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航运 > 油船租金大涨,VLCC用作浮式储油装备可行?

油船租金大涨,VLCC用作浮式储油装备可行?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373 赵博 2020-03-23
        最近,全球油价暴跌,这种趋势又使得国际金融市场陷入恐慌。当恐慌诱使投资者抛售几乎所有的风险资产时,原油价格又被压低。当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之间的针锋相对并无缓解的情况下,需求的疲弱和金融市场的动荡都将对国际油价上行构成压制作用。
        3月17日,高盛(Goldman Sachs)将今年第二季度布伦特(Brent)原油价格预期从30美元/桶下调至20美元/桶,并预计2020年第三季度到2021年第三季度期间,美国原油产量将下降100万桶/日以上。而渣打(Standard)则认为,2020年第二季度的布伦特原油价格或跌至远低于20美元/桶的水平。国泰君安研究所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就此表示,国际油价的大幅下跌对中国经济而言,或有利于节省开支并提供政策空间。“中国是石油净进口国,油价下跌将减少中国支出,增加经常账户盈余。此外,原油价格大跌将降低交通成本,这有利于控制物价水平。”花长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经济层面如此,细分领域如是一样。比如在油船运输市场,投资者是不是可以恰巧看到并挑出这根“这只黑天鹅的白羽毛”?答案是肯定的。
        日前,在奥斯陆上市的油运公司Hunter Group ASA全资子公司Hunter Tanker AS已迅速就其旗下三艘船舶签署了租期为6个月的定期租船协议,这三艘运力的日均租金高达8万美元。可以肯定的是,这份合同是在油船船东观察并判断到油船运价强劲时签订的,而这种强劲的运价走势,则源于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同时提高原油产量的决定。有报道称,到2020年4月份,全球超大型油船(VLCC)租赁市场的缺口将达到60艘左右,而其日租金更将从之前的10万美元/天暴增至20.3万美元/天。就此,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交通运输行业某首席分析师称:“当前,新船订单占现有运力之比仅为8%,低于2004年和2015年的水平(当时为20%左右),更低于2008年50%的水平,是历史少有的运价高位。”该首席分析师表示,20万美元/天的VLCC运价已有完全成交,高位持续性有望超过预期。可以说,VLCC运价波动将让油船船东的收获颇丰。“10万美元/天的VLCC运价可贡献利润9-10亿左右,即使运价维持一个半月,也有望超过2019年的全年利润。”
        而中国是在全球范围内拥有VLCC数量最多的国家。VesselsValue曾在一份数据报告中提到,截至2019年8月份,招商轮船拥有51艘VLCC,中远海运能源运输公司拥有43艘VLCC,而且这两家公司在当时的订单数量则分别为2艘和6艘。如果当时的订单全部交付使用,我国国有航运企业的VLCC数量将为102艘。上述分析师认为:“供给潜在增速极低的水平,半年内运价多次暴涨,产能利用率已经在高位,而当前的估值尚未反映出高产能利用率的预期。”一言以蔽之,沙特阿拉伯出人意料地下调原油价格并发出增产信号,立即刺激了市场对油船需求,对油运市场产生了积极影响。这意味着运力规模的优势加之石油价格的走低及当前较高的产能利用率,一旦市场需求爆发,我国原油海运企业或将因此得到较为丰厚的回报。当然,并不仅有VLCC受此次油价暴跌而受益。Supermax型油船的日均价格也增至26000美元左右,而阿芙拉型油船的平均租金也突破了20000美元/天。
        VLCC日租金暴涨还缘于另一个因素。众所周知,VLCC兼具运输及浮式储油装备的双重功能,而这具有逆周期的属性,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将导致原油海运订单接收后对库存仓储需求的加大,因此,VLCC被用作浮式储油装备的占比将大幅上涨。有报道称,沙特阿拉伯航运企业巴赫里公司(Bahri)曾在3月10日租赁了10艘超大型原油运输船用于当前的储备需求。巴赫里公司的果断判断让其受益。在巴赫里公司当时租用的10艘VLCC中,租金价格大部分在13.2万美元/天和13.4万美元/天,而现在,该型船的日租金最高可接近20万美元。即便如此,巴赫里公司依旧抢占市场,并在一周内使其租船总数达到25艘。航运经济公司Poten & Partners在其油船报告中指出,这种活动水平是空前的。“巴赫里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VLCC所有者之一,但它却很少进入现货市场来租用第三方运力。巴赫里公司最近在现货市场相对活跃的时间出现在2015年至2016年,但即使在当时,其租船数量也不超过每周6艘。”也许,这的的确确反映出一种投机性的远期原油储备开始增加,而越来越多的油船或将被用作浮式储油装备。
        Gibson公司认为,国际油价的暴跌带来了日益增长的浮式储油需求,根据目前的期货溢价水平,评估VLCC用于浮式储油装备是可行的,“但我们看到了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比如中东到中国的TD3C航线从开始的38000美元/天增加到24.3万美元/天,这意味着目前运价过高,不值得进行浮式储油装备。”
        未来,油运市场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尚需观察。但可以肯定,预测未来几周内的油船运输市场前景是很难的。毕竟,VLCC市场的发展取决于几个不同的因素,比如沙特阿拉伯的原油产量飙升将持续多久?其与俄罗斯能否达成一份双方认可的协议?同时,多少艘油船将被用于浮式储油装备也是一个极为重要却又很不确定的因素。
上一篇:防控疫情 复工复产 有你有我下一篇:青岛造船厂首次实现小拖船辅助万吨级大船出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