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专栏 > 李振福:北极航运与“一带一路”战略

李振福:北极航运与“一带一路”战略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1038 李振福 2016-11-08
        2015年12月15日,由美国政府赞助的一项年度国际评估报告指出,北极正在继续变暖,2015年的陆地气温创下过去115年来的新高。2015年冬季北极海冰在2月25日达到最大面积,比往常提早了15天,并创下自1979年有卫星记录以来冬季北极海冰的最小面积记录。而夏季北极海冰在2015年9月达到最小面积,比过去30年的平均值少29%,是有记录以来的第四小面积。这似乎更加验证了人们对于北极冰融加剧的预期。北极冰融加速虽然是人类对于生态破坏的后果之一,并且也会持续影响全球生态环境,但北极航线可能因此更早得以全面开发利用,这个一直令一些专家学者和业内人士欢呼雀跃的“利好”,其惨痛的生态代价将在未来逐渐呈现。虽如此,北极航线对于世界航运来说总是个好消息,而且对于中国来说,北极航线的意义远非商业通航一桩。2015年中远“永盛”轮继2013年单向航行后,经过55天、近2万海里的航行,成功往返北极东北航线,10月3日抵靠天津港,创造了中国商船首次经过北极东北航线从欧洲到中国的纪录。“永盛”轮此次航行比传统的经马六甲海峡、苏伊士运河的航线缩短航程近约7000海里,时间减少20天以上,大大降低了碳排放和通航成本。圆满完成“再航北极、双向通行”项目,“永盛”轮开辟了中国往返欧洲的新航线,为客户提供了新的航线选择,提高了北极航行的商业价值。
        北极航线对于北极利益相关国来说,战略意义无疑是巨大的。总的来说,北极航线的通航技术还需突破,但经济性不是重点,同时政治不容忽视,而战略才是最终目的。
        技术尚待突破
        北极航线分为西北航线和东北航线两部分:绕过西伯利亚北部的为东北航线,绕过加拿大北部的为西北航线。通过北极航线,鹿特丹港市与横滨之间的距离从1.12万海里缩短到6500海里,比起苏伊士运河要节约将近40%的路程。同样,通过西北航线,西雅图到鹿特丹能缩短2000海里,比现有的传统路线节省了将近25%路程。对于中国来说,东北航线意义更大,也最有可能成为我国“一带一路”战略重要补充的主要航线。目前,包括北极八国在内的所有与北极有直接或间接利益相关的国家都对北极航线跃跃欲试。2010年9月,挪威、丹麦和俄罗斯三方使用“北欧巴伦支”号高冰级散货船,运载4万多吨铁矿石,经过北极的东北航线前往中国。但在当前的自然环境条件下,北极航线的开发利用还需在技术上实现突破。
        即使在破冰船等航海技术已经十分发达的今天,北极航线依然是世界上最危险和困难的航线。2009年的《北极海运评估报告》述称,仅1995到2004年间北极海域发生的船舶事故就高达293起。现在北冰洋只有大约9%根据国际标准绘制了航海地图。2009年,加拿大抢先绘制出了全世界首张北极综合地图。但在实际操作上,船舶在高纬度和冰区航行,其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都给船舶导航带来许多困难。在北极冰区,除GPS导航仪外,其他助导航仪器包括计程仪、雷达、磁罗经等使用时存在很大的局限性;陆标定位、无线电定位、天文定位也会受干扰。一般的通讯设备过了北纬75度就因不能接收同步卫星信号而无法使用,航行区域也没有任何其他船舶可供参考和识别。
        另外,北极航线依旧缺乏安全航行所需要的各种可靠的数据资料。北极航行对航务人员的素质要求极高。由于海冰阻挡了航线,为尽量利用冰间水道和薄冰区,船舶需频繁改变航向,做到这一点需要特殊的技巧。与较低纬度的冰区船相比,北极的船级要求更高,船体的强度要求更大,动力要求更强,因为要克服极厚冰层的巨大阻力。由于北极航线的特殊要求,航运公司很难招募到有经验的海员和领航员,另外现有的具备通过北极航线的商业船舶也很有限。
        经济性不是重点
        北极航线虽然能够大幅缩短航程,但并无太大的经济性可言。目前由于北极航线冰情的不确定性,以及较高的船舶租金和破冰护航费用,使得未来一段时间内,商船在北极航线运营的总航运成本较高,如果单独比较北极航线和传统航线的航运成本,北极航线可能不具有明显的经济优势。未来,随着北极海冰的不断融化及北极海域航行资料的不断完善,北极海域的航行条件会逐渐改善,船舶也将随着贸易往来的日渐频繁而逐渐大型化,航经北极航线的船舶单位运输成本会随之降低,其经济优势才有可能显现出来。就当前阶段来说,北极航线的经济性不大的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由于北极航线的风险较大,一些保险公司并不愿意承接北极航线业务,船只所要支付的投保金额也十分高昂。北极东北航线通常能达到每艘船10万美元,如果是通过西北航线,大约还要增加30%。
        其二,俄罗斯对东北航线的收费。俄罗斯方面根据船舶类型、吨位等因素收费,浮动范围较大。比较目前雪龙船、散货船的收费,该项费用可能在40万至80万美元之间,高于集装箱船通过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的收费标准。
        其三,集装箱运输对货物到港的准时性要求很高,这也是北极航线的短板。时间成本是航运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东北航线比苏伊士运河航线短很多,所以在时间方面会有很大吸引力。但是,东北航线的天气条件不是很有利,雾较多,冰情会在一两天内有很大变化,很难预测。如有时间要求,选择东北航线可能会由于天气和冰情因素延期抵达,特别是在夏季融冰期开始阶段,以及融冰期快要结束的阶段。
        其四,与成熟航线比,北极航线的法规和基础设施建设也严重滞后。目前北极航线在安全和风险水平上缺乏完整和通用的规范;在北极东北航线上,俄罗斯大概50个港口已对外国船只开放,但超过半数的港口无法有效运转,有些即使能提供足够的破冰需求,泊位、水深和机械化水平都不尽如人意,只有极少数能满足国际航运工业的技术要求。这些都会无形增加北极航线的不确定性成本。
        虽然北极航线的经济性不大,但一些国家关注北极航线的目的并非是看中它的经济性。醉翁之意不在酒,抢夺军事、能源通道等战略目的才是其真正用意。
        政治不容忽视
        自然环境条件是影响北极航线未来能否通行的重要因素,除此之外,北极航线的商用能否成为现实还是一个地缘政治问题。现阶段,北极权益争夺涉及的主要国家不仅包括美国、俄罗斯、加拿大、丹麦、挪威、瑞典、芬兰、冰岛这8个环北极国家,还有北极航线地缘延长线上的中国、日本、朝鲜、韩国等,以及北半球地区具有较大影响力的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此外,北极航线开通将影响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的运营,埃及、沙特阿拉伯、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利比亚、苏丹、埃塞俄比亚、巴基斯坦、土耳其、巴拿马、墨西哥等国的资源出口和国家整体经济贸易状况将受到影响。因此,北极航线问题的相关国家至少有30个。
        海外贸易需要海上航线畅通,海洋国家的经济过程与军事手段互为表里。因此,北极航线对于海军力量的配置与机动也将产生深远影响,美国、俄罗斯等海洋军事大国已经做出了相应的战略反应。据俄罗斯卫星网2015年7月25日报道,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表示,在北极建立基础设施是俄罗斯武装力量近期优先发展的目标之一。另外,俄罗斯总统普京于2015年7月25日批准了俄新版海洋学说,新版海洋学说中将俄海军发展的重点放在大西洋和北极方向。美国最近更新的北极计划包括《海军北极路线图》,对有关运作、训练、设施、设备、海域感知等能力提出了补充计划,并确立了时间表。
        虽然,现阶段还不存在一个完善的北极航线问题国际协调机制,该问题的协调主要还是依赖现有的为数不多的国际法规和国际组织,但各国政府和学者都在加紧研究。目前,北极航线问题的法律制定,以及航线归属权、海权划分争议的解决都还没有实质性进展。随着冰区航行技术和国际社会对北极航线关注度的不断提高,围绕北极航线将产生新的问题,如破坏性捕捞引发的北极地区问题及相应的企业社会责任问题、北极航线航行安全保障问题、北极航线的军事战略意义、大国之间的北极合作问题等。
        有种声音认为,北极是北极国家的北极,非北极国家无权参与和讨论北极权益问题。事实上,北极及北极航线问题已经上升为重要国际问题,不应该以是否属于北冰洋沿岸国家来决定一国是否拥有参与解决北极及北极航线问题的权利。中国应持续强调北极及北极航线问题的国际性特点,并联合北极航线地缘延长线上的国家以及其他与中国在北极航线问题上有共同利益的国家来维护北极航线相关权利,共同争取在北极航线上的相关利益。
        战略才是目的
        北极航线通航的战略意义首先体现在它连接的是世界最为发达的经济区域。世界经济发达国家大多集中在北半球的高纬度地区,北极航线为这些国家的经济贸易提供了更便捷的通道。北极航线还将分散一部分原有航线的贸易货物,降低原全球航运线的分量和地位,航线所在国的影响和地位也将受影响。地球中路战略地位下降,北极地区战略地位抬升,这种变化将导致世界重心向北方转移,一定程度上改变世界格局。
        其次,北极航线的战略意义还体现在北极区域的能源资源重要性方面。北冰洋海岸和大陆架拥有大量的石油、天然气储备,天然气还伴随着大量珍贵的矿物质。北极地区油气资源非常丰富,被誉为“第二个中东”。美国地质调查局研究分析,北极圈北部所有区域都存在未开发常规油气。在北极33个地质区域发现的未开发油气被认为是世界能源的未来。每个区域平均值相加表明,北极可能存在900亿桶原油、1669万亿立方米天然气、440亿桶液化天然气,其中,预计84%都在近海区域。北极地区的煤炭资源也极为丰富,而且煤质优良。据地质学家估计,总储量约10000亿吨或者更多,超过全世界已探明煤炭资源总量。
        再次,北极地区的战略意义体现在北极区域的军事重要性方面。北极地区扼亚、欧和北美大陆的战略要冲。军事专家认为,主导北极地区,就能占领世界军事的“制高点”。二战期间,北冰洋的某些通道是同盟国抗击德国的重要战略航线,西方的援助物资有相当大一部分是通过北冰洋运进前苏联的。冷战期间,北冰洋变成美苏对抗的最前线,成为战机、远航导弹攻击对方的首选路线和核潜艇的最佳试射基地。冷战结束后,北极军事对峙缓和。目前,美国在阿拉斯加部署首个反导系统,通过北极建立空防要塞。俄罗斯仍将大多数最先进的战略核潜艇部署在北冰洋,以充分保护其核威慑力量。
        由于全球气候变暖使北极自然状况发生显著变化,北极地区各国开始重视北极的开发,把北极视为能源资源的“新中东”、全球经济的“新命脉”、世界军事的“新制高点”,纷纷加大科研、政治、经济、军事的投入,努力掌握未来北极事务的主导权。
        助推“一带一路”
        北极航线乐观的开通前景及突出的战略意义使得北极航线愈发受到世界各国的关注,也将会成为我国未来的研究重点。充分利用北极航线带来的重要价值,尤其与我国当前国家重要战略“一带一路”建设相结合,将会在“一带一路”建设所涉及的诸多方面如交通、能源、经济、政治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北极航线作为连接欧洲、亚洲和北美洲的最短海上路径,必将吸引大量国际贸易货物。北极航线开通将对现有“一路一带”交通网络形成有益的拓展和补充。拓展和补充后形成的交通网络将使贸易路径和交通运输线路更加完善,局部地区的贸易发展机会和贸易重要性也将发生变化,如远东-地中海及西北欧航线被经由北极航线的线路所代替,苏伊士运河的运输通过量将会减少,北极航线沿线周边地区的运输将逐渐增加,将促进临近北极的地区和国家的港口建设,给其带来经济贸易发展的新契机。
        北极航线连接的是全球贸易最为活跃的北美、欧洲和东亚地区,这些地区也是目前全球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若与“一带一路”建设有机配合,势必会加强我国的跨国经济合作的多元化。中国与北极航线沿线区域国家在经济和产业结构上存在明显差异,差异是双方经济合作的基础,有利于中国与北极航线沿线区域国家展开经济合作。
        对于我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俄罗斯和美国等大国不免会有一些反向政治猜想。面对这些猜想,北极航线战略能够缓解或密切我国与俄罗斯和美国的政治经济关系,增强政治互信。出于经济的考虑,包括俄罗斯、美国和加拿大在内的北极航线沿线国家应该愿意与中国加强经济联系;并有可能在经济合作的基础上,不否认我国对于北极航线开发和利用所做的努力和贡献,进而有助于增强我国在北极事务处理上的话语权;并在很大程度上理解和接受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
上一篇:初北平:碰撞责任条款中“船舶碰撞”的含义下一篇:谢燮:“一带一路”倡议下的水运发展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