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市场分析 > 俄罗斯油气开发中的船舶海工市场机遇

俄罗斯油气开发中的船舶海工市场机遇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1336 申程、张琦 2016-09-05
        2015年,面对欧美经济制裁及低油价等不利因素,俄罗斯国内经济明显恶化,油气工业后续发展更是因技术、资金短缺而面临较大困难。为摆脱困境,俄罗斯积极寻求与中国在能源开发及相关装备建造领域强化合作。
        俄罗斯油气工业发展现状
        1、油气产量保持增长,海洋油气开发加速。
        2015年,俄罗斯原油产量稳步增长,达到5.33亿吨,较2014年增长1.3%,天然气产量为6334亿立方米,同比基本持平。具体生产区域来看,西西伯利亚和伏尔加-乌拉尔地区仍是俄罗斯最主要的油气产区,2015年合计油气产量占比超过80%。但随着上述两个油区老油田明显减产,俄罗斯油气产量的增长和接替将很大程度上依赖海洋油气资源的开发。以原油生产为例,近年来,俄罗斯持续加大对黑海、波罗的海、里海以及鄂霍次克海等周边沿海大陆架的勘探开发投入。受此推动,2015年俄周边大陆架原油产量达到1903.9万吨,同比增长18%,对俄原油增长贡献率超过40%,远高于2013年的7.5%。未来趋势看,大陆架原油开发对俄罗斯原油增产的促进作用日益突出,根据《2030年前俄罗斯能源战略》规划,2030年俄罗斯原油总产量仅较2015年增长2.3%,其中陆上原油产量将下降1.7%,而大陆架原油产量将大幅增长近70%。

图1:2013年〜2015年俄罗斯原油产量增长情况

        2、油气出口大幅攀升,出口方向更加多元。2015年,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下滑,主要产油国市场份额竞争日趋激烈,为弥补低油价带来的外汇收入缺口及争夺国际市场份额,俄罗斯通过多种途径提高油气出口量。据统计,2015年俄罗斯原油及天然气出口量分别达到2.4亿吨和2075亿立方米(含LNG),同比分别增长9.8% 和2.7%。从出口方向看,由于欧洲对俄罗斯油气有很大的依赖性,并未在油气贸易方面对俄罗斯采取实质制裁行动,2015年俄罗斯对欧油气出口量继续增长。但为了降低长期制裁对油气出口的不利影响,俄罗斯加大了对亚太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的开拓力度,对相关国家的油气出口量大幅增长。
22014年〜2015年俄罗斯原油及天然气出口目的地
        原油方面,2015年俄罗斯向欧洲出口原油1.49亿吨,同比增长9.9%,占出口总量的比重稳定在62%左右;向中国出口原油4240万吨,同比大幅增长30%,占出口总量的比重提升至17%。同时,受哈萨克斯坦宣布停止进口俄罗斯原油影响,俄罗斯向独联体国家原油出口量减少4.6% 至2320万吨,占出口比重下降至9%。未来随着俄罗斯对亚太能源市场进一步开拓,预计亚太市场在其出口中的比重进一步上升。根据俄罗斯政府公布的能源战略,预计到2020年和2030年,俄罗斯向亚太地区原油出口比重将由目前的27% 提升至33% 和36%。
        天然气方面,俄罗斯天然气目前绝大部分通过管道出口至欧洲及独联体国家,少部分通过LNG海运出口至日本。2015年,受乌克兰危机影响,俄罗斯第三季度中断向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导致俄罗斯对独联体国家天然气大幅减少15%至330亿立方米。欧洲方面,天然气价格下跌促进俄罗斯在欧洲发电用气市场份额上升,部分对乌克兰出口天然气转向欧洲其它国家,使得2015年俄罗斯对欧洲天然气出口增长8.5% 至1600 亿立方米。另外,日本国内天然气需求增长乏力,通过LNG海运方式,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量稳定在100亿立方米左右。从未来趋势看,随着中俄东、西线天然气管道项目投产,俄罗斯每年对中国天然气出口量将大幅提升至680亿立方米,亚太地区在俄罗斯天然气出口中地位将超过独联体国家,多元化的出口格局将逐步确立。
        3、欧美经济制裁持续,油气合作东移南下。自2014年3月欧美开始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俄罗斯油气工业一直面临资金、技术及装备封锁。埃克森美孚、壳牌以及BP等西方石油公司在俄的油气项目相继陷于停滞,俄国内石油公司也主要将有限的资金集中于生产领域,勘探领域投资持续下滑,长此以往将严重制约俄罗斯油气工业的发展。
        为了突破困境,俄罗斯开始将合作重心向中国及印度等亚洲国家转移。2015年以来,中俄天然气合作稳步推进,西线天然气对华出口协议顺利签署,东线天然气管道建设也在顺利推进;中国丝绸之路基金获得俄罗斯亚马尔项目9.9%股份, 中方合计持股达到29.9% ;同时,中石油及中石化还积极通过股权合作强化对俄石油公司的战略投资,共同勘探开发、共享收益的合作模式逐步建立。俄印两国能源合作同样迅速推进,早在2014年底,俄罗斯能源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公司(Gazprom) 和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就已与印度相关企业签订共同开采北极大陆架油气资源、扩大LNG 项目合作的协议。随后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更是向包括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ONGS)在内印度企业出售旗下万科尔石油公司49.4% 的股份。近期有消息称,为弥补财政赤字,俄罗斯政府有意向中国和印度出售俄罗斯石油(Rosneft)19.5% 的股份,交易额达到7000 亿卢布(约合110亿美元),将创下俄罗斯国内企业私有化纪录,预计未来俄罗斯与中印两国油气合作的深度和广度将进一步提升。
        4、调整油气领域政策,培育自主开发能力。
        油气出口一直是俄罗斯经济的主要支柱,近年来油气出口额占出口总额、财政收入及GDP比重分别保持在70%、50% 及20% 左右的高位,对俄罗斯政府维系公共开支和政权稳定至关重要。但由于国际油价持续下跌,2015年俄罗斯全年平均原油出口价格较2014年下跌幅度高达46.6%, 俄罗斯国家经济形势严重恶化。对此,俄罗斯政府通过调整原油出口关税和天然气矿产资源开采税等方式,尽可能提高油气相关财政收入。2015年11月,俄罗斯将2016年原油出口关税的计算系数由0.36 提升至0.42,预计将为俄罗斯政府增加15 亿美元收入。同时,俄罗斯将天然气矿产资源开采税计算系数提高36.7%,该措施也将为政府增加15.5 亿美元的财政收入。
        长期来看,不论是与西方油气公司合作还是与中、印油气公司合作,都不能改变其油气开发受制于人的现状。为了突破油气工业长期发展面临的技术和装备制约, 提升油气自主开发能力,俄罗斯政府成立了部委联合工作组,出台了一系列促进国内技术创新和进口替代的政策和计划,以降低油气领域技术和设备的对外依赖度。俄罗斯油气企业也开始行动,俄罗斯天然气公司(Gazprom)近期与红宝石设计局、Uralmash NGO 以及Gusar NewTechnologies 等俄罗斯企业和机构签署合作协议,将共同研发大陆架油气开采技术与装备,降低对进口设备的依赖度。
表1:俄罗斯油气领域进口替代计划
        船舶海工建造市场机遇分析
        1、海工装备需求空间广阔,欧美制裁加速订单释放
        俄罗斯大陆架油气资源丰富,特别是北极大陆架,油气资源初步探明储量达1000亿吨,是俄业已探明的油气资源中最有前景的地区。俄罗斯里海以及太平洋海域油气资源也颇为丰富,目前在筹划油气项目众多。尽管低油价导致部分油田开发项目延期搁置,但是Vladimir-Filanovsky、Yuri Korchagin等油气项目仍在推进。特别是作为未来油气产量的重要接替区,北极大陆架油气勘探仍将是全球油气公司关注的重点,俄罗斯海洋工程装备需求前景十分广阔。
        俄罗斯现有海工装备难以满足海洋油气资源开发需求。从俄罗斯海工装备的布置情况来看,以钻井平台为例,包括租用国外的3座,目前也仅有8座,且一半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造,装备规模以及装备性能均不能满足未来俄罗斯海上油气开发的需求。2014年10月份,Gazprom就曾表示计划在10年内投资1000亿卢布(约合25亿美元)订造一批海工装备(包括30艘海工船和10座钻井平台),用于俄罗斯大陆架油气资源开发。
       2014年以来,欧美实施对俄制裁,要求所在地区企业在深水石油开发、北极石油勘探和俄罗斯页岩油项目上,禁止向俄罗斯提供有关钻探、试井、测井等服务,阻碍了欧美海工装备进入俄罗斯市场,Seadrill与Gazprom签订的总价值高达42.5亿美元的租约(包括2艘钻井船和4座半潜式钻井平台)也因此而搁置。欧美制裁将迫使俄罗斯租用欧美企业以外的海工装备或者自主进行订造。
        2、向亚太市场出口量稳步增长,产生一定油船需求
        当前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俄罗斯原油将主要流向欧洲、独联体、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等。其中俄罗斯向欧洲及独联体国家出口的乌拉尔原油,主要通过Transneft管道运输,海运则受制于北极地区自然条件的限制,规模相对有限;中国进口俄罗斯原油目前有管道和海运两种方式,两种方式并存将持续很长时间;印度目前通过海运从俄罗斯进口少量油气,未来考虑通过建设管道的方式开展合作;日本、韩国以及其它亚太地区国家更多的采用海运方式进口俄罗斯油气资源。
        具体看,俄罗斯主要通过EPSO(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管道和萨哈林项目向亚太地区出口原油。根据俄罗斯政府公布的能源战略,预计2018年俄罗斯每年向亚太地区原油出口规模将达到8200万吨,较2015年增长近18%。其中萨哈林岛(库页岛)油田每年通过海路向日、韩出口约1500万吨原油,较2015年增长250万吨;其余6700万吨主要通过俄罗斯EPSO(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管道出口,其中3000万吨通过斯克沃罗季诺-漠河石油管道向中国出口,余下3700万吨通过科兹米诺港海运出口,主要运往中、日、韩及东南亚国家,海运量较2015年增加660万吨。
        根据上述数据,按11万载重吨阿芙拉型油船每年10个航次计算,2016-2018年,俄罗斯对亚太地区原油出口增长将产生约8-9艘阿芙拉型油船需求。长期看,预计2030年俄罗斯对亚太地区原油出口量将在2015年基础上增长约3000万吨,其中70%通过海运出口,由此将带来约20艘阿芙拉型油船需求。从历史订造情况看,俄罗斯船东订单主要流向韩国船厂,以俄罗斯第一大油船船东SCF集团为例,其旗下油船船队运力共计117艘、1131万载重吨,其中超过70%在现代重工、大宇造船海洋、三星重工等韩国船厂订造,国内仅有原熔盛重工、渤船重工等少数船厂有建造业绩。
图3:俄罗斯向亚太地区原油出口构成
        天然气贸易方面,俄罗斯主要通过管道向欧洲和中国出口天然气,以LNG海运方式向日本、韩国和中国出口天然气。目前,俄罗斯仅有Yamal LNG一个在建项目,已累计释放LNG船订单约15艘,基本全部由大宇造船海洋建造,剩余新船建造需求已较为有限。未来看,考虑到低油价及全球LNG供应过剩等情况,短期内俄罗斯很难再有新的LNG项目进入实际建设阶段,也难以产生大规模LNG船建造需求。
        3、日益重视装备国产化,对外能源装备合作加速
        为实现本国油气工业的可持续发展,俄罗斯政府正积极推进海洋油气开发设备国产化及相关民用船舶制造业的发展。早在2013年底,俄罗斯国有石油公司(Rosneft)、SCF集团与韩国大宇造船海洋签署了以俄罗斯红星造船厂扩建改造为主要内容的谅解备忘录;根据计划,扩建改造后的红星造船厂将具备钻井平台、VLCC及LNG船等相关船舶的建造能力。2015年,俄罗斯联合造船公司(USC)接收红星造船厂并邀请三井造船、川崎重工等日本船厂加入该项目开发建设。2016年,新加坡吉宝岸外海事与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及MH Wirth签署协议,三方将在俄罗斯建立合资公司,为包括红星造船厂在内俄罗斯船厂提供海上钻井平台设计与研发服务。2016年6月2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两国发布了联合声明,提出“推进油气、煤炭、电力、可再生能源、能源装备等领域合作”,两国在船舶及海工装备领域的合作空间非常广阔。
        对国内船厂相关建议
        1、加强市场需求研究,积极开拓俄罗斯市场。
        在已有存量市场明显萎缩的背景下,俄罗斯等新兴市场的开拓对缓解国内船厂经营接单压力显得尤为重要。建议相关船厂加强对俄罗斯市场需求的调研,了解主要油公司项目开发计划、装备需求和面临的困难,以及航运公司的船队发展计划等,密切关注其钻井平台、生产平台、海工船、油船和LNG 船等装备需求,积极向俄罗斯船东进行营销推介。同时,注重冰区加强型船舶的研发和对外合作,满足俄罗斯船东的实际需求;关注俄罗斯船东目前面临的融资困难,充分利用我国油公司加强在俄资本合作以及中俄两国货币互换协议等有利环境,推动相关订单的落实。
        2、与俄开展产能合作,促进“以技术换市场”。
        俄罗斯造船业基础较好、船舶市场潜力巨大,韩国、日本和新加坡等主要船舶海工建造国,已通过多种方式积极开展与俄罗斯船舶工业产能合作,希望促进船舶建造技术交流,并以此开拓俄罗斯船舶市场。我国与俄罗斯有着更加紧密的外交关系和产能合作基础,建议国内相­关船厂充分利用这一优势和俄罗斯提高能源装备自主建造能力的迫切性,充分发挥技术和产品优势,在船舶海工研发及建造技术、船厂设施、配套设备等方面,与俄罗斯相关企业开展资本、技术等方面合作,以技术换市场,实现产品输出和产业输出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3、紧密围绕产业链,拓展宽领域、深层次合作。
        未来中俄两国将继续深化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借助上合组织、亚投行以及丝路基金等平台, 两国在金融、经贸、能源、基础设施等方面拥有很大合作空间。在此背景下,建议国内相关船厂紧紧围绕能源开发及运输装备产业链, 在能源贸易、物流、融资租赁、工程总包等领域,借助国家提供的平台,以及与国内油公司、金融机构强化合作,稳步开展相关多元业务,探索新的业务增长空间。
上一篇:借助船舶设计软件破解尾轴吊装难题下一篇:2016青岛海科展即将盛大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