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造船 > 韩国称必须夺回世界顶尖造船国家称号,凭什么

韩国称必须夺回世界顶尖造船国家称号,凭什么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368 王思佳 编辑整理 2018-09-28
        9月14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出席大宇造船“岛山安昌浩”号潜艇下水仪式时称:“韩国必须夺回世界顶尖造船国家的称号。海洋代表着安全,经济以及人民的生计,韩国必须重新成为造船和海洋工程大国。”
       “必须”二字传递出满满的自信感,然而细想当前的大环境以及韩国造船业的现状之后,让人不禁生疑:文在寅此番话究竟是心中确实已有蓝图,还是只迷之自信而已?小编今天带大家一起去一探究竟吧~
        文在寅力挺造船业,韩国造船再发力
        历史上韩国造船业的发展之初,韩国政府把造船业作为支柱产业和出口产业发展,从政策、金融、税收等多方面予以支持。在全球新造船萧条的大背景下,近几年韩国的造船业受到了不小打击,韩国造船业面临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自文在寅上任韩国总统以来,从韩国政府的行动来看,政府将全力帮助造船业复兴,分配更多政府订单给本国的造船厂。近期最重要的要属韩国政府在2016年10月31日举办的第六届产业竞争力强化会议上发布了两部重要的造船业改革方案,一部是《造船产业竞争力强化方案》,主要针对造船产业;另一部是《造船密集区域经济振兴方案》,主要针对受造船影响严重的配套企业聚集区。两部方案中透露出了韩国造船业改革的核心思想:“从只从事船舶建造的传统造船业转型成包含船舶各类服务于一体的船舶产业”。两部方案在明确了造船业进一步缩减落后产能的同时,指出引导造船业和造船密集地区基于工业优势发展多元化产业,提高服务能力,积极向设计、生产、售后服务于一体的全寿命产业链发展。两部《方案》为韩国造船业指明了发展方向,并提供了创造需求、加大金融支持等一系列政策保障。
        从2017年实际落实情况来看,截至9月,已经通过新造船基金支持韩国船东在韩国船企订造10艘VLCC新船订单。政府还为政策性金融机构提供了1000亿韩元(约合5.9亿人民币)的储备基金,用于支持政策性金融机构继续为中小造船企业提供预付款保函。2017年10月韩国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官柳一镐主持召开会议表示,政府计划成立官方支持的船舶融资公司,初始资本为1万亿韩元(8.72亿美元),以改善国内海运公司的财务状况。同时政府将提供总计6.5万亿韩元(56.7亿美元)的政策融资,计划2020年前政府直接订船或提供融资订购250艘以上船舶,力求让造船业重新步入正常轨道。政府还将通过造船产生的高附加价值和改革船舶服务等,进一步提升造船业的竞争力。
        除此以外,韩国政府还将推出相关政策推动造船业发展,大力支持造船业确保相关技术竞争力。环保、自动驾驶技术将成为造船业的未来发展新引擎,韩国政府将努力营造发展环境,实现海运、金融和器材行业共赢。
        业内有专家表示,造船业本身就是资金密集型产业,在全球船市寒冬和各国竞争白热化的环境下,离不开政策和资金的支持。韩国政府和金融界的支持比较符合韩国政府、金融界和产业界的共同期望,并且会对韩国造船业走出困境重返巅峰起到重大作用。
        元气缓慢恢复ing
        随着全球造船业出现市场复苏迹象,韩国造船业正在为市场复苏做回归准备。
        经过多年的努力,韩国三大造船企业——现代重工、大宇造船以及三星重工已经通过艰难的重组清理了资产负债表。尽管几家船厂都在裁员,但是行业正在从经济衰退中缓慢复苏。野村证券分析师Choi Jae-hyung表示:“对韩国船企而言,最糟糕的情况似乎已经结束,它们正处于行业复苏的开始阶段。”
        在2016年的订单低谷之后,大多数韩国造船厂倍感压力,虽然今年经营依然亏损,但是分析师预计明年将实现盈利。
        野村证券称,大型集装箱船、油船和LNG船等高端船舶需求增长,今年前7月韩国新船订单增长了30%。克拉克森的数据显示,前7个月韩国船厂获得全球42%的新船订单,同期中国和日本分别为32.8%和10.5%。
        大和证券分析师Chung Sung-yop表示:“尽管21世纪初期的鼎盛状况不太可能重现,但是该行业的产能过剩明显降至最低点。”
        由于石油价格四年来首次上涨至每桶80美元,海上能源平台业务前景也正在改善,而这一领域自2014年以来给韩国造船商造成重大的亏损。
        Hayberry Global Fund的分析师Matthew Blumberg表示:“经过航运业的低迷,韩国造船商适应艰难的市场环境,2019年是韩国造船业的一个机会,随着2017年订造的新船交付,盈利能力将开始恢复,手持订单增加将推高新造船价格。”
        现代重工副总裁Chang Kwang-pil表示:“中国已经对我们构成巨大的威胁,中国船企的赶超速度超过预期。”
        克拉克森数据显示,截至7月31日,中国船企手持订单量更多,达到了2820万总吨,韩国为1840万总吨,日本为1370万总吨。
        困难依旧不容小觑
        据韩国媒体《Asiatime》报道,今年下半年,韩国造船企业面临着更加艰难的经营环境。一方面,造船企业与员工之间的工资集体协约的协商仍在原地踏步;另一方面,随着占据船舶建造费用约20%的厚板价格追加上涨,船企的固定成本负担进一步加重。遭遇劳资对立加剧和厚板价格上涨“两头堵”的韩国船企度日如年。
        ◆ 劳资协商久拖不决
        据悉,韩国三大造船企业现代重工、三星重工和大宇造船海洋劳资双方之间的协商目前均陷入了僵局。现代重工的劳资协商从今年5月开始一直持续到7月24日,期间劳资双方共交涉了21次,随后中断。现代重工的海洋工程装备订单在8月20日已正式“清零”,目前,资方已接受了其海洋工程部门5年以内到达退休年龄的员工名誉退职(提前退休)的申请,并对2600名员工中的1220名提出了停薪留职的要求。8月27~29日,该公司工会组织部分员工举行了罢工。
        三星重工的劳资协商也处于僵持状态。从2016年开始到目前为止,相关的劳资协商一直在进行。2016年造船业务不景气时,三星重工向债权团提交了自救方案,随后资方和工会达成继续协商的协议;2017年5月1日,三星重工下属造船厂发生了一起致5人死亡的起重机倒塌事故,双方的协商被迫推迟。今年从6月末开始到夏季假期之前,劳资双方虽然继续进行了协商,但之后又进入了停滞状态。三星重工资方提出了无薪循环休假制和冻结基本工资等方案,从去年11月起到今年6月,该公司已对包括蓝领、白领在内的3000余名员工实施留职留薪措施,随着企业经营情况的进一步恶化,资方正在讨论实施停薪留职方案。
        大宇造船海洋方面,该公司预计今年10月将举行工会委员长选举,9月中旬已经启动选举的相关工作。在此背景下,劳资双方的协商暂停,预计新的工会成立后,劳资双方可能会继续展开协商。
        ◆ 钢价上涨再添新痛
        在企业内部矛盾尚未解决的情况下,重要原材料厚板的价格上升,无疑令韩国造船企业“雪上加霜”。日前,韩国三大船企与浦项制铁、现代制铁、东国制钢三大钢铁企业达成了“哑巴吃黄连”式的协议。从下半年开始,韩国钢铁企业提供给船企的船用厚板价格将从之前的60万韩元/吨调整到近70万韩元/吨,平均每吨上涨了5万-7万韩元。
        韩国造船与海洋工程协会对此表示不满,相关负责人指出,厚板约占船舶建造总费用的20%,韩国船企今年的厚板需求量约为420万吨,这次价格上涨可能给船企增加约3000亿韩元的成本负担。以韩国造船业主打产品之一的超大型油船(VLCC)为例,目前VLCC的价格约为1000亿韩元,厚板价格上涨5%,将使总体建造成本上升约1%,而船厂目前建造VLCC的营业利润率也仅仅1%左右,即使最近船价出现上升趋势,船企盈利空间也很小。此次钢价上涨将使韩国船企很难提出符合船东预期的船价,承接订单将会变得更为艰难。
        韩国造船业界人士表示,船企本来就因船市低迷而陷入“接单难”的困境,劳资之间的矛盾对立等各种不利因素也正在持续发酵,此次厚板价格上涨幅度大大高于船价上涨水平,将使韩国船企下半年改善业绩的希望变得更为渺茫。
        而在韩国钢铁企业看来,厚板价格还没能实现“正常化”,其还想再次上调钢价。由于韩国钢铁企业和船企之间的厚板价格协商以半年为基准,因此明年上半年船企很有可能再次感受一波新的钢价上涨压力。可以预见,韩国船企的“磨难”将会持续一段时期。
        政府助力,行业信心满满
       “对于LNG船这样每艘耗资2亿美元的高端船舶,韩国仍是首选,”Blumberg表示。
        业内人士表示,2020年将实施的更严格环保标准将有助于韩国造船商保持领先地位。预计LNG动力船需求增加,这些船舶旨在使用低硫燃料遵守法规,“这将成为韩国造船商受益的最大市场催化剂。”
        此外,现代重工等韩国造船商正在试图通过自动化和数字化提高生产效率,尽管它们承认这不足以抵消中国和韩国之间的劳动力成本差距。现代重工正在开发自主驾驶船舶技术,希望能够帮助船舶找到最安全、最短和最省油的航线。现代重工计划明年为其新船装配防撞软件。
       “造船业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因此很难在价格上与中国竞争,通过技术实现差异化竞争对我们来说更为重要,尽管数量上输给中国,但是我们永远不会失去高端市场的霸权,”Chang表示。
       ◆ 政府加大支持力度
       作为资金密集型产业,造船业在全球船市寒冬和各国竞争白热化的环境下,离不开政策和资金的支持,韩国政府和金融界的支持会对韩国造船业走出困境起到重大作用。2017年5月,韩国总统文在寅在第22届海洋日纪念活动上表示将成立韩国海洋船舶金融公司,通过提供稳定和体系化的金融支持以提升造船和海运产业的整体竞争力,8月,在第4次经济相关部长会议上明确韩国海洋船舶金融公司更名韩国海洋振兴公司,并由韩国海洋水产部负责推进公司的组建。12月,韩国国会通过了关于在2018年7月组建韩国海洋振兴公司的提案。韩国海洋振兴公司由韩国船舶海洋银行和韩国海洋保证保险等过去分散的金融支援机构整合而成,主要提供金融和政策支援。金融支援包括船舶订造投资保证;参与港口物流基础设施投资;二手船回购再租等业务。政策支援包括航运交易支援,航运经营支援,国家必要航运制度等。李星认为,从短期来看,韩国方面为了应对未来1~3年的形势低迷,政府仍将敦促企业加速履行自救计划提升接单竞争力,并推进绿色船舶项目、LNG动力船舶示范项目落地。中长期来看,一是持续提升技术及成本竞争力,通过技术开发,形成韩国在超大型商船、LNG船和海工平台上的特有竞争力。二是继续推进绿色、智能船舶以应对新的规则规范和工业革命,并支持自主配套和系统的实船搭载。三是创新造船与航运、金融、配套、外包企业间合作模式,形成产业上下游的良性循环。
        ◆ 加快布局智能船舶产业
        近年来,由于“订单荒”而“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韩国造船企业通过引进物联网和自动化技术等,不仅有效降低了自身的研发制造成本,而且正着手抢占未来产业制高点——智能船舶领域。
        据韩国《今日亚洲》日前报道,当前,物联网技术发展突飞猛进,2009年全球物联网设备尚未超过9亿个,预计到2020年,全球物联网设备将剧增到约260亿个,增长近30倍。物联网是利用局部网络或互联网等通信技术把传感器、控制器、机器、人员和物等通过新的方式联在一起,形成人与物、物与物相联,实现信息化、远程管理控制和智能化的网络。除了电子设备,还可以广泛应用于汽车、药品、反恐 、感知系统等多个领域。与物联网的发展大势相一致,造船业界也正在致力智能船舶系统的开发。到2020年,随着国际海事组织(IMO)相关环保新规逐步实施,预计环保船舶的需求量将增加,同时智能船舶的需求量也会增加。
        韩国现代重工早就以互联网技术为基础开发智能船舶系统。特别是2017年,现代重工成立了造船业界最早的信息通信技术(ICT)研发团队,引进了优秀的首席开发官(CDO),积极推进ICT与造船技术的融合。
        为了加快在智能船舶领域的布局,韩国造船企业正在加大与海外先进企业的合作力度,逐步提升相关技术能力。2017年5月,现代重工与沙特阿拉伯国家航运公司就双方智能船舶部门建立合作关系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今年3月,为了不断改进船用柴油发动机智能监测及诊断技术,现代重工又与温特图尔发动机有限公司签署了谅解备忘录。
        今年年初,大宇造船海洋结合物联网技术建立了没有图纸也可以自动化生产船用配件的智能工厂,不仅节省了人工费用,还大幅减少了作业误差。今年5月,大宇造船海洋又与韩国最大的搜索引擎和门户网站运营商Naver签订了“智能船舶4.0服务”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推进这一项目。在船舶物联网系统方面,大宇造船海洋计划引入英特尔物联网解决方案。今年7月,大宇造船海洋已从英国劳氏船级社(LR)获得了智能船舶网络保安技术的基本认证,正在加快推进有关技术开发工作。
        三星重工在去年3月获得了美国船级社(ABS)颁发的全球首个关于智能船舶解决方案的网络保安技术认证。在物联网快速发展、设备之间信息交流活跃的背景下,黑客等网络威胁增加的可能性也在不断加大,该技术就是为了事前防范这一风险。
        韩国业界相关人士表示,如果韩国船企应用物联网技术的能力得到大幅提升,不仅能减少不必要的开支、提高生产效率,而且能大幅减少现场安全事故;同时,船企还能充分利用该技术研发高附加值智能船舶,抢占市场新的制高点,这也是韩国造船业在市场低迷期间保持国际竞争力的有效对策。
(根据中国船检、中国船舶报等编辑整理)

上一篇:CCS检验的集装箱船“中远海运玫瑰”轮命名交付下一篇:海德威美国市场斩获百艘船大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