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船检故事 > 一次难忘的两岸三地聚会

一次难忘的两岸三地聚会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307 沈肇圻 2018-11-20
        1987年6月25日,我国水运历史上可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两岸三地的中国人,精确地说,两岸三地的一些从事海运的中国人坐到了一起。参加人员近百人。除我们北京去的六人外,广州两人,台湾来的近十人,主要是香港当地的。
        1987年6月25日至26日,亚洲海运会议的一个专业会议——集装箱运输研讨会在香港举行,由香港海运学会承办。经过事前的精密策划和现场的周到安排,不仅两岸三地的专家,学者和专业人员同台作了演讲。交通部科学研究院水运所的冯方柱研究员,香港九龙铁路公司总经理龚彼德和基隆海洋大学吴荣贵教授与加拿大、韩国以及美国教授、专家等,就集装箱运输作了专题报告,进行了现场讨论。在座次上还专门安排两岸三地主要人员在同一个会议桌(见图1),右起第一人是梁敏行,香港金山轮船公司执行董事,这家公司的创办人是后来居住在台湾的亚洲船王之一董浩云,中间是本文作者,右起第三人是基隆海洋大学教授吴荣贵,愉快心情溢于言表。香港海运学会还准备了一间小休息室,提供给两岸三地主要人员会间休息专用,创造了沟通和交流的机会。在结束晚宴时又安排我们三人在同一餐桌(见图2)。席间,在交谈之余,一致认为两岸三地的这种聚会,虽是第一次,但应继续举行,甚至在两岸三地轮流举行。由于当时的政治环境,这个美好的愿望未能实现。
        为增多交流沟通机会,加深初步建起的友谊,香港远洋公司高志明总经理,提供了一艘游船,邀请两岸三地的部分与会人员游览香港维多利亚港湾(图3中右起第一人为吴荣贵,第二人为吴志贤,第三人为程余斋。图4中右起两人为台湾船东。图5左第二人为高志明,第三人为台湾船东)。
        彭德清部长从交通部领导岗位退下来后,当选为中国航海学会会长。在主持编写中国航海史,中国船谱和推动建设中国航海博物馆的同时,非常重视在坚持一个中国的条件下,积极推动两岸三地的活动。他与香港的一些老船东接触中,尤其是与台湾船东关系密切的那些船东,经常提到都从事海运业务,共同关心的事情很多,为何不进行聚会来探讨,这个主张,得到香港的一些资深船东赞同,其中有程余斋,香港隆星行业老板,已七十多岁,还有吴志贤,曾在香港益丰公司工作。他们与台湾船东,有的是他们过去的雇员和小辈,反复酝酿商讨,同时还积极做香港海运学会领导的工作,总算实现了上述活动。
        中国航海学会很重视这次活动,常务理事会认为意义重大,必须办好,不能出半点差错,并作出决议,由彭会长亲自率队前往。为此彭会长还出席了近期召开的中国航海学会集装箱专业委员会会议,以增进对集装箱运输的认识,以便与活动中见到的各方面人员交流。这类专业委员会,以往他很少参加(图6为会议结束时合影,前排右起第四人为彭会长)。我在学会是兼职常务理事,外事委员会主任,行政上还兼部对台工作办公室主任,接到通知,让我也去参加,就意识到要承担去香港的陪会任务。
        去香港活动,按规定要向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报告,并批准,那时柯华任主任。他曾是我国驻英国特命全权大使,正好那时我也在使馆工作,并由他专门指定,陪同他向英国女王伊丽莎白递交国书。航海学会知道有这层关系,让我去该办公室口头汇报,听取指示。柯主任也认为这是一次没有前例的重要活动,专业事小,政治意义重大,指示一定要充分准备,保证很好完成任务。关于领队人员,他认为彭会长的以往身份太高,如去会吓着台湾船东不敢前来。于是中国航海学会常务理事会决定由我带队前去。
        我原来以为只是陪同,现在成了要亲自操作。搞两岸三地活动,要坚持一个中国,绝对不能出现“两个中国,一中一台”。6月24日晚,我们一行到达香港,其中有交通部海运局王志远副局长,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陈忠表副总经理,中国航海学会马宝珍秘书和交通部科学研究院水运所副所长张承贤和冯方柱研究员。原交通部船舶检验局时清工程师,时任香港招商局办公室副主任(图7中左起第二人)来和我们一起活动。安顿好后,开会研究,决定请时清先去会场探探虚实。他在香港工作,人头熟悉,又是香港海运学会理事。幸好这次探路,果真发现了问题。会场中与会人员席上放的会议日程表,基隆来的吴荣贵教授所工作的单位是台湾国立海洋大学,台湾不成了“国家”吗?时已深夜,由时清带领,去向当地领导汇报。认为这种情况,我们不能出席会议。我们要参加会议,并且已到了香港,却不在会场出现。这正是媒体可以热炒的大新闻。参加不行,不参加更不行。只有把这个日程表撤走一条路。时清拨通了梁敏行家中的电话,要他25日,实际上已是当天提前到会场所在的酒店,有要事商量。那天早晨由我和时清与梁敏行面谈。梁敏行原是上海人,我们三人都来自上海,就用上海话交谈。他多次来过北京,交通部领导接见时我都在场,算是熟人。我开门见山指出问题,要求他通知会务人员撤走日程表,强调不这样做,被媒体炒作起来,后果不堪设想,他和我们都担待不起。他也很熟悉和了解我们的政策、原则,立即通知会务人员撤走那张日程表。时清还先进会场核实无误,我们全体才进会场。
        就这样,避免了发生一场政治风波。
        研讨会还有一个小插曲。会在香港开,必然涉及到香港的地位,有人问及集装箱运输发展很快,香港地方小,今后会否把集散地移去广州?这也是一个敏感问题。我作了即席发言,指出香港的地理和经济地位特殊,即使香港回归后,我们仍将充分利用它的特殊性,继续发挥它的作用。
上一篇:现代商船:货运量虽增加 第三季度仍亏损下一篇:Klaveness联合运输船新增CLEANBU订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