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热点聚焦 > 水运物流平台加快行业变革(Z.2017.3)

水运物流平台加快行业变革(Z.2017.3)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740 李晓川 2017-03-31
        |► 以马士基为代表的航运企业纷纷选择从线上订舱为切入点,这是否会颠覆航运业传统的物流模式,从而带来物流业革命性的整合?
        2017年伊始,航运物流圈吹来一股清新风:马士基、以星航运、达飞轮船、中远海运相继进驻阿里巴巴“阿里物贸平台”,全球航运巨头与全球电商巨头联袂合作物流平台,一时颇引外界关注。无独有偶,1月10日,招商局集团与腾讯公司正式签订“互联网+战略合作协议”;2月16日,“运去哪”宣布与马士基航运达成战略合作。多年来,航运物流模式一直变化不大,无非就包括了仓储、运输和货物的调配,再利用航运进行……如今,以马士基为代表的航运企业纷纷选择从线上订舱为切入点,这是否会颠覆航运业传统的物流模式,从而带来物流业革命性的整合,这还得从航运业本身说起。
       “航运+互联网”尚在起步阶段
        近年来,航运业供给侧改革持续推进,很多大型航运业务从单一的航运业务走向多式联运,又增加物流服务功能,并结合《关于深入实施“互联网+ 流通”行动计划的意见》、《营造良好市场环境推动交通物流融合发展实施方案》等系列文件陆续出台,因而逐步提出航运物流业向水运物流平台进一步发展的目标。因此,水运物流平台如何发展成为当下“航运+互联网”的新课题。
       “航运+互联网”并非新鲜事,前些年主要是互联网企业主推,没有传统业务的加盟,希望借助互联网业务改造传统行业,将互联网企业方称为“造工具”方,雷声大雨点小,在业内并没有激起多少浪花。而如今,“用工具”方——传统航运巨头陆续进场,外界纷纷讨论“航运+互联网”是否迎来了新的拐点。然而,对于当前大型航运企业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业界存在不同观点。
        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谢燮博士表示:“目前为止,以‘航运+互联网’为主导的水运物流平台的建设仍处于探索中,合作彼此存在利益之间的博弈,同时面临天生没有公共属性,电商平台更多地成为大客户的定制化工具,为其提供差异化服务。”用“木匠使用新工具”的比喻,谢燮认为,新工具所带来的效率提升明显,木匠才有可能选择新工具;与此同时,木匠还有好多个工具店为其提供工具,他还会持续不断与各家联系,免得被一家工具店所垄断,没有要价的话语权。这也不难理解,马士基同时选择与阿里巴巴和“运去哪”合作,或许未来还会选择更多平台。
        亿海蓝高级副总裁关军对马士基等航运企业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比较看好:“‘航运+互联网’有很多想象空间,无论是与阿里巴巴还是‘运去哪’合作,马士基利用现有的平台,用最少的资金投入,去做一些符合马士基数字化战略的事情。在线订舱很可能只是其战略的一小部分,一方面建立起线上销售渠道,锁定一些针对线下服务成本比较高的客户群体;另一方面在传统的物流方式下另辟一块市场,利用电商平台的流量,拓展销售渠道。然而,马士基数字化航运的野心绝不仅仅是在订舱,而是利用这个机会做一些改变。”换句话说,从长远战略角度来看,马士基航运的压力不是建立一个在线交易平台,而是进行内部组织的变革能够跟未来整个产业互联网化、数字化航运相匹配的一种组织机制的建立,很明显这一个航运巨头打算重新给这个行业定标准、定规则,包括物流本身、服务体系、创新产品等。
        众所周知,传统航运业是一个重资产、重资金行业,与动辄上亿的资产链以及船舶、码头等资产相比,目前互联网能体现的价值微乎其微。除了重资产、重资金两大硬性特征,重服务应该是航运业实现互联网化的又一大难题,航运物流服务涉及到仓储、装箱、拖车运输、货物调配、商检、报关……每一个环节都有无数个企业在提供服务。中国货主协会常务副会长蔡家祥对“航运+互联网”搭建水运物流平台有着更深的看法:“‘航运+互联网’不难,难的是航运企业通过互联网做跨界电商。世界上大多数成规模的航运业交易主要是依托B2B市场,典型的企业跟企业之间的交易,若要航运企业选择面对千家万户的商家也需要勇气。”
        因此,从目前来看,货代在短期内是不可能从航运物流产业链中去掉的,作为社会分工的一环,它承担了很大的中介服务职能。“航运+互联网”尚在起步阶段,“造工具”与“用工具”在移动互联、制度变革、航运市场低迷的契机下展开合作,通过互联网技术创新,水运物流平台的发展有很大想象空间。
        撬动水运物流平台的支点
        目前,水运物流平台多如牛毛,具有不同的切入点、不同的商业模式以及不同的市场背景。有的还在政府建造的温室里,有的已经在荒山野地开拓出一片天地,有的则是在大的树枝上搞嫁接。但无论是哪一种水运物流平台,直面的都是当前物流行业存在的积弊和痛点,航运环节之间信息不匹配,中间环节多等,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兴起,都迫切需要通过互联网协调航运物流的各个环节。
        谢燮博士曾在新媒体上表示:“当下航运物流市场呈现出市场结构碎片化的特征,碎片化市场给物流行业纷繁复杂的中介代理创造了空间,这是市场为应对信息不对称而采取的必要手段,其结果就是进一步抬升了交易成本。碎片化的市场也给行业从业者提供了不诚信服务也能获利的可能,货主拖欠运费、船东私自卸货、船东压货讹钱、红顶中介坐地收钱、回扣好处和吃拿卡要等有违基本商业原则的行为经常发生,有时候这些行为甚至替代了正常的商业逻辑,异化为行业的潜规则。所有这些因市场碎片化而生的不诚信行为都抬升了物流业的综合成本。”
        全球航运业近年来走势低迷,使得航运产业链上下游都存在降本增效的内在需求。传统航运领域积累下来的问题,成为阻碍行业提升效率、控制成本、降低风险的绊脚石。这既是航运业痛点,也是行业的机会。亿海蓝立足于缓解这些痛点,做了三件事:提供数据服务促使海运行业更加透明,打造交易协同平台提高物流效率,创新金融服务为物流中小企业提供融资。其中,面向船公司和相关环节,亿海蓝打造了第三方集装箱海运订舱服务平台——“快舱网”,以在线订舱为核心,实现货代、货主、车队与船公司的连接。经过两年发展,部分船公司借助“快舱网”实现了效率的大幅提升。
        对于船公司如何借助互联网在平台上获利,关军表示:“结合平台无数次试错与改良的经验得出,‘航运+ 互联网’需要满足一定可行性要求,包括企业内部组织和互联网必须有效结合;确保给货主(商家)带来好处;提供清晰到位的服务进一步锁定客户,让新增客户群逐渐习惯线上便捷服务等。如此可以得出,真正决定水运物流平台发挥作用的很大程度上还是需要传统航运企业的变革。也正因为如此,互联网企业普遍看好马士基航运跟阿里巴巴的合作。”
        而互联网的兴起使得打破行业壁垒、压缩中间环节、提高效率成为可能,货代、船代、船舶AIS、船货匹配、船供、船舶管理、船舶交易、媒体也都成为搭建水运物流平台的切入点,不同的切入点提供的是不同的服务。当下,业界主要思考的是,现有的水运物流平台到底能带来多大价值:是软件价值带来的就是软件服务,代理价值带来的就是代理服务,仓库、拖车、报关、订舱等业务价值就是业务服务等。如此,水运物流平台在“互联网+”这股浪潮中逐渐理智,并呈细分化发展状态。
        不仅如此,传统企业求变的心思早有迹象,除了航运企业,货代也在积极向互联网领域靠拢。近两年,货代企业借助互联网工具逐渐实现从线下往线上转,无论订舱线上化、到门服务实现业务延伸,还是从物流链向供应链拓展服务机制,传统货代平台并没有停下脚步,反而根据所提供的服务形成不同营运模式的平台:有货物流量的平台跟船东保持紧密的合作关系,利益方面也有明确的界定;第三方自营平台,提供资金、揽获等一条龙服务。总之,什么平台不重要,提供的服务能够有市场就是赢家,至于水运物流平台发展是取决于先有流量还是先有资源,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物流不是运输、保管等活动的简单叠加,而是通过彼此的内在联系,在共同目的下形成的一个系统,构成系统的功能要素之间存在着相互作用的关系。业务形态使然,希望借助互联网建立起一个行业的相关链,几乎是所有“互联网+”方的愿望,并且部分互联网企业已经在付诸现实。
        亿海蓝的第一个产品是基于互联网提供船舶动态服务的“船讯网”。 在此之前,除了船公司可以掌握自己船队的动态之外,产业链上的其他人很难及时方便地了解船舶的位置信息。亿海蓝提供的船位、船舶、港口、航线等基础数据,能够实时定位船舶的位置,几年时间,船讯网就聚拢了超过200万用户,为码头、货主、船代、货代等提供了比较透明的服务,几乎覆盖整个产业链。
        亿海蓝通过提供信息服务,在平台上逐渐长成物流生态圈。目前,找船业务、保险公司查询业务、租赁业务、造船业务等都有采用平台提供的信息。服务带来的业务形成平台的天然流量,同时平台也在努力将更多业务吸引到平台上,比如金融保险服务、加油服务、拖车服务等,从提供软件服务,到金融服务,再到采购服务,亿海蓝平台服务逐渐形成了一个闭环。
        围绕航运业务的重点资源,引进互联网服务,并结合多式联运大力发展的契机,内河航运物流正在发生新的变革。之所以谈内河航运物流的发展,因为内河航运有水运物流平台发展的天然条件:碎片化市场、短时间内在业内没有大的利益相关者、行业存在明显的积弊和痛点。目前我国内贸集装箱运输行业以中小船公司为主,约占市场总体份额的50%,足以支撑互联网平台发展初期所需的流量。
        谢燮博士表示:“互联网平台从碎片化市场切入内河运输开始,在市场中摸爬滚打,逐步积累经验,改进服务,进而能够由小至大,并建立相应的行业服务规则工具。‘内河+ 互联网’模式能够解决内河运输长期存在的积弊,再得到政府部门积极的引导和支持,最终发展成为能够提供全方位服务的航运物流平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水运物流平台服务逐步向沿海碎片化运输市场、公路运输等领域渗透,进一步征服物流大客户,有实力的水运物流平台企业将在此领域闯出一片蓝海。”
        理想状态下,水运物流平台以新的商业模式替代旧的商业逻辑,进而大幅提升效率,同时将行业积弊一扫而净。现实则是水运物流平台发展需要顶层设计,谢燮博士补充表示:“从行业发展的历史轨迹来看,解决问题很多时候不可能一劳永逸,水运物流平台解决了曾经的问题,但还会产生新的问题,因此,水运物流平台在企业商业逻辑的基础上,还要有内化于心的大格局,这种格局指的是对行业运行规律有总体把握,能够在企业盈利的同时对行业产生更大的价值,比如安全、环保基因的植入等。”
        业内人士也认为,未来的航运人,一定要把自己放到物流人的高度。在考虑物流最优化的时候,必须从系统的角度出发,通过物流功能的最佳组合实现物流整体的最优化目标。对此,水运物流平台作为加快传统航运物流行业改革的又一突破口,将进一步引领我国物流生态的形成和壮大,为物流产业的优化发展提供实际行动力。
上一篇:初北平:船舶保险下被保险人的列明义务(Z.2017.3)下一篇:赫伯罗特阿拉伯轮船合并遇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