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热点聚焦 > 世界海事新掌门的“职场大考”(Z.2015.3)

世界海事新掌门的“职场大考”(Z.2015.3)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660 徐华 2017-04-24
        |► 随着候选人申报工作的结束,IMO秘书长竞选大戏渐入高潮。
        2015年3月底, 新一届IMO秘书长候选人申报工作进入尾声,竞选将于6月举行。据消息人士透露,截止目前,已有四方提名的人选申报,现任丹麦海事局局长Andreas Norseth决定参选,同时,塞浦路斯提名其商船航运部代理部长Andreas Chrysostomou参选,菲律宾提名其海事工业局局长参选,而现任IMO技术合作司副司长的肯尼亚人也确认参选,另外,巴拿马、韩国也有可能提名候选人。随着候选人申报工作的结束,IMO秘书长竞选大戏渐入高潮。
        一直以来,IMO秘书长人选通常有长期在海事法规领域工作的背景,如一路承担通信组、工作组、分委会和委员会主席工作,一般升任到委员会主席一职时,就可以入围秘书长的竞选了。同时,参选IMO秘书长角逐的过程并不是一个孤军奋战的过程,其所在国给予的支持不容小觑。据悉,目前担任秘书长职务的关水康司当年竞选成功,就得益于日本长期大量地对IMO各种工作的支持,特别是在IMO负责的各项基金项目中,都给予了大量的财力支持,这为关水康司顺利当选争得了宝贵的人气。另外,在国际组织舞台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则,各个组织内的要职,特别是秘书长一职,都不会来自于世界上占绝对优势的大国。这是维护国际间政治经济平衡的一种保护性行为。
        目前,各国际组织面临的问题复杂纷扰,从愈演愈烈的全球金融、经济危机,到气候变暖,再到牵动千万人心绪的种族移民冲突和埃博拉疫情等,他们应各国共同签署的协议而生,却因各国之间的分歧而举步维艰。然而,在这种恶劣的生存环境中,国际海事组织(IMO)却长袖善舞,在国际海事界和谐发展中发挥了积极而富有权威的领导作用。在过去几十年的历程中,国际海运更加安全和环保,为IMO彰显其“四海一家”的组织理念提供了牢固的基础。其管理理念早已由当年的政府间海事协商,进一步拓展到企业发展和解决相关民生问题。那么,就目前情况来看,新一届秘书长需要深入考虑的问题有哪些呢?
        现任秘书长关水康司任内提出了很多关于船员和乘客安全、拆船业工作环境与安全、极地安全操作方面的先行尝试,并推动了压载水公约的生效。前任秘书长米乔普勒斯自2004年至2011 年两个任期间,推出了《压载水公约》、《香港公约》、《国际海上运输有毒有害物质损害现任和赔偿公约》以及STCW公约马尼拉修正案等6部公约及《国际港口和船舶设施保安规则》,建立了IMO成员国志愿审核机制,确定了每年6月25日为“世界海员日”。这些前辈秘书长们的“光辉岁月”,既为新一届秘书长的工作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无疑也会让新人备感压力巨大。要想在自己的任期内再创辉煌,必须以非凡的勇气和智慧直面国际海事界的六大挑战。
        首先是法规如何去繁就简、利于执行,又如何操作的问题。国际海运的发展历史,是一部不断解决纷争、化解矛盾的历史,也是一部不断出台各种规范、规则的历史,这些法规繁琐而互相重叠,不但不能保证与时俱进,反而因为一些过时的规定而影响发展。IMO因而成为各国政府和海运界不断质疑现有法规、提出去繁就简主张的平台,这种去繁就简的讨论过程,必然是一个充满活力而又需要不断谨慎求证的过程,否则可能会重蹈出台亡羊补牢式的法规补丁或海事规则重叠的覆辙。
        简化规则固然重要,现有规则的有效执行也不容忽视。港口国控制(PSC)机制有效推动了IMO法规的实施, 但不同的PSC组织之间信息交换的困难使其对低标准船舶难以达到理想的控制目标。IMO刺激了各国以港口国检查谅解备忘录的形式开展PSC检查区域合作,还需进一步推动新的合作,如促进各PSC区域组织之间数据库的协同以及信息交换等。
        航运事故大多是人为因素造成的,海运界为缺乏业界信任的持证海员而焦虑难寐,推出海事院校和海员培训中心的白名单不失为一个解决此难题的好办法。但目前“全进全退”的白名单认证方式,导致大量提供海员的一些国家尾大不掉,难如人意。
        其次,怎样做到更加开放?航运界为社会经济贡献巨大却默默无闻,往往因为发生事故等负面新闻,才被公众或政要们所知晓。如何使公众更加了解航运界的贡献和正面新闻,揭示其有趣而迷人的一面,是IMO的一项重要使命。
        航运政策同样具有不透明的特点。透明度、监督、优劣排名,这些是所有国际组织对其成员国使用的惯用工具以提升其合法性和效率。IMO于2006年推出了志愿审核计划,以评估成员国有效履行IMO标准的程度。该计划将逐步变为强制措施,以便将各国履约优劣的排名公之于众,从而促进各成员认真履约。
        三是新技术、新技能的推陈出新。当今世界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推动着技术进步,航运界也在不断地推陈出新。近年来出现的新型船舶设计、无人船的理念、替代燃料和各种ICT应用程序,无不昭示着时代的车轮在滚滚向前。IMO的管理、研究架构是否能够灵活地适应新技术带来的风险、机遇和限制因素?而日益复杂的运输技术也意味着需要越来越多的合格从业者,因此海员培训、发证与值班标准国际公约(STCW)的有效实施也与此密切相关。但国际海事组织应有更远大的目标,如做好技能规划和海运技能的预测,以促进航运界紧跟时代的发展步伐。
        四是提升绿色航运的影响。在过去十年中,航运为环境保护做出了很多努力,还有很多新的环保措施也已排定了时间表,如全球燃油含硫上限至2020年将达到0.5%。2015年将评估讨论新的排放控制区域,如地中海和珠江三角洲。
        有些领域的进展将会相当复杂。无疑,引入市场机制将促进航运业进一步实现二氧化碳减排。但更深层次的问题则是原则、方式和时间表。首先,在原则上,国际海事组织的“不给予更多优惠待遇”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 相互矛盾。如何才能打开这个死结?其次,选择何种方式?征收燃油税是一项简单措施,但与IMO目前正在研究的监测、报告和验证(MRV)方案背道而驰,IMO正在促进碳排放交易机制的引入。再就是时间表,何时重启市场机制(MBM)的讨论?是等待21届联合国气候峰会(COP)的结果,还是等待MRV方案的引入,或者尝试按《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期望去做,即推出征税方案以支持适应气候变化基金?
        不论这些问题的答案是什么,新的IMO秘书长都将面对航运界的质疑:难道我们做得还不够吗?
        五是新规的预期,不断推陈出新的IMO会继续在哪些领域推出新规?第一个领域涉及到航运在一个更大的运输链上的定位:一些观察人士提出进一步关注船岸接口,例如航运标准化的进一步推广将有利于发展,包括岸电设施的标准化等。第二个领域涉及到重要海上航线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未来航运将是缓解这种紧张局势的全球治理机制中的重要一环,IMO将扮演重要的缓冲角色。第三个领域是全球海洋的管理,这个话题已在讨论当中,包括成立国际海洋组织,那么该组织与IMO是何关系需要理顺。第四个领域是航运方面的全球经济规则,讨论P3联营网络所面对的不同监管回应和措施之后的规则。IMO是否将与各航运区域探讨对日益增加的联营合作建立全球经济规则?最后是恐怖主义。考虑到航运在全球经济中的核心作用,对主要的航运咽喉要道上的船只进行集中攻击必将使贸易陷入瘫痪。IMO需要对打击海上恐怖袭击有所准备。
        六是关于创新联盟,这些问题都很难在当前的框架下解决,对于气候变化问题各国很可能会在航运界的市场机制面前发生严重分歧。有何解决办法呢?
        横向联盟和创新伙伴关系是否可以成为解决这些问题的替代方式呢?牛津大学马丁委员会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提出通过一种创新的C20/C30/C40联盟来应对气候变化,由20个国家、30个跨国组织和40个大城市组成。是否可以将类似的公式应用在航运领域呢?例如汇集最大的20个船旗国和港口国、30个航运公司和40个港口。
        这些挑战如何应对,是未来IMO工作必须要思考的,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也是秘书长候选人应该做出应答的。这使IMO秘书长的竞逐不仅是一个政治游戏,也将是优秀思想和观点的展示。
上一篇:武船全球最大智能化渔场即将交付下一篇:中巴签署瓜达尔港40年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