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热点聚焦 > IMO秘书长是怎样炼成的(Z.2015.8)

IMO秘书长是怎样炼成的(Z.2015.8)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765 李晓川 2017-06-29
        |► “相较于个人能力的体现,背后的力量角逐更具有决定性。”在IMO秘书长选举尘埃落定后,业内有关人士表示,“这首先是一个国家意志的体现,然后是战略目标……”
        据国际海事组织(IMO)消息,2015年6月30日,IMO在英国伦敦总部举行新一届秘书长选举,IMO理事会的40个成员国参与投票。最终,韩国籍候选人、釜山港湾公社社长林基泽击败5名他国候选人,成功当选任期为4年的国际海事组织秘书长。
        韩国人首次担任IMO秘书长
        IMO,联合国负责海上安全和防止船舶造成海洋污染的一个专门机构,总部设在伦敦。IMO设有大会和理事会以及海上安全、法律、海上环境保护、技术合作、便利运输等5个委员会和一个秘书处。其中,国际海事组织行政事务由秘书处主管,其由秘书长以及300名左右的工作人员组成。
        IMO秘书长在业界享有“海洋总统”或“海洋联合国秘书长”的称号。作为航运界最显赫的职位,IMO秘书长的职责是多方面的,对“在其位”的能力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整体能力过硬,不仅仅是技术,政治、外交、策略等各方面都要非常出彩。
        现年59岁的林基泽毕业于韩国海洋大学航海学系,韩国海军军官出身,最早在Sanko航运公司工作过。作为韩国代表团的一员,林基泽从1986年开始参加国际海事组织会议,曾历任海水部海事安全政策官和中央海洋安全审判院长、驻英大使馆公使衔参赞等。2012年7月份,林基泽担任釜山港湾公社社长;2015年6月30日,英国伦敦,以“一起航行”为竞选主题的林基泽在40个IMO理事国出席的选举中获得半数以上投票,战胜了丹麦强有力的候选人,当选IMO秘书长。4年的任期从明年1月1日起开始,可以连任一届(追加4年)。外界普遍认为林基泽直接运行船舶并担任过公务员的经验,为他当选提供了助力。
        这是韩国自1962年加入IMO半个世纪以来,首次担任该机构的领导人。这也是继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之后,韩国诞生的第二位现任国际机构领导人。林基泽的成功当选对提高韩国国家威望和扩大海事外交具有重要意义。
        据韩联社7月1日报道,韩国总统朴槿惠向釜山港湾公社社长林基泽致贺电,祝贺其当选国际海事组织(IMO) 新任秘书长。朴槿惠在贺电中表示,IMO是制定海运和造船等海洋产业国际规定的国际组织,林基泽的当选也是韩国人首次担任IMO秘书长,这将大大提升韩国海洋强国地位。她期待林基泽在任期间能够在维护海洋安全和环境上发挥更大作用。
        的确,鉴于IMO制定的国际规则对国际海运及相关产业的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林基泽当选将为韩国提升建设海洋强国地位,推动韩国航海和造船产业发展意义重大。目前,韩国是世界海运业第五大国,世界造船业第一强国。在IMO制定的国际规则下,韩国海洋产业正在稳步发展。据悉,过去30年间,IMO的决策给韩国国内海运、造船产业带来的经济波及效果据推算高达153万亿韩元(10000韩元≈人民币55元)。
        7月2日,林基泽对韩国国内媒体表示,为提升IMO成员国的共同利益,他将为制定海洋的国际规范而贡献力量。同时,为了让韩国海洋产业走上长远发展之路,今后他将献出自己一份力量。
        国家(海洋)意志的体现
       “是的,你必须足够优秀,在IMO有一定的名气和地位,这是你能参加IMO秘书长选举的实际条件。”业内解释理论上任何人都能参与竞选IMO秘书长职位是理想状态,甚至有些不切实际。
        然而,为什么是林基泽胜出?现实中,得高分者不一定夺冠,更何况同期竞争的其他五位候选者也都是业内的佼佼者,丰富的工作履历同样精彩,那为什么是他胜出呢?曾任中海工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现任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副秘书长的李正建认为,林基泽的胜出有三个原因:一是韩国政府一贯的重视和多年培养,二是个人持之以恒的努力,三是韩国成为海洋强国的大背景。
        善于外交和政治运作的韩国,充分利用各类国际会议不断提升林基泽的个人影响力。1986年,林基泽参加国际海事组织会议,积极参与海事安全和环境保护议题。从1992年开始,他参与了在韩国和在亚洲地区的其他国际海事组织成员国有效实施国际海事组织公约活动。2004年他被选为港口国控制东京备忘录主席。2006年,林基泽被任命为海事专员、韩国驻伦敦大使馆公使衔参赞,并领导了国际海事组织赋予韩国的所有工作,2009年8月份作为国际海事组织常驻副代表。之后,林基泽被任命为韩国国土、交通和海事事务部海事安全政策局总干事。他带领韩国代表团出席了2009年国际海事组织大会。2011年,林基泽被任命为韩国海上安全法庭特派员。
       “相较于个人能力的体现,背后的力量角逐更具有决定性。”在IMO秘书长选举尘埃落定后,业内有关人士表示,“这首先是一个国家意志的体现,然后是战略目标。国家意志是长期的,战略部署分阶段执行,可能需要长达十几年甚至20年的铺垫,前十多年是‘人’的准备,最好同时培养2~3个有能力有潜力的发展对象,并长期持续地给予各种支持;在后两三年应重点‘运作’,这个运作必须是国家运作。”
        在IMO秘书长培养和竞选中,国家的重视与推动至关重要。这在之前的IMO秘书长当选过程中都能寻得踪迹。现任秘书长关水康司,从进入IMO工作到最终担任IMO秘书长,历经22个岁月,职位上升轨迹当然与个人努力有关,但背后时时体现日本意志,并不惜花费重金投入IMO有关技术合作项目以提升日本声誉和影响。更早的希腊米乔普勒斯从技术人员一步步做到海上安全司司长,也是希腊发挥海洋大国影响力,在若干关键时刻运作,推动其成为第一个从秘书处成长并当选的秘书长。
        7月2日,林基泽同韩国海洋水产部长俞奇浚、外长尹炳世一同召开记者会。林基泽表示,此次当选IMO秘书长是韩国国内主管部门海洋水产部和外交部“协作外交”的成果。据悉,曾任国会外交通商统一委员长的海洋水产部长官俞奇浚向拥有投票权的20多位IMO理事国的驻韩大使发出了支持请求,还对相关国家进行巡访等,和外交部合作全力以赴进行支持,助力林基泽当选。韩国总统府方面也表示,早前朴槿惠在中南美访问期间,开展首脑外交,积极邀请各国支持林基泽竞选。这使得部分早期保持中立的国家最后转为支持林基泽,为其打造了良好的选举氛围。
        除了公开场合的拉票,或许还有外界不便知晓的外交运作。雾里看花,但能真切体会到韩国强大的海事力量是一切外交活动的基础。上世纪70年代开始,韩国的船舶工业逐步发展起来并超过了日本,长期成为新的世界造船霸主。近年来,韩国更是在建设海洋强国的战略目标下稳扎稳打,一方面,采取多项举措促进船舶配套产业的发展,目前国产化率达到80%,进一步巩固其造船强国地位;另一方面,全面打造海洋领域软实力,在以承担相关海事责任的前提下提高其在国际海事界的话语权。据悉,韩国近年来通过追随、主动发挥和多渠道攻关等策略,积极谋取国际海事技术法规制修订的主导权,并在目标型新船建造标准、新船能效设计指数、低碳排放和降噪技术及压载水排放控制与管理公约等大量新标准、新规范里发挥积极推动作用。
        所以,寻其根源,就如关水康司的成功离不开日本政府、行业和民间团体对国际海事事务的高度重视,今日林基泽的当选也离不开韩国政府以及相关部门长期以来在国际海事领域的精心耕作。
        IMO需要中国更多参与
        随着世界产业结构的调整,造船产业重心在逐渐产生变化,不断由先行工业化国家向新兴工业化国家转移。造船中心由世界西方向东方转移已是不争的事实。现如今,IMO连续两任秘书长由亚洲人担任,中国国内业界对国际海事发展趋势有了更多的期待与猜想。
        中国的崛起与国际海事中心东移不期而遇。2009年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出口国和第三大航运国。港口吞吐量和集装箱装卸量连续多年世界第一。截至2012年底,我国拥有2486艘、6944万载重吨、116万TEU 的远洋运力,远洋运输完成货运量6.58亿吨、货物周转量5.34万亿吨公里。这充分彰显了我国的航运体量和规模,也要求我国进一步提升在国际海事界的地位和影响力。
        2013年11月29日,在英国伦敦国际海事组织(IMO)总部举行的第28届大会上,中国再次当选国际海事组织2014~2015年新一届理事会A类理事国,这是中国于1973年恢复在国际海事组织成员国地位后,自1989年起第13次连选连任。
        近年来,中国在IMO相关规则的引导下已经获得长足进步,业界已从被动跟随应对的初级阶段发展到主动参与制定标准规则的新阶段,并在船舶安全、环境保护、能效等多个领域快速提升影响力。目前,中国每年向IMO提交的提案数量已经基本与欧美、日、韩等国家处在同一集团的水平(如2014年中国提案共计50份,在全部160多个成员国中排名第五),但数量和质量相比最强的美国和日本尚有不小差距,与我国的航运和造船体量相比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业内人士坦言:“中国是海洋大国,但还不是海洋强国。目前,中国官方并没有明确的IMO秘书长竞选方案,显然,‘尚欠火候’是官方的基本判断。” 打铁还需自身硬。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海洋强国战略。中国智库提出“实现海洋强国战略要分三步走”:2020年以前成为初级海洋强国,进入八强之列;2021年~2030年建成中等海洋强国;到2050年建国百年多的时候进入一流海洋强国行列。眼下,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不仅催生港航企业集运新干线,而且带动造船在内的制造业走出去;“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将给海事企业布局带来很大变化。
        那么,难道我们要等到我国成为海洋强国之后再行动吗?事件的发展是相互作用的,有计划的战略安排正当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日本、韩国的运作模式就非常值得我们借鉴。
        具体如何做?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李正建建议,国家海事高端人才培养战略应进一步完善内容,主要包括:一是在外交和海事院校培养100名(20岁左右)相关人才,10年后其中五分之一可胜任IMO一般岗位;二是在现有外交和海事专业管理岗位上,遴选50人(30岁左右),专题办班集训,6年后三分之一具备出任IMO处长岗位的能力;三是在外交和海事的司级岗位上,选择具有能力和资历的10人(40岁左右),为提名参与IMO副秘书长竞争做储备。这个“保证基数,才能出类拔萃”的方案,应该作为国家计划,并循序渐进和持之以恒。
        IMO是一个国际大舞台,需要各方的积极参与。作为世界经济和航运、造船大国,中国有责任把东方智慧带到IMO,为全球航运安全和环保做出自己的贡献。
上一篇:淡水河谷的“中国梦”(Z.2015.8)下一篇:母港VS挂靠港,孰轻孰重(Z.20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