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联盟有边界 并购无穷期 > 联盟对承运人正效应和对托运人的负效应

联盟对承运人正效应和对托运人的负效应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977 谢湉湉、江南莼 2016-08-31
        再看达飞轮船,它声称将保留美国总统轮船的品牌,并雄心勃勃地扩大进出美国的运输业务。据称,2015年,公司在美国市场的总运量增加了30%,达到230万TEU。
        达飞轮船集团副主席鲁道夫·萨德(Rodolphe Saadé)指出,在美国总统的合并业务完成之后,达飞轮船将成为美国市场最大的航运公司。
        今年2月,中海集运与中远集运完成了合并工作,不过美国业务的合并还至少要在明年4月G6联盟与O3联盟宣布终止之后才能完成。一名内部人士表示,中国这两大航运公司在合并过程中的整合工作似乎进展较快。
        到目前为止,这两大航运公司还有独立的办公地点。中远集运的美国总部位于新泽西州斯考克斯市(Secaucus);向北约20英里,就是中海集运位于美国新泽西州蒙特威尔市(Montvale)的总部。中远集运在休斯敦(Houston)拥有中远集运美洲公司北美操作中心,而中海集运的美洲公司北美操作中心在亚特兰大(Atlanta)。中远集运拥有IRIS2计算机系统,中海集运是CS1系统。在美国西海岸,中远集运是太平洋海运服务(PMS)的成员单位,并在长滩港市有自己的办事机构,而中海集运也在长滩拥有自己的办事机构,并且与洛杉矶港的西盆地集装箱码头(WBCT)有合作关系。这些机构一旦进入合二为一的整合程序,就有望节省可观的人力资源成本。
        由于各大联盟即将进入洗牌期,所以在今年的运输合同谈判期间,有的托运人跟各个航运公司分别谈,有的跟航运联盟的代表谈。
        联盟使得航运公司接触到更多的顾客,使得他们在更多的“港口对”和不同的航运路径提供更多的服务。联盟还使得各家成员公司可以整合资产,进入共同的“资产池”,提高管理效率。
        不过联盟同时会对一些货主带来不利的影响。
        代表包括农业运输联盟、新英格兰贸易公司联盟在内的托运人联盟的华盛顿律师彼得·弗里德曼指出,联盟趋势倾向于减少各家承运商的个性化服务。他们原来可能会对市场营销和顾客服务进行区分,但是如果几家航运公司将货物放在同一艘船上,他们就可能实行相同的政策。
        如果航运公司之间的整合趋势继续下去,那么结成联盟的必要性就会降低,航运业最终可能会变成几个全球航运寡头的天下。
上一篇:剧情翻转的一幕真的会出现吗?下一篇:赫伯罗特和阿拉伯轮船合并案的“沙盘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