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船检故事 > 列席“海协”第三十届理事会会议

列席“海协”第三十届理事会会议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1694 沈肇圻 2016-11-04
        为了深入了解“海协”,利用“海协”邀请我国列席第三十届理事会会议的机会,经国务院批准,交通部于1973年6月派出时任船检港监局副局长丁奇中为团长,由船检沈肇圻、港监程椿林和翻译蒋(见图1),以及我国驻英使馆商务三秘宋贵宝(见图2)组成的代表团,列席“海协”第三十届理事会会议,会后考察了“海协”总部秘书处。
图1:列席“海协”第30届理事会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国内成员
(前排自左至右:蒋
、丁奇中、沈肇圻;后排:程椿林)
图2:参观伦敦海德公园(左侧穿西装者:宋贵宝)
        这届理事会会议于6月4日至8日在“海协”总部(图3)召开,为期一周,会议内容主要是为当年11月召开的第八届全体大会做准备。

图3:“海协”总部
        我们在4日上午到达位于伦敦市中心匹卡迪里大街101〜104号的“海协”总部。秘书长让我们在会议室外稍候,他去向理事会主席(美国人,退休海军少将)报告,随后引领我们入场,主席宣布邀请我们列席,并表示欢迎。在讨论到“海协”会员国情况的议题时,秘书长汇报了第二十八届理事会作出关于我国合法席位决议的执行情况,然后理事会主席再次表示欢迎,并邀请中国代表发言。于是,丁奇中副局长作了简单发言。会间休会时,阿尔及利亚、法国和英国代表来到我们席位表示欢迎,并介绍有关情况;挪威、日本、比利时、加纳和西德代表也向我们表示欢迎;印度和美国代表亦同。其中,印度可能因为要竞选下一任秘书长,美国可能是出于会议主席的身份,而做了礼节性的表示。作为下任秘书长竞选人的斯里瓦斯塔瓦(印度人),也来表示欢迎。这是我与他的第一次接触,后来在近二十年的频繁打交道中,我与他建立起了友谊,直到他任秘书长期满后,我们还时有信件来往。
        这次理事会会议的主要议程是:
        1、初选秘书长:现任秘书长戈德的任期到当年年底,不再连任,需要在本届理事会上选出下一任新秘书长,然后经第八届全体大会确认后,于1974年1月1日上任。
        当时秘书长候选人有三个人:一是印度人斯里瓦斯塔瓦,他曾任印度交通部副部长;二是加纳人曼萨,时任“海协”法律司司长;三是法国人奎耐尔,时任“海协”副秘书长。
        选举中,这三个人由其本国代表团介绍后,即进行秘密投票。投票时三人均退场。然后开票,主席宣布投票结果:斯里瓦斯塔瓦14票当选,奎奈尔3票,曼萨0票。另外,西德无具体人名得1票,估计可能是写错了票。投票前,三个候选人和该国代表团积极活动,他们到各国代表团席位谈话示好。连我们列席代表亦不放过。事后得知,会前印度已通过外交途径由其驻英使馆找驻在国交通部和友好使馆面谈,还发出专门照会积极拉票,英国则出于英联邦关系,积极支持。
        2、关于美国提议将海洋环境保护委员会改为常设委员会的提案:无代表附议。其间,法国代表发言,对此提议表示保留;日本和西德代表在会下表示对该委员会的职能、权利、组成、工作方法和经费都有疑问。最后,在美国主席的庇护下,此议案未被否决。会议同意设立一个临时工作组,进行专题研究,其研究结果将直接向大会报告,然后再作决定,理事会不再讨论。
        从讨论的情况看,要获得议案通过,必需在会下活动,争取支持,会上要有附议,形成声势,并成为正式议案。另外,作为主席虽说应该不偏不倚,公正主持会议,但实际并非如此。
        3、关于“海协”负责保存技术业务公约的修正程序议案:历年来对一些公约,都通过了不少修正案,但限于生效程序的规定,多数并没有生效。即使这些修正案确实有作用,但需要采用新技术、新设备才能实现。有的修正案属于地区性质,广大发展中国家并不感到需要。一些发达国家有技术优势,想借此实现其出口设备和技术的目的,急于让这些修正案生效。在这种背景下,“海协”理事会的18个理事国中有15个是发达国家,很容易形成他们之间的共识,达成一致意见,进而迫使全体大会作出决议,加快修正案的生效。在这次理事会会议上,法国和日本提议,除公约本身的条款修正仍采用明示接受程序之外,有关公约的技术条款修正,则采用默认接受程序,也就是在商定期限内,如果不明确表示反对,就可以认为接受这项修正案。用这种修正程序,可以加快技术修正案的生效。对此,在会上发达国家理事都赞成,发展中国家理事不反对,即作为理事会的决议,交由即将召开的全体大会讨论。这种修正程序在“海协”大会上很容易就通过了,并在后来的活动中形成了惯例,制定的公约也都采用这种修正程序。
        在这次理事会会议上,挪威提出,有些国家是公约的缔约国,但他们不是“海协”的会员国,在讨论相关公约修正案时,应让他们一起来讨论和表决。对此,会议责成秘书处作出安排。
        4、有关1980年前“海协”的工作计划,无反对意见,随即通过。
        会议期间,我们作为列席会议的观察员,主要是听会,但在会议文件中发现有“中华民国”字样,随即与秘书长交涉,他在会上作了致歉发言,并载入会议记录。
        理事会会议结束后,我们国内去的四个人作为考察组,先后拜会了正、副秘书长,听取他们的介绍。介绍中,秘书长给我们提供了“海协”的组织机构图和秘书处机构图,我们将其译成中文(图4和图5),供回国后汇报使用。此外,考察组还向秘书长询问第八届全体大会的筹备情况,提出我国将派代表团出席会议,同时要求他安排我国代表团团长在开幕式上发言;又向秘书长了解理事会改选情况,并再次强调驱逐蒋介石集团的要求。

图4:“海协”组织机构图

图5:“海协”秘书处机构图
        随后,我们按照秘书长提供的秘书处机构图走访了各司室,并与司室领导作了交谈,了解其工作情况。他们是:对外联络办公室主任高特曼尼,叙利亚人;总务司司长兰地,加拿大人;海上安全司司长萨维里耶夫,前苏联人;航运处处长斯多古斯,希腊人;造船技术处处长萨萨姆拉,日本人;法律司司长曼萨,加纳人;技术合作司司长万诺特,美国人;会议司司长马莱,法国人。
        其间,在去总务司司长办公室时,程椿林发现墙上挂的世界地图仍标有中华民国。对此,丁奇中副局长向兰地严正地指出,这是不符合“海协”理事会决议的,要求撤下,否则不进其办公室,并要他检查其他办公室有否同样情况。兰地一再声称:加拿大与中国关系友好,白求恩是中国人的好朋友。
        通过这次列席“海协”理事会会议,使我们现场了解到了会议的讨论情况,对议事规则有了感性认识;同时,通过考察了解到“海协”秘书处的设置、负责人及其职责分工,为我们参加“海协”活动提供了帮助。
        与会活动之余,代表团参观了位于伦敦的马克思墓和海德公园。其中马克思墓的头像曾几度遭受极右分子的破坏,而伦敦市民却把它修复如初;海德公园,英国人把它作为民主的象征,因为在这里可以指名骂女王,而在其他地方骂女王则是犯法的。
上一篇:EEDI Phase III标准或提前实施下一篇:清末海关总税务司下辖部门“兼管检验船舶各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