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热点聚焦 > 警钟为谁而鸣(Z.2015.4)

警钟为谁而鸣(Z.2015.4)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682 殷毅 2017-05-08
        |► 一边是执着的脚步,一边是重重的风险。“安全与效益”在海上石油开发中如何才能相得益彰?
        当地时间2015年2月11日下午12:50,巴西国油一艘FPSO发生爆炸,造成9人死亡、10人受伤,这是巴西国油自2001年以来伤亡最为惨重的事故之一。2001年,巴西国油半潜式生产平台“P-36”号沉没曾导致11 名工人死亡。硝烟散尽,海上石油开发依然如昨,一边是执着的脚步,一边是重重的风险。那么,“安全与效益”在海上石油开发中如何才能相得益彰?
        巴西国油的爆炸事故,不禁让我们联想到2010年4月20日美国墨西哥湾的那场溢油恶梦。那天,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钻井平台之一“深水地平线”号发生井喷,很快引发爆炸及大火,钻井平台燃烧36小时后沉入海底。此后发生严重的原油泄漏,且溢油量达到美国此前45年来所有外大陆架溢油总和的9倍多。大量溢油造成墨西哥湾400余种珍稀野生物生存受到威胁,鲸、海豚、海龟、鸟类大量死亡,其对生态环境的破坏触目惊心。
        如今,墨西哥湾溢油的直接原因已然明了——一系列错误的决策和操作导致了灾难的发生。虽说很难确定到底是哪一个错误起了最终的决定性作用,但每一个“错误的决策和操作”都增加了井喷的风险,成为井喷的直接原因。而这些“错误的决策和操作” 恰恰是为追求效益而避免耗费工时做出的,是安全与效率权衡后的结果。
        安全与效益、效率相互依存,有时也相互矛盾。当前,世界油价大变脸,油价由历史上每桶147美元的高峰崩跌至近期50美元以下。石油公司利润骤减,特别是对于海上石油开发项目来说,油价的腰斩无疑在将开发商一步步推向入不敷出的境地。于是,一些海洋石油公司开始通过严控投资规模和大项目数量等实施瘦身。但据了解,鉴于海上油气开发风险巨大,开发商并不敢减少其在安全方面的投入。从一定意义上说,一些海油事故从“倒逼”角度提升了海油公司的安全意识。
        1990年以来,我国石油开采增量的一半来自海洋油田。海洋石油开发是近20余年来中国石油产业发展最快的一翼。尤其是2011年“海洋石油981”的投用,标志着我国海洋油气开采已挺进深海领域。我国的海洋油气开发集中在南海海域。整个南海盆地群石油地质资源量约在230~300亿吨之间,天然气总地质资源量约为16万亿立方米,占我国油气总资源量的1/3,其中70%蕴藏于153.7万平方公里的深海区域。
        南海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对石油开采带来了严峻挑战。台风、内波流、沙坡沙脊等自然灾害,尤其是狂虐的台风对石油开采影响巨大。受南海台风影响,1983年10月25日,一艘美国建造的自航式钻井船“爪哇海”号被风力达12级的强台风刮翻沉没在南海。“爪哇海”号建于1974年,抗风能力可达15级飓风水平。“爪哇海”号生前曾完成70多口井,可在各种恶劣条件下作业,被其船东称之为“全天候钻井船”。
        在我国海洋采油史上也发生过一起台风覆船事故。1979年月11月25日,在中国渤海湾钻探海底石油的一艘自升式钻井平台“渤海2”号钻井船,拖航途中遇10级狂风导致倾覆沉没。全船74名职工,除2人得救外,其余72人全部遇难。这起中国石油工业史上特大的海油事故,已成为国人心中永远的痛。
        强台风、飓风及其引发的巨浪等对海上钻井平台形成了致命威胁;而在茫茫大海中恶性事故发生时,钻井平台不能及时撤离,人员伤亡几乎无法避免。正因为此,由中国自行设计建造,属世界最先进的第6代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中国“海洋石油981”号,可抵御17级台风。
        海洋石油开发的另一个风险来自气田开采。在我国南海海域,目前探明的油气田大约180个,其中气田居多。由于天然气具有易燃易爆、流动性强等特性,因此天然气开采历来是石油工业的高风险领域。稍有不慎,极易发生井喷事故。记者曾看过一段有关气田开采时发生井喷的视频。井喷事故发生时,只见现场工作人员旋即被巨大气流冲入高空。仅仅是一颗小小火星,就引发了整个平台的爆炸起火。
        自然条件对于海洋石油事故发生只是一个潜在的风险,其直接原因多是技术层面。而深藏于直接原因背后的根本原因则是生产管理和安全监管机制方面的问题。
        目前,我国海上石油开发监管力量尚有不足。由于历史的原因,企业层面的安全管理基本是企业自管。其弊端在于“运动员兼裁判员”的双重身份,当企业利益与大众整体利益发生冲突时矛盾容易凸显出来。专家对此问题的建议是由公正的第三方技术机构介入,为企业做安全风险分析和评估;在国家层面,目前我国的深水海油开发监管机制尚不完备。从浅海走向深海,中国历经近30年的海油开发历程,目前已逐步形成较为成熟的安全技术监管体系,有关的细则规定也比较完备。但目前的监管体系和实施细则都是针对现有海油生产设施的安全技术监管要求制定的,缺乏针对深水油气生产设施进行安全技术监管实施细则的规定。
        2010年始,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海油安办、中国船级社、《海洋(深海)石油开采安全监管体系研究》课题组等联合针对我国缺乏深水油气生产设施安全技术监管实施细则这一现状,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目的是为补充和完善海上石油深海开采安全技术监管模式和安全技术标准做准备,以适应我国深海油气开发要求。相信随着深海项目的增多,监管经验的积累,海上油气开发安全管理形势将进一步改善。
上一篇:克拉克松排名引发的思考(Z.2015.4)下一篇:象屿海工欲颠覆“明德重工”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