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海事 > 燃油污染问题继续蔓延

燃油污染问题继续蔓延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1265 王思佳 编辑整理 2018-08-27
        近几个月,在休斯顿、巴拿马、荷兰、新加坡以及东南亚多个港口陆续出现问题燃油事件。而就在近日,问题燃油问题也已经蔓延到了其他地区。
        据信德海事报道,一份来自于新加坡燃油检验专业机构Maritec的通函显示,问题燃油似乎也蔓延到了多个港口,根据Maritec提供的数据显示,多艘船舶在这些港口加注燃油后遭遇了燃油淤积以及燃油喷射泵故障等问题。
        而根据GCMS/FTIR的测试结果显示,这些问题燃油最终的某些化学成分与油页岩/页岩油中发现的化学成分相似。
        发现问题燃油的港口和时间如上图所示,分别为韩国大山、浦项、中国香港、舟山等港口。(由于本次资料来源仅来自Maritec一家检验机构,因此不排除有更多的船在更多的港口发现类似问题。)
        问题燃油,有何问题?
        新加坡一燃料贸易商告诉路透社(Reuters),受污染燃料含有苯乙烯和苯酚,即在燃油中通常未发现含量上升的石化产品,且并非燃料舱正常测试和规格要求的一部分。
        Maritec透露:“事实上,这些被发现的问题燃油都满足 ISO8217:2005相关标准,但却发现含有其他本不应该在炼油过程中的化学物质。”
        新加坡的一些燃油贸易商也表示,这些受污染的燃油很难被检测出来,因为这些燃油符合一般的行业标准。而里面所含有的其他“有害”化学物质此前一般不要求被检测。一位贸易商透露,这些油品的苯乙烯和酚类化合物以及其他与塑料相关的化合物含量很高。
        苯乙烯为聚苯乙烯塑料的前体物质,酚类是用于生产塑料、环氧树脂、除草剂和其他产品的常见类化合物。
        最糟糕情况下,船舶在加注这些燃油情况下可能导致主机的严重损坏,而如果进一步遭遇恶劣海况或复杂通航情况,那么极有可能造成更为严重的航运事故。
        Maritec表示,对6个油样进行的测试结果似乎表明,爱沙尼亚的页岩油和美国的页岩油都被卖到了新加坡。
        而根据路透社援引一位新加坡的船用燃油贸易商的消息称,“一些美国的燃油产品最近已经进入新加坡,更多的是在8月份到达新加坡。”记者联系新加坡海事及港口管理局后并没有得到立即的回应。
        而路透社透露,“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至少有两船约270000 吨被污染的燃油被运往新加坡,并一度导致了燃油价格的飙升,因为随着合规燃料可用量吃紧,燃油价格也出现了上涨。”
        Maritec表示,由于在这之前的几个月里在这些地方并没有发现类似的情况,根据此前问题燃油所发展/蔓延的态势来看,担心在未来几个月内在北亚地区可能会有更多的类似问题燃油事件的发生。有可能的是,进入中国地区的页岩油有害成分恐将陆续通过库存被释放出来。
        如果中招,怎么办?
        Maritec 提醒船东以及船长、轮机长注意,一定要做好航次计划以及燃油计划,尽量将剩余燃油单独存舱,新加燃油存入另一空舱。而新加注的燃油在未经过实验室检测确认可用之前,最好不要先使用。如果发现新加燃油有问题还可以转换使用此前更“干净”的存油再到就近的港口重新加注燃油,或制定其他解决方案,不至于使船舶发生损坏也不至于耽误过多的船期。
        如果存油新油混合,航行海上后发现机器故障后反复维修,可能会很快消耗完船上的备件,进而可能造成船舶被拖带回港,甚至发生触礁甚至特殊情况下发生船舶碰撞等更严重的事故也是可能的。
        但该机构同时也提醒,“不幸的是,近期发现的类似问题燃油其实是完全符合ISO8217标准的,但是仍然造成了机器故障。”
        另据HFW律师事务所称,在许多情况下完全排卸受污染燃料以及清洗油柜和燃油系统是最佳选项措施。按ISO 8217规定的常规测试方法未检出污染物,需要用附加实验室工作来确定化合物。据HFW说法,行业推测已指向炼油厂或“切削器备料”供应,即一种较轻质石油产品,其加入重质燃料以使其变稀薄,但污染确切来源尚未确定。
        此外,新加坡作为世界上重要的炼油中心,油价显然独具优势。然而经过此次燃油质量问题之后,我们是否应该思考,除了新加坡,是否还有其他地区可供选择?例如,舟山。
        舟山 VS 新加坡
        ◆ 油价差距正在逐步缩小
        相比于舟山报税燃料油,新加坡作为世界上重要的炼油中心,油价显然独具优势。
        对数据进行处理之后,可以更容易看出,新加坡比舟山的油价平均仍要有10美元左右的优势。但我们也不难发现,在个别时间点,舟山的油价已经比新加坡便宜超出5美元。并且在大趋势上,整个曲线是在波动中下降,充分表明了舟山的油价正在逐步与新加坡油价缩短差距。
        ◆ 整体成本优于新加坡
        我们假设在舟山加油和新加坡加油消耗的时间同为0.5天。而在新加坡加油比在舟山加油需多走航程584.4nm,这期间显然要产生更多的燃油消耗。笔者以航程总油耗和变动的港口燃料油成本计算出两地加油的总燃油成本。可以很清楚的发现,舟山成本在大多时间已在新加坡之下。
(根据信德海事、中国船检等编辑整理)
上一篇:以路为媒,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下一篇:中国航运业碳减排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