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访谈 > 现有船改装,前景如何?

现有船改装,前景如何?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1295 薛龙玉 2020-12-21
        欧洲独立非政府机构未来绿色船舶(Green Ship of the Future,GSF)组织船舶改装项目最新研究显示,为船舶改装或升级现有的能效优化技术可节省近30%的燃油消耗量,而且投资可在3年内回本。此外,每年还能减少5200吨~7300吨的二氧化碳排放。该船舶改装项目涉及两艘中程油轮和一艘客滚船,由未来绿色船舶组织牵头,联合20多家海事企业共同开展,由丹麦海事基金会提供资金支持。GSF在研究报告中指出:“如今运营的大多数船舶至少在未来20年里仍将继续服务,所以它们的未来合规性以及能效表现取决于船东的改装选择。”
        参与此次改装项目的三艘船舶分别是中程成品油轮Hafnia Lise,DFDS Seaways公司的客滚船Victoria Seaways,以及马士基的中程油轮Maersk Tianjin。为了确保得出最真实的结果,所有的计算都是基于实际运营数据和实际基准油价,并且按照预估投资回本时间为3年来衡量。据悉,如果不限制回本时间,船舶可以选择改装的技术种类会更多,能够降低更多燃油成本。该项目所评估的设备改装技术包括船上的锅炉、过滤器、螺旋桨、防污、照明和主机涡轮增压器等等。由于船舶之间存在差异,不同船舶的改装案例并不能直接拿来比较,每艘船舶适用的改装技术也不尽相同。为了进一步了解船舶新技术改装的意义和价值,本刊专访了GSF主管Frederik Schur Riis先生。

 
      「记者:为什么改装项目选择了两艘油轮和一艘客滚船,而没有选择其他船型来研究?」
        Frederik Schur Riis:我们原本计划改造马士基的一艘远程油轮,但是由于该公司内部战略调整,不久后该轮将面临出售,所以我们就选择了两艘中程油轮。话虽如此,之所以没有选择集装箱船等其他船型,主要是取决于同船东讨论的结果。与我们商谈的公司都是真正想要参与改装项目的公司,最终做出的选择对他们而言也是最具战略意义的决定,研究中选用的船舶都有姐妹船,而且对公司未来发展至关重要。公司如果想要更新或投资船舶等资产,他们需要确保这与自己的未来战略方向一致。如果他们明知自己的油轮业务要被出售,那就没有必要再花钱投资这一领域。也就是说,公司需要投资他们希望在未来五到十年内还能有战略意义的船舶类型和运营内容。所以,研究何种船型是由船东决定的,不过我们也在考虑进行集装箱船、驳船以及干散货船的改装项目研究。
 
      「记者:技术在不断发展进步,现有的技术未来可能会被更加先进的方案替代。为了持续节省成本、维持竞争优势,船舶是否需要频繁升级、投资新的技术?」
        Frederik Schur Riis:随着技术更新换代,有一部分的确会变得过时,市面上会不断涌现出更加先进的改良版本。社会上的所有事物都遵循着这种发展轨迹,我们现在使用的电脑、手机都是如此。因此,公司或个人在做投资决策时,要把握平衡。未来几年肯定会发展出一批更新、更好的技术,但是也有一些技术并不一定会在几年之内得到大幅改善。所以,船东有必要亲自对每一种解决方案进行分析评估,不能仅仅因为某种技术可以满足自己期望的投资回报率就认为它是最好的。或许现在还不适合投资这种技术,需要推迟一段时间。不过,虽然技术的更新迭代是一个不断持续的过程,有些技术未来可能需要不断更新升级,但这并不意味着现在投资就没有意义。
 
      「记者:在给船舶改装新技术之前,船东和运营商应该考虑什么,如何选择?未来绿色船舶组织对此有何建议?
        Frederik Schur Riis:首先,船东和运营商们需要将改装方案与自己的总体战略进行权衡。要明确自己的目标和发展方向,想要打造一支怎样的船队,打算出售或安排退役哪些船舶,计划长期运营哪些船舶?船东自己持有且计划运营时间较长的船舶是最佳改装对象,不过在选择时还是应当始终结合自己的总体战略。
        其次,他们需要确保自己的投资能够经得起未来考验,也就是说钱要花得有价值。例如,改装的技术能够优化能效,降低船舶能源消耗总量。这一点非常重要,即使在几年或十几年以后,船舶可能会改用氨气、甲醇、燃料电池技术或其他可再生燃料,采用节能技术依然意义重大。因为,拿当前正在使用的船舶燃料与氨气或其他绿色燃料相比较,假设同样将燃料成本降低10%,前者所能节省的费用明显要低于后者。所以,船东应当确保投资这类永远都有价值的技术领域。
 
      「记者:新冠病毒疫情给海事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您认为这是否会妨碍航运业的去碳化进程?对船舶改装技术的投资是否会受到影响?」
        Frederik Schur Riis:最近许多大型船东刚刚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其中有很多实际上是在盈利的,包括一些丹麦船东,例如马士基,还有很多成品油轮、甚至是干散货船东。这个问题可以换一种方式理解。目前行业中确实有很大一部分公司正承受着财务压力,这意味着他们可能会面临资金流动性问题。如果他们确实有这方面的困难,那当然不应该投资,首先要做的应该是解决流动性问题。但是,如果他们的资金流动性良好,可以满足未来两到三年内的投资需求,那么投资船舶技术改装依然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些投资很快就能见到回报,而且实际上还可以降低船舶运营成本。因此,这将是一个很好的财务决策。
话虽如此,航运业目前仍然面临着很多不确定性,新冠疫情给行业带来的影响尚未展露全貌,下个季度会发生什么、市场何时能复苏也无法预测。我认为这种不确定性可能会挡住一些投资,因为有很多首席执行官或首席财务官都表示要保留一些现金,确保公司具有流动性,以防未来形势进一步恶化。这种情况会导致对船舶技术改装的投资速度放缓,但是并不会破坏或终止投资。至少从目前来看是这样。
 
      「记者:新冠疫情也加速了航运业的数字化转型,您认为航运业应如何利用数字化技术降本增效?」
        Frederik Schur Riis:的确如此,社会的数字化程度从来没有现在这样高过。在航运业的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公司可以通过两种不同的方式受益。一是改善消费者体验,比如开发新的应用程序,让用户预订航运服务更加简单便捷,无论是货运还是客运。二就是你所说的降本增效,这主要关系到航运公司的运营。其实有大量船舶并未能得到充分利用,我们能确保有一半的船舶在航行时不是空着很多剩余空间吗?很多数字化技术在优化船舶利用方面有着广阔的前景,如果能够更深刻地了解IOT(物联网)、数据集和机器学习等技术并用它们来帮助人制定决策,这将有效改善船舶利用情况。
        如今传感器价格越来越便宜,在船舶发动机等设备上安装传感器也容易了很多。借此我们可以掌握船舶在任何时候的运行情况,以便确保其始终按照最高效的方式运行,例如,船上应装多少货物,天气状况如何,以什么样的速度靠港等等,这些数据可以帮助我们调整到适宜的航速,或者避开恶劣天气。经常会出现船舶全速驶向港口却发现没有泊位的情况,然后只能停下来等待。如果利用数字化技术来优化船舶靠港,就能节省时间,并且降低油耗和排放。所以我认为数字化技术蕴藏着巨大的潜力。不过,目前航运业对数字化的应用还只是触及到了皮毛。远洋船舶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互联网连接。船上数据能够多么频繁地输送到云端或岸端,如何提供更好的卫星服务、降低联网成本,这些可能阻碍数字化技术应用的问题都急需行业关注。
 
      「记者:有研究发现,船上安装的新技术并不一定能发挥出开发商和航运公司预期的作用,船舶在海上航行期间如果新技术发生故障也很难寻求帮助,船员可能不具备操作新技术尤其是数字化技术的技能。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Frederik Schur Riis:新鲜事物刚出现时总会遇到这种问题。过去的一百五十年里,航运业从风帆动力转向蒸汽机,再到柴油机,直到现在LNG等各种新型动力船也纷纷下水,你所说的情况一直在行业上演。确实,总有一些新技术刚推出时不够完美,也可能会出现一些无法解决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在这次的船舶改装项目报告中,我们只考虑了成熟的技术。因此,所有尚未在船上和海洋环境中进行过真正测试的创新技术我们都没有包括在内,也就是说我们选用的技术都已经过了试验,所以它们发生故障的可能性并不大。
        再说到船员,我相信确实会存在一些船员技术操作不当的问题,但是我所认识和遇到的船员中大部分都是多面能手,那些轮机长都极具创造力,十分擅长修复各种故障。所以,我认为这些在船上工作的工程师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群之一,他们习惯了在无法获得帮助的情况下发挥创意自行解决问题。因此,我并不担心航运业对这类问题的适应性。不过,假如他们真的做出了某些可能会损害或妨碍船舶航行能力的行为,那就需要开展真正的调查,并且有必要对船员进行相关方面的技能培训。
        至于数字化技术,它们基本上都会有一个按钮来控制开关,如果出现了问题,我们只要关掉按钮即可。而且日常一般都有航行支持,对此我并不担忧。真正需要注意的是人的因素。当某项新技术在全社会逐渐普及时,我们也必须与时俱进,正如现在像你我这样的工作人员需要不断学习使用电脑上的各种新型程序一样。这就是航运要确保船员接受这些新技术以及各种可能出现在行业的新生事物,并且获得相应教育和培训的原因,毕竟他们是船舶的操作者。
 
      「记者:绿色船舶组织接下来将重点关注哪些领域?未来是否还有新的研究计划?」
        Frederik Schur Riis:我们的研究项目肯定还会继续进行下去,不过我们希望能在激进式创新与渐进式创新之间取得平衡。在我们看来,激进式创新是在长远的未来将会诞生的事物,对于航运业而言就是新的燃料、高度数字化的新型船舶等等。而渐进式创新就如我们在船舶新技术改装项目中所做的研究,是我们今天就能采取的行动,于公司财务有益,而且明天就能见得到成果。为了实现二者的平衡,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新型燃料的研发,探索行业向未来替代燃料转型的路径,与此同时,我们也将研究当下能够采取的措施,例如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投资对船东而言最有经济价值。
        航运市场深受疫情影响,船东也因此面临着很大的财务压力,因此我相信在未来几年,投资这类有明确回报而且赚钱希望很大的领域对于船东而言非常重要。因为这类投资有利于改善或降低成本,提升公司的兼容性,是确保他们未来盈利的关键。接下来几年,在适当的时机做出正确投资的船东将会赢得更多市场份额,而对于那些选择不投资或投资不当的人来说,提供相同的服务所需付出的代价则要昂贵得多,一部分公司可能因此消亡。
 
      「记者:发展绿色船舶、实现航运业去碳化离不开全行业的通力协作,未来绿色船舶组织多年来已开展过多项成功的合作项目,能否为我们分享一些专业的经验?」
        Frederik Schur Riis:一群具有不同战略议程的公司之间要开展合作确实不容易,尤其是其中一些公司还可能在日常运营中成为竞争对手。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合作伙伴要互相保持开放。接下来首先要一起商讨,尝试找出问题所在,而不仅仅是提出解决方案了再去找问题。我们要确保自己想要解决的问题对于这些公司来说确实是个问题,并且与他们的战略方向是一致的。其次,一旦确定了目标,就需要与不同的公司进行沟通,明确解决问题实际需要的方案以及大家能够共享的信息和资源。有了共同的战略议程,大家也形成了共识,我们就找到了解决问题的界限。再之后就要依靠良好的项目管理了。这就是顺利开展项目合作的三个要点。
上一篇:招商工业建造的中国首艘中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举行命名仪式下一篇:耗资5亿美元,美国首艘大型风机安装船开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