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CCS改革在路上 > CCS改革在路上丨1988,C位登场

CCS改革在路上丨1988,C位登场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855 崔连德 2018-12-19

        百折不挠、永不言败,是船检人的文化基因和精神品格。
        遥想当年,新中国成立之初,亟待发展的我国海外贸易运输受困于海上封锁,但苦于没有自己的船检机构,难以对国际航行船舶自主发证。1951年,交通部决定成立船舶登记局,次年得到陈云同志正式批准后开始筹建。尽管从筹备到成立、从起步到独立建制,每一步都历尽艰辛,但意志坚定的船检人却从没有向困难低头,一路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加入国际船级社协会的行动受阻,对于历经艰难困苦的船检人来说,显然又是一次意志和毅力的考验。船检人深知,加入国际船级社协会,是服务好国家船舶工业和航运事业的重要保障,是船检局发展的必然要求。为了解除国际海事界对船检局作为政府机构有碍独立、公正的疑虑,船检局在深入分析受阻原因的基础上提出了设立“中国船级社”的构想。1986年8月1日,经国务院批准,中国船级社(CCS)正式挂牌成立。尽管此时的中国船级社与船检局“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局社并称开展业务,但她的成立意义重大,标志着中国独立的船舶入级检验机构从此诞生,标志着中国船级社的发展翻开了新的历史篇章。
        以中国船级社名义加入国际船级社协会的准备工作在新的架构下再次启动。在对内设机构进行调整、下设分支机构变更为船检局/船级社双重下属机构的同时,海外设点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展开。1986年9月24日,西德汉堡市政府批准中国船级社在汉堡市设立办事处。1987年2月1日,中国船级社在日本设立了大阪办事处。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眨眼,中国船级社正式挂牌已近两年时间。带着忐忑与期待,CCS叩响了IACS的大门。1988年5月31日至6月2日,IACS第21届理事会在德国汉堡召开。经过讨论,会议批准了CCS入会成为正式会员的申请。消息从汉堡传回北京,从北京传向全国。船检局沸腾了,航运界、造船界兴奋了。接下来的许多日子,船检局从总部到各分支机构,都沉浸在中国船级社登上国际海事舞台、融入国际海事大家庭的喜悦中。这是一次历史性跨越。对于它的伟大意义以及中国船检人此时的心情,同为亚洲国家的日本有着比欧美国家更深切的理解和感悟。之后,日本船级社(NK)负责人到访中国船级社,以一件寓意深妙的礼物——绘有鲤鱼的红色雕漆盘相赠。NK深知,加入IACS的中国船级社一定会像跃过龙门的鲤鱼,化身成龙,气吞万里。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路风尘闯入国际舞台的中国船级社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国际海事风云却骤然变幻,一场危机已经悄然降临。上世纪80年代末期,国际上重大海难事故此起彼伏,1988年,147艘船沉没或报废,灭失吨位77.6万总吨;1989年增加到156艘,107.8万总吨;1990年艘数看似稍减,但灭失吨位却增加到122万总吨;1991年更骤增至182艘,170.8万总吨。国际海事界一片哗然。保险商拍案而起,矛头直指船级社;IMO大声疾呼,声言对那些达不到标准的船级社绝不留情;其他相关国际组织也纷纷提出报告,推波助澜。一时间,IACS成了众矢之的。
        一柄寒光逼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高悬于IACS头上,视声誉如生命的IACS不能不做出自己的反应。1991年6月,IACS第24次理事会通过了英国劳氏船级社首先发起的一项议案,要求各会员社必须参照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发布的ISO9000系列标准建立起整套严格有效的质量管理体系,并在1993年12月31日以前通过IACS的审核认证,以此作为保留IACS正式会员资格的强制性条件。直白说,就是限期不通过审核,直接取消会员资格。显然,对于刚刚跨入IACS门槛且尚显青涩的中国船级社而言,这是一次巨大的危机和挑战。进,难度之大难以想象,近乎不可能完成;退,则将置中国船级社的前途命运于不测,更将导致中国远洋船队,甚至中国造船、外贸以及与之相关的众多行业陷于任人宰割的境地。事关国民经济大局,中国船级社没有理由后退,更没有权利倒下。除却背水一战,别无选择。
        然而,留给中国船级社的时间只有短短两年多一点。建立质量管理体系,首先一步就是设计、编制出一套符合ISO9000标准和IACS要求的文件系统,然后才谈得上实施。ISO9000标准系列是国际标准化组织1987年3月发布的一套质量管理和质量保证标准,其主要起草国则是英国和美国,并深刻体现了英美等西方市场经济国家的质量意识和管理思想。因此,将ISO9000标准系列引入船级社的管理,在西方可谓顺理成章,但对于成长环境迥异、资历尚浅、基础薄弱的中国船级社而言,却绝非易事。
        1991年8月,船检局作出“关于建立全局质量体系的决定”,要求全系统在1993年底之前,建立起符合国际船级社协会要求的质量体系,保证其有效实施,并通过IACS审核,取得IACS的质量体系证书。还指定局机关、上海分局、天津分局、香港分社为试点单位。
        1992年5月,董玖丰调任中国船级社社长。或许由于他从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来到中国船级社接掌帅印,心系两家的命运前途,所以危机感尤为深切。
        董玖丰社长的危机意识和紧迫感逐渐影响和感染到每一位员工。无路可退的悲壮点燃了全系统的激情。从总部到分支机构,办公楼门厅的醒目位置都开始竖起了被定为船检精神的“团结、奉献、公正、高效”八个大字;会议能免则免,必须开的也要“议而决,决而行,行必果”,纪要须在散会时分发,以便立即付诸贯彻实施;办公楼里的灯光彻夜不息,加班成为常态。
        1992年10月1日,中国船级社根据ISO9000和国际船级社协会要求建立起的崭新的质量管理体系,开始在全系统试运行。它不但翻开了中国船级社历史上新的一页,在整个中国行业系统的管理方面,也标志着一个新阶段的开始。1993年8月16日,国际船级社协会致函中国船级社,称已经对中国船级社提交的《质量手册》予以认可,将于9月27日到10月12日对CCS进行审核。这一天,总部和各分社办公楼门厅里同时以倒计时方式显示着:距IACS认证审核还有41天!   
        总部机关率先停止休假,全面进入迎审状态。然而,就在审核开始前的9月23日,一件令13亿中国人落泪的大事件发生了,北京以2票之差痛失2000年奥运会主办权。申奥行动的马失前蹄进一步加剧了中国船级社迎审的悲壮。
        接受检阅的时刻到了。9月27日,国际船级社协会审核组从北京总部开始,对中国船级社质量管理体系进行审核。5天审核,初战告捷,总部通过,压力转移至上海。10月4日,上海地区三个机构开始接受审核组审核。上海也顺利过关,接力棒传到香港。10月13日下午,审核组组长、国际船级社协会质量秘书史密斯主持召开香港分社审核末次会议,这也是国际船级社协会审核组对中国船级社质量体系审核的末次会议。史密斯做了小结性发言:审核表明,中国船级社按照IACS要求建立的质量管理体系的确已在运行。
        中国船级社度过了紧张而忐忑的18天冲刺,后来居上,在当时IACS的11家成员中以第六名的成绩跑过了终点。这是一次实力的展示,年轻的CCS打出了声威,让国际同行刮目相看。
        1996年,CCS建社40周年的日子。四十不惑,有着特殊标志含义的年份本来就不同凡响,而临危受命提前接任IACS理事会主席,让这一年份显得更加举足轻重。根据IACS章程规定,理事会主席由各家会员社按字母排序轮流担任。CCS原定于1997年7月1日出任主席,但由于某国被迫放弃而不得不提前一年接过理事会主席的使命。
        上任伊始,IACS内外部形势错综复杂。在内部,为争夺市场,开始出现不和谐声音,甚至面临分裂的危险。外界评论认为,IACS内部发生了地震!外部,安全形势不容乐观,事故频发,全世界的矛头指向了船级社,直指IACS。IMO决定大力整治老旧船舶,并将1996年定为“国际散货船年”,同时将散货船新的技术标准纳入国际海上人命安全公约(SOLAS),使之成为强制执行的法定条款。
        CCS上任不到一个月,IMO就迫不及待地致函敦促,希望IACS能如期向IMO提交公约修正案,忧虑、担心、怀疑显而易见。然而,1996年9月28日,当一直急切地期待着回音的IMO秘书长奥尼尔提前两天收到那份SOLAS公约修正案预案时,欣喜之余大感惊奇:进入IACS仅仅8年的CCS,究竟用了什么魔法,竟能让那些多年来内斗不休的老对手听从号令,把这个一直停留在口头的提案变成了现实?
        修正案如期在IMO海安会第68届会议上获得通过。一年的主席任期结束了,这一年,CCS本着“求同存异、共同发展”的理念,与各成员船级社、航运、保险、救助、金融等方面积极沟通,化解矛盾,增加了外界对IACS的了解,扩大了IACS在国际海事界的影响。国际知名海事媒体以“中国取得领导地位”的显著标题对此作了报道。CCS的出色表现得到了IACS所有成员的一致认可和高度评价,就连一些老牌船级社也纷纷表示,感谢这任主席“成功地领导IACS度过了举足轻重的困难重重的一年”,“解决了一系列敏感而棘手的问题”。
上一篇:CCS改革在路上丨1978,建制时刻下一篇:LNG船订单大增,韩国船企有望完成接单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