能是次优的处理装置导致的回收率降低等问题。这当然对修理改装技术提出了更多要求。除此之外,我们不难想到,如果能在设计建造之初就考虑模块化与功能的可拓展性,是不是就能减少FPSO重新部署时所面临的技术问题了呢?
        目前,海洋平台建造已开始采用了模块化生产工艺,从而实现了船体结构和上部设施同时建造施工,主要目的是缩短建造周期。而在此基础上,实现一些设备,如生活模块、立管、脐带缆等重要设备的模块化,在FPSO重新布置时可以方便地增加或减少数量,以适应新油田的开发。目前,对于生活模块系统的模块化已在国外得到了应用。虽然现阶段该方法的安全性和舒适性并未得到保证,但随着技术水平的发展,将生活模块系统进行模块单元化,设计生命力强的模块产品,强化组合性,必将成为未来的技术发展趋势。
        另一方面,从经济性角度考虑。在重新部署时是作为FSO使用的,而上层的生产处理装置将会闲置,经济性降低。此外,前文中还提到了世界上第一艘FDPSO“MPF1000”并未找到目标油田。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与其配备设备较多且不可拆卸,设备利用率低于单一功能平台,导致设备浪费、经济性降低有很大关系。因此,在设计之初考虑装备的功能可扩展性,可提高设备利用率和经济性能,间接提高装备的适用范围。
        近一年来,海工市场风云变幻,日见颓废之势。但明智的人总能从风险中找到机遇,韬光养晦,期待再一次的爆发。由于生产装备在油气开发中的位置,决定了他对于技术的需求具有很高的定制性,它的市场发展也更多地取决于油气开发商的投资动向。而对于装备设计建造商来说,找准方向,明确自身定位,积极进行研发储备,方能处于不败之地。(本文作者:郭文杰 申程 蔡敬伟)
上一篇:“海上丝绸之路”国际智库联盟成立下一篇:关于国内航行海船船员舱室设备要求的思考和建议(Z.2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