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访谈 > 为航运数字化“把脉”

为航运数字化“把脉”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501 王思佳 2018-04-26
        上周末,新加坡航运周正式开幕。在航运周的第一天,与会代表就针对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在未来航运业的应用这一重要话题进行了热烈讨论。
        2015年,古老的航运业与新兴的互联网不期而遇,传统行业的激情被瞬间点燃。从此,互联网+航运这艘巨轮便正式起航,一路前行。但是,由于数字化本身尚无统一标准,使得各方对其认知不尽相同,这为航运业的数字化转型增添了不少“成长烦恼”。那么,数字化究竟该如何定义?航运业的数字化主要包含哪些内容?航运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将面临哪些挑战?本刊记者带着这些问题专访了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BIMCO)亚洲区总经理(数字航运项目顾问)庄炜,请他来为航运数字化“把把脉”。
       「记者:马士基北亚区首席执行官TimSmith曾表示“如果想要生存,则必须拥抱数字化”,您是否赞同此观点?」
        庄炜:正如达尔文的进化论所言,地球上最终留下来的物种并非是体型最大的或者脑子最聪明的,而是最能够适应环境的,这就是所谓的适者生存。我个人非常赞同此观点,我们处在一个剧变的时代,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Changing or being changed!
       「记者:在您看来,是何种原因将数字化提升到了关乎企业生存的高度?航运业的数字化应包含哪些内容?」
        庄炜:我认为这是科技发展的大势所趋,也是国际航运业自身对绿色、高效、经济、便捷的总体内生需求。尽管当前国际航运界对数字化及其重要性都已充分认识,但由于数字化本身尚无统一的标准,从而使得业界对其内涵和外延的认识不尽相同。各家船公司、船厂、船级社、设备生产商甚至贸易商都在进行尝试,大家基于自身公司业务特征和未来趋势的判断,有些目前仅仅是从如何提升能效的角度出发,有些是更为高瞻远瞩地从区块链领域入手,有些则是从无人驾驶船舶的方向入手研究,这些都是极好的尝试。
       「记者:随着航运数字化、船舶智能化的飞速发展,网络安全日益受到关注。2017年,勒索软件引起的大规模网络攻击事件,使航运业承受了巨大损失。面对网络安全风险,船东应当怎样做才能有效识别、估算及降低风险?」
        庄炜:随着数字通信广泛用于船舶管理、运营并与岸上保持联系,船岸间的结合越来越紧密。另外,越来越多的船舶航行、供电和货物管理等系统逐步数字化,连接入网,给网络犯罪分子留下可乘之机。在应对船舶网络安全风险时,首先,船东应该明确网络袭击既可来自船舶外部也可来自船舶内部。内部威胁往往源于雇员操作不当和缺乏安保意识。在风险评估方面,船东应该考虑到船员或岸上工作人员因理解错误、不清楚情况或操作混乱造成的船载系统访问风险。BIMCO建议船东充分了解船舶的操作系统和信息系统以及这些系统如何与岸上连接、整合,网络事故如何危及船舶的安全、运营和业务。为了有效评估风险,船东可以咨询船舶设备、系统的供应商,了解用来维护船舶网络安全的技术和程序。
        任何与互联网连接的电脑都可能被黑客攻击。为降低船舶网络安全风险,船东可以使用技术性保护和程序性保护措施。BIMCO提醒船东,技术性保护在以下环节应重点考虑:安装、布置船上网络设备,编制网络袭击预警方案,安装卫星和无线电通讯设备,无线网访问控制,恶意软件防护,邮件和浏览器保护等。程序性保护包括:提升船上人员、岸上人员网络防护意识,提供相关培训,制定严格的船上设备访问者权限,不断更新、维护船载软件,更新防病毒、防恶意软件的程序,控制船舶远程访问渠道等。当船载系统无人看管时应特别注意,比如船舶进干船坞修理,或交接新船、现有船。在这种情况下,很难知道船载系统是否存在恶意软件。BIMCO建议船员将重要数据资料带离船舶,在返回船上时重新安装。如果可能,船员还应在使用船载系统之前扫描是否存在恶意软件,测试操作系统的功能是否完好。另外,将船舶网络安全管理的责任委派给船长、公司管理人员同样重要。
       「记者:展望未来,您认为业界在这场关乎生存的数字化进程中还将面临什么样的挑战?我们应如何应对?」
         庄炜:航运业在数字化进程中还将面临着无人船以及区块链等新技术带来的挑战。国际海事组织正思考如何在国际海事规则中纳入无人船。但在无人船贸易普及全球之前,还要解决有关法律规定缺失以及一系列实际操作问题。比如:为应对新技术,船员应掌握哪些技能?无人船大量削减船上劳动力后,留下的人是否承担更大的工作压力?如果船上设备故障,谁应该承担责任?只有当无人船的价格被确定,实际问题被解决以后,船东才能够决定无人船是否具备商业可行性。此外,近几年区块链已引起行业热议,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区块链可能被用于涉及交易的各个环节,特别是涉及中间商信用的板块。数字化对经纪人、代理和船东的影响与日俱增,使得航运业可能出现更多结构性变化。从这点看,数字化会影响我们航运从业人员的未来就业。数字化能简化船员日常任务,削减劳动力成本,改善船舶与岸上信息传递,方便船员与其家人的沟通。但在今后的船舶仅需极少的船员时,行业应避免这些船员承担过重的工作压力。在数字化浪潮中,我们不能忘记航运仍然是一个以人为本的产业。
        「记者:去年6月,Anastasios Papagiannopoulos先生当选BIMCO的新一任主席,他一上任就明确表态,其任期内的首要目标就是要带领BIMCO力推航运数字化。BIMCO计划如何推进这一目标的实现?」
        庄炜:尽管BIMCO是一个成立于1905年的知名国际航运组织,但她不断更新和变革的步伐从未停滞。当前,BIMCO充分认识到国际航运的数字化和智能化方向,坚信这一方向将使得航运更加高效以及信息传输更为便捷。当然,网络风险也将是一个所有BIMCO会员、公司以及船员们需要始终警惕的问题。与此同时,BIMCO也将致力于通过数字化的方式推动简化船长的合规行政负担,尤其是考虑去除那些与船舶安全操作无涉的不必要的合约规范负担。从长期来讲,BIMCO也鼓励对新的环境保护规范的执行采取一种更高效便捷的方式,从而使得此列规范能真正务实且实际被执行。BIMCO将协助其船东会员在船舶压载水公约执行以及IMO对硫排放2020目标等关键问题上给与建设性的指导意见。
        欲知更多内容,请关注《中国船检》杂志2018年3月刊《为航运数字化“把脉”》一文。
上一篇:无人机检验在船舶及海工领域的应用下一篇:专家建议采取灵活多样的融资模式推动邮轮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