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热点聚焦 > IGC新规之变

IGC新规之变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1778 徐华 2016-09-27
        |► IGC规则从IMO项目起动到颁布再到生效,历时九年,经历了美国页岩气革命的喧嚣、国际金融危机的惊魂、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的惨淡、造船和航运界由波峰跌落至波谷的沧桑。
        2016年7月1日,全新修订的2014年国际散装运输液化气体船舶构造与设备规则(简称IGC规则)将强制实施,该规则以目标型标准方式重新架构起草,很多方面发生了变化,包括货物维护系统、船舶材料以及安全设备等要求均有显著变化,那么,这些变化,会对业界产生哪些影响呢?
        新规背后
        在绿色发展的大潮中,在海运环保新规频频出台之际,IGC规则从IMO项目起动到颁布再到生效,历时九年,可谓千呼万唤始出来!而这九年,经历了美国页岩气革命的喧嚣、国际金融危机的惊魂、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的惨淡、造船和航运界由波峰跌落至波谷的沧桑,但其生效日期则又恰逢巴黎气候大会出台新的温室气体排放指标和路径之际,各国对于绿色排放的推动,又给这一新规则的应用带来一丝光明。虽然油价近年来低迷不起严重影响了船东订造LNG船的信心,但清洁能源是未来发展的大方向,LNG的大规模运输也必将为时不远,那么,九年前,IMO酝酿之中的IGC规则有何设想呢?
         在2007年IMO第83届海安会上,英国与国际气体船运输与码头经营者协会(简称SIGTTO)联合提交提案,指出IGC规则修订的必要性并建议IMO起动该修订项目。IGC规则于1983年被IMO通过,并成为装运液化天然气(LNG)和液化石油气(LPG)行业规则。自其成为强制规则以来,已经过数次修订,以保持其对于现代LNG、LPG 操作的通用性和适用性。
        SIGTTO作为所有LNG、LPG运输的国际贸易组织,拥有全球95%的LNG船舶经营人和70%的LPG船舶经营人成员,并拥有大多数液化气码头经营人成员。SIGTTO在其2007年的会议上决定,虽然IGC规则为业界提供了很好的服务,但由于其内容风格的局限性,新的技术、操作要求的引入以及船舶的大型化的需要,应该对其进行全面的修订。SIGTTO在对其成员的日常支持中编制了大量的技术文件以解释和扩展IGC规则的应用,确保船舶的安全和操作效率,包括LNG船低温阀门的使用、操作培训、应急切断系统、供气试验要求、屏蔽间处所的气体浓度等方面。另一方面,更大型的船舶正在快速的发展和入役,原来版本的IGC规则已不能适应其设备和技术的需要,如高压电动的双燃料柴油机、LNG在船上的高压再液化、气体燃烧器、在港内燃烧气体、LNG的再液化、对于LPG和化学气体的环境友好型货物取样、某些港口当局对于船舶使用岸电的要求、程式化的控制系统等方面。而在原版本IGC规则编制时,对于船体设计与动态载荷的分析是基于经验进行的,而在今天,则是基于船型和详细的波浪图谱进行直接计算,现代方法可合船体设计能更有效并减少钢材重量。工业界的这些需求和技术的快速发展都需要对IGC规则进行一个全面的审议和修订,以避免对原规则的不当使用和应用而导致威胁船舶、船员和海洋环境的事故发生。而自上一版规则的起草至新版IGC的立项,已历三十年,国际标准的编制方法也大相径庭,已由原来的规范式方法改变为基于风险的方法,这也是时代的需要。这么多年业界也有大量的新的工业标准出台,而对人为因素的重视也已大幅提高,这些都促进了规则的进一步修订。
        在2010年11月召开的IMO散装液体和气体分委会(BLG)第15次会议上,英国和SIGTTO提交了重新起草的IGC规则。该规则草案由一个全球19位资深业界代表广泛交叉组合的指导委员会(SC)来引导,英国任该指导委员会的主席,秘书处设在SIGTTO,针对规则的不同部分成立10个工作组开展工作。这些工作组由来自船级社、液化气船舶经营人、相关造船厂以及其余相关团体的专家组成,共129名来自48个不同组织和18个国家的专家参与了这项工作。BLG第15次会议决定成立专门的通信工作组对该草案进行审议修订,并提交报告给第16次会议,再经过IMO各分委会的讨论,最终于2014 年第93 届海安会(MSC 93)以第370号决议通过新版IGC规则(MSC. 370(93) 决议)。
        有媒体认为IGC规则的出台,完全是顺应了美国页岩气革命的需要,同时也是全球对于清洁能源需求的大势所趋,尽管油价的跳水使这一规则的光芒失于黯然,但随着油价的回暖和能源多元化发展的需求,IMO近年推出的IGF规则和IGC规则,必将为清洁燃料的运输和使用,带来强劲的动力。
        新规之新
        新版IGC规则,可以说考虑和覆盖了2010年以前的所有具体技术要求的变化和新技术的应用。如果说旧版IGC规则是建立在工业技术发展的基础上,其编写思路和使用方向更多的还只是一部传统的工业规范,是基于工业实践的经验编制的,虽然作为IMO强制规则推出,但与其他IMO主导编写的公约和规则相比,风格迥异、内容晦涩,不利于各个层级的安全管理,特别是在海事立法和监管方面有诸多不便之处。但新版IGC规则的编写,则完成了一次凤凰涅槃,以国际上先进的标准理论为指导思想,不再是单纯的工业经验的堆砌,而是从理论层次层层有序展开,抽丝剥茧地进行论述,既容易理解,又对计算、验证的方法能明确阐述,易于执行实施,可以说是一部理论指导实践的经典法规。
        新版IGC规则考虑了目标型方法的起草原则,目标型标准旨在提供面向船舶整个生命周期的全面的以安全、环保和保安为首要目标的标准,该标准对于不论何种设计与技术均应表达清晰、论证充分、宜于验证、长期发展、宜于执行并宜于达成,标准的内容因明确阐述而减少理解上的分歧和额外的解释。但目标型标准的五个层级的要求,由于在IGC规则起草过程中相关要求尚未出台,在新版IGC规则中并未充分体现,该规则设立了总体的最高目标,同时每一章设立了章节目标,并围绕这些目标阐述规则的有关要求。
        IGC新规虽然还是按照旧规的章节格局布局阐述,只是个别章节的题目发生了变化,但各章的内容基本上发生了非常显著的变化。特别是在舱室布置、稳性和破损稳性、货物围护系统、管路系统以及将LNG用作燃料等方面,充分考虑了当前主流液化气体货物在安全防污染方面的特性和IMO的最新安全要求,对货物围护系统和管路系统的设计拓展到目前业界实践的各种类型,并针对每个类型的构造和安全特点做出明确规定,对于材料的设计和使用也做了明确的规定,例如第4章货物维护系统重新划分了A至G七个部分阐述分类特点、设计载荷、结构完整性、材料与构造、液舱类型、货物维护系统的新结构以及相关导则,第5章增加了对于低温液货岸上接头下部应设置一套低压水帘保护系统以保护船体及舷侧结构等;对于保障气体操作安全的通风和惰性气体操作做了进一步的细化规定,例如对于压力释放阀的型式试验、操作以及应急隔离等都做了进一步的要求;在LNG气体用作燃料方面,则与新编的IGF规则相呼应,做了适当的改编;在防火安全和个人保护方面,则凸显IMO安全方面的特色,做了大量的改编,出台了更加细致严格的规定,充分体现了以人的安全为本的编制思路,比如封闭机器处所的固定灭火装置的要求,以及为消防员配备的附加安全设备从原来的两套增加到三套等。
        业界应变
        新版IGC规则已于2016年1月生效,并于2016年7月1日强制实施。这将影响未来新船设计以及在该日期后铺设龙骨的船舶。不论是船舶设计单位、船舶建造厂和配套产品制造厂、船舶经营人和管理人、船舶检验机构和安全监管机构,均应充分了解IGC新规与旧版IGC之间的差异以及其修正原因和扩展内容,以便在其工作范围内准确把握相关要求,防止使用旧规设计、建造或管理新船,而造成安全风险。专家建议,新规实施在即,迫在眉睫的是设计和建造单位,如何设计出完美符合新规的液化气体船,如何将原来认可过的船型设计重新修订而符合新规,需要紧急行动起来,充分研究分析新旧版本的差异,特别是安全标准上的差异,列出清单逐一修订解决,同时要在整体上与市场和经营需求进行对接,要有一个综合经济效益的考虑,必要时可能要对以前的设计进行全面的修订,比如原来的货泵舱和压缩机室的要求被新规的货物机器处所和塔室舱室的要求所替代,布置上的要求也有较多变动。配套产品制造厂则应尽快研究新规的特点,对自己的产品附加上新规的要求修订设计或重新设计,尽快抢占新规实施之初的市场先机,比如压力释放阀的设计要符合新规,包括型式试验和强度等要求。
        船东和船舶经营人对于新规也不可松懈,公司管理人员要熟悉新规,船员要按照新规进行培训和发证,特别是在新规执行之初,各方面的监管可能还未充分展开之时,船公司更要及时更新自己的安全管理文件,将新规的新要求作为重点执行要点对船员予以指导,并加强对于新规执行的监督,从而避免因为对新规不熟悉而产生安全隐患,或者出现事故隐患,比如新规新增了货物操作手册的要求,并对于多种操作要求在船上日志中记录,以及消防员安全设备的新要求,都要在体系文件中进一步体现。特别是拟建造新船的船东,更要尽快熟悉新规,并将自己的营运需求契合到设计和建造需求中去,在设计和建造阶段也要加强对于新规符合性的验证。
        检验机构和安全监管部门则要尽快升级自身的各项技术规定和管理要素,升级自身的规范或指导性文件,完善相关的检验、检测报告和记录,培训自身的人员熟悉和掌握新规内容,而在执行之初加大监管力度,确保新旧规则的实施和监管无缝对接。
上一篇:退欧导致76%的大企业CEO考虑将业务转移下一篇:如皋港内贸集装箱广州直航和水铁联运正式启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