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海工 > 海工市场供需平衡需要“组合拳”

海工市场供需平衡需要“组合拳”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3045 赵博 2019-05-30

进入2019年以来,全球海工市场风向似有向好趋势。对此,一些专家也纷纷发表自己的观点。前不久,本刊记者专访了VesselsValue亚洲总部(新加坡)总经理Charlie Hockless,他的独到见解,或许能给业界一些启示。

 

 

记者:作为海洋工程装备领域的专家,你如何看待该领域市场的当前现状?

 

Charlie Hockless:我觉得可以用一句话总结当前海洋工程装备领域最突出的一个现象:尽管市场活动在增加,但我们应该注意到这一领域的资产价值仍然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供应过剩仍然是整个海洋工程领域中的“一颗钉子”。

 

海洋工程装备市场迫切地需要一段稳定时期。此处的“稳定”指的是国际石油价格本身的稳定或全球石油市场的稳定,只有到那时,市场参与者才能感觉到海洋工程装备资产价值的提升。譬如,全球范围内的经济衰退已经降低了海上油气开采的成本,但由于“装备-开采-供应”过程的复杂性,当石油市场不稳定时,投资者不太可能为相关项目提供更多资金。

 

在海洋工程装备方面,为达到供需平衡,就需要加速装备报废。我认为这将是海洋工程装备市场复苏速度的决定性因素。尽管当前装备报废水平处于最高点,但这还远远不够。目前来看,海洋工程装备的报废数量级是以“十”为单位,而市场复苏则需要其达到“百”。

 

记者:请你再简要点评一下海洋工程装备领域中一些细分市场的形势。

 

Charlie Hockless:在钻井平台方面,我们监测到一些东南亚地区的船厂仍然持有很多自升式钻井平台订单。然而从Shelf Drilling和Noble Drilling最近的动态可发现,它们似乎更希望与愿意签订灵活订造合同的船厂打交道。

 

海洋工程作业船(OCV)市场正在缓慢复苏,这是由于该类型船舶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作业机会不断增加,以及国际石油价格反弹和海洋工程装备市场期待回暖所致。

 

在未来几年里,海洋工程辅助船(OSV)将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其市场需求将得到恢复。那些具备现代化、大吨位的船舶只要处于良好工作状态,就有能力推动船舶利用率、市场费率和船舶价值的上涨。相较而言,那些船龄高于15年的低规格老旧船舶的使用成本就变得高了,因此将面临市场挑战。而当投资者发现,使用低规格老旧船舶的成本或闲置船舶的价值与升级资产的成本一致(或低于该成本)时,船东和投资机构将不得不重新判断市场,并倾向于加速报废船舶,进行资产注销。2019年,OSV市场可能仍围绕“低利率、低价值、企业重组”展开,但在2021年有望得到复苏。

 

记者:海洋工程装备市场在最近一段时期内持续低迷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市场该如何去库存或降低运营成本?

 

Charlie Hockless:海洋工程装备市场的走低由多种因素造成,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2014年开始的国际石油价格暴跌。

 

当时,中国在经历了千禧年之后十年的快速经济增长后,开始降低对石油的进口需求,而俄罗斯、巴西和印度等其他新兴经济体也有类似反应。同时,美国和加拿大则增加了本土石油开采活动,从而导致进口大幅减少。此外,全球最大的石油储备国之一沙特阿拉伯宁愿看到油价下跌,也不愿意削减石油产量,其妥协的声音在3月份才发出。

 

陆上石油产量丰富而且成本相对低廉,运营商于是就减少了成本较高的海上石油勘探及生产开支。除此之外,钻井行业生产效率的提高,也是导致海洋工程装备市场需求量下降的一个原因。

 

久而久之,船东们发现自己拥有的装备或相关运力数量远远超过了现有的工作需求量。市场环境导致市场竞争变得激烈,运营商则妥协以较低的价格提供服务,这进一步影响了市场费率。与此同时,国际石油价格暴跌之前,海洋工程市场订单量的增长又使得其供应过剩的问题较经济衰退前进一步加剧,供应量与需求量并未同时走向同一个方向。

 

当前,运营商去库存并降低运营成本的手段类似。比如,海洋工程装备领域巨头法国Bourbon公司为降低其庞大的船队运营成本,接连出售旗下运力。美国墨西哥湾的海上钻井平台数量也因海洋工程装备需求量的下降而减少,许多钻井平台(尤其是老式钻井平台)要么被送去拆解,要么处于闲置状态。运营商需要在精简供应量方面做出更多努力,才能帮助海洋工程市场走出低迷。

 

记者:你如何评价中国的海洋工程装备市场发展?

 

Charlie Hockless:中国在海洋工程装备领域已经形成强大的建造能力,与韩国和新加坡呈“三足鼎立”之势,但由于产品差异化等原因,中国建造的高端产能尚显不足,中低端产能过剩。鉴于韩国拥有的批量化制造优势和新加坡秉承的个性化定制优势,中国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企业需要走出自己的特色。

 

毋庸置疑,中国海洋工程装备市场正在快速地进行多样化发展,这可以从中国对可再生能源的认识和利用等方面清晰看到。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海上风力发电场的建设将有效推动中国海洋工程装备发展。我在前面已经说到,尽管海洋工程船舶是为石油和天然气开采而建造的,但它们的适应性很强,因此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作业机会不断增加,可以承担风电场项目的相关工作,这将极大地缓解目前困扰海洋工程装备市场供应过剩的问题。

 

记者:那么,你对中国海洋工程装备市场发展有什么建议?

 

Charlie Hockless:不敢说建议,只是几点提示而已。

 

首先,我们所做的一系列调查研究显示,中国海洋工程装备市场与整个行业市场现状相同,存在着供过于求的现象。这意味着中国运营商不仅需要实现多样化发展,还需要向市场展示智能化策略。

 

其次,我之前提到过,中国正在为可再生能源(如海上风电场)分配更多的资源,这不仅是使用大量现有资产的一个好方法,而且还能为海洋工程船舶提供更多的清洁能源,可谓一举两得。市场总会有对于石油的需求,中国运营商应继续向可再生能源开采转移,从多方面促进中国海洋工程装备市场发展。

 

再次,鉴于全球海洋工程装备市场依旧存在供应过剩的情况,中国船东和投资机构也有责任积极消化所持有的落后产能,控制市场供给量,从而确保全球市场和中国市场的持续复苏。市场不稳定,随时可能发生种种变化。投资者和市场参与者必须时刻牢记这一点,并果断采取相应的行动。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由于订单的取消或推迟,中国船厂还有大量尚未交付的海洋工程船舶,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即使未来市场复苏,中国船厂的“库存船”很可能无法适应新的市场。对于中国船厂而言,如何加快处理“库存船”将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艰难决定。与此同时,这些船舶也将抑制整个海洋工程装备市场的收益及复苏。

 

记者:你怎么看待当前海洋工程装备市场的整合/兼并或重组现象?

 

Charlie Hockless: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海洋工程装备市场是具有周期性的,繁荣过后可能出现萧条,波峰和波谷相伴而生。在2014年之前(国际石油价格暴跌之前)是一段非常强劲的繁荣期,那段时期,海洋工程装备市场订单量很高。当市场陷入低迷时,过多的供给量就会带来更多的负面影响,暂缓复苏步伐。和很多产业或行业一样,此时最容易发生整合/兼并或重组行为。

 

正如一些观点所言,市场持续衰退时,就证明市场需要建立起更大、更强的企业来整合正在分散的行业。2016年底,挪威船东REM Offshore完成了与Solstad Offshore子公司Solship Invest公司的合并,前者的资产、债权和债务全部转移到了后者。Solstad Offshore称,合并有助于整合海洋工程市场。2018年9月份,瑞士Transocean公司宣布收购Ocean Rig公司,此次并购进一步提升了Transocean高规格船队的数量,增强了竞争力。今年第二季度,英国Ensco公司与美国Rowan公司完成合并,此次合并对两家公司提供了业务互补,使得新公司拥有了全球最庞大的海上钻井平台(82座)和最广的业务分布。

 

整合/兼并或重组是补救行业及市场的一种选择,但我认为,拥有并保持强劲的资产负债表是最重要的。

 

根据《美国破产法》第十一章内容,在法庭的保护之下,在满足债权人债权要求之前,应给予公司时间重组其业务及/或资本结构。美国Tidewater公司即是这一法典的最大受益人之一。破产重整后,Tidewater公司以无债务的姿态重出江湖,重新开始扩张船队,并决定与GulfMark Offshore公司合并,一举成为全球最大的OSV船东。目前,Tidewater可能拥有全行业表现最佳的资产负债表,并或将从OSV市场的逐步正常化中获益。这反映出一个事实,即完美的资产负债率和强大的资金实力,可以打造最具市场竞争力的船队。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并购也存在种种压力。REM Offshore公司与Solship Invest公司、Farstad Shipping 公司以及 Deep-Sea Supply公司之间的合并,就导致了净债务的累积。尽管合并后的公司拥有庞大的OSV船队,但在其将继续在延期付款的过程中苦苦挣扎。

 

海洋工程装备市场中的整合/兼并或重组仍将继续,势必潜在推动整个市场的整合,也会推动市场的二手船舶交易。总的来说,海洋工程装备市场仍面对严峻挑战,但随着市场周期进入下一阶段,也将面临更多机遇。

 

记者:目前,哪些因素会影响到海洋工程装备市场的走向?

 

Charlie Hockless:国际石油价格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以2014年作为分界点来看的话,是比较明显的。持续的高油价意味着市场存在更多的石油钻探活动,而这些活动的好处将通过整个供应链依次传导下去。

 

另一个关键的因素,是供应与需求之间的关系。之前提到的Tidewater公司在重组后一直积极地平衡着供求关系,2018年,Tidewater公司共拆解38艘运力,并设定了到2019年底拆解41艘船舶的目标。据监测,Tidewater公司目前已经拆解了6艘(截至2019年4月中旬数据)。

 

第三个因素,就是租船费率。当前,市场衰退导致需求萎缩,这给船东们带来了相当大的经营压力。较低的收益水平迫使船东们面临严峻的财务困难。海洋工程装备市场的持续回暖,就需要租船费率提高到一个更健康、平稳的水平,当然,这还需要与国际石油价格和市场供求关系共同产生作用。

 
上一篇:特别关注丨IMO透明度改革路有多长?下一篇:中国船级社颁发国际海事组织船舶排放报告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