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两会看点 > 代表委员关注船舶领域哪些大事?

代表委员关注船舶领域哪些大事?

新闻来源:中国船舶报    浏览量:1131 中国船检 2020-05-27


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董强
        建议国家从体系顶层谋划,加快移动式医疗资源建设和储备,并启动建设国家公共卫生应急体系的全天候机动补充力量,确保在关键急需时刻“拿得出、调得快、用得上”,全面建立覆盖多场景、全方位、大体系的应急医疗资源保障能力,并进一步拉动内需。
      观点:
        建议国家投入专项经费建设医院船,包括3万吨超大型远海医院船、1.6万吨大型远海医院船、6000吨级中型江海型医院船、1000吨级中小型内河型医院船等四型医院船, 与此同时,给予航运公司补贴,激励航运公司按医疗标准建设沿江客运船舶。
        此外,建立战略物资储备,建议国家专款建设多组专用医疗方舱(该医疗方舱单组含126个方舱单元,具备200张床位的救治能力),实现批量储备、按需搭载、高效机动并可重复使用。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上海市委副主委、中国船舶集团旗下江南造船科技委主任胡可一
        提交了《关于后疫情时代推动我国邮轮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提案,建议加强邮轮产业顶层规划,将其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
      观点:
        新冠肺炎疫情让全球邮轮产业遭遇停摆危机,重建游客信心是当前面临的首要难题。
        邮轮产业的发展离不开融资和税收的支持,多元化的投融资体系是中国邮轮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
 
全国政协委员,中交天津航道局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顾明
        提交了《把疏浚产业列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目录》的提案。
      观点:
       “天鲲”号真正实现了智能疏浚1.0版,实现了在一个台车范围内的自动控制,即挖泥船的自动驾驶,这是世界首创。而下一步,是继续研发智能疏浚2.0,向大数据分析、自我决策等方向发展,分步实现,最终达到完全智能。
        双燃料疏浚装备是目前的探索方向,我们正在做双燃料新船的规划。
        中国建立了世界上最大最先进的疏浚工程实验室,上海的疏浚技术装备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天津的中交天津航道局疏浚工程技术实验室,支撑起疏浚装备研发的两极。
 
全国政协委员,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
        提出中国造船业要抓住要素市场化改革的机遇,解决成本问题,通过走工业数据化、工业互联网化、制造业服务化的道路,不断革新企业的增长动力,把造船工业打造成重装备的高科技产业。
      观点:
        把与生产关联度不高的环节外包出去,轻装上阵。
        如果造船厂就靠‘跑量’生存,那只能走下坡路。
        不能把制造业简单地贴上“传统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这样的标签。不存在高低之分、现代与传统之别,只存在发展模式、增长方式创新与否的区别。
        如果造船企业能依靠不断提高造船技术水平、提升船舶产品附加值,形成独特的市场,那么即使是传统的造船,也依然是先进的产业。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党组书记王会生
        提交了《破除融资瓶颈 提高民营制造业企业技术创新能力》的提案。
      观点:
        建议要鼓励国有资本参与民营制造业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破解“不愿贷”;要多方协力,落实尽职免责机制,创新商业模式,破解“不敢贷”;要针对技术创新特点,制定专门的信贷标准,破解“不会贷”;要支持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行业高质量发展,破解“不够投”“不够长”和“不够专”;要加强政策落实力度,通过多种手段传导压实各级责任。
        在平等协商、相互自愿的基础上,可以鼓励国有资本以相对第一大股东的比例参与民营制造业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船舶集团旗下大船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征
        建议在国际油价大跌背景下,启动海上浮式储油基地建设的论证和实施,将海上浮式储油基地建设作为国内扩大基建投资的重要方向,快速形成海上浮式储备能力,在油价低位运行时逢低吸储,降低我国石油储备整体收储成本,为未来经济发展提供有力能源保障。
      观点:
        海上浮式储油为我国加快储油能力建设提供了绝佳选择。
        当前国际油价走势为我国加大原油储备提供了难得的时间窗口。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船舶集团第七二五研究所科技委主任马玉璞
        提出我国应该加强船舶工业重点领域关键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储备,抢占行业发展制高点,提高核心竞争力。
      观点:
        这些法律纠纷有偶然性、更有其必然性,表面上看是个案,实质上反映的是中国与韩国在世界造船格局竞争中的对决和行业发展制高点的争夺。 
        我国需要加强船舶工业重点领域关键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储备。
        鼓励和支持行业骨干企业与专业机构在重点领域合作开展专利评估、收购、运营、风险预警与应对。
        构建知识产权运用综合服务平台;鼓励开展跨国知识产权许可与竞争。
上一篇:“England”轮遇恶劣天气40多个集装箱坠海下一篇:“耕海1号”现代海洋牧场综合体平台交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