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船检故事 > 走过船检路

走过船检路

新闻来源:中国船检    浏览量:429 崔燕 2018-04-27
        记者在整理每一期“船检故事”线索时,得到了系统内很多老领导、老船检人的大力支持。这次要采访的黄河东老人,他上世纪60年代任职于船检局,后来由于工作调动离开了船检系统,对船检事业有着深厚的感情。
        为了回忆往昔,黄老做了很充足的准备,甚至连当年参加他和爱人婚礼的船检局同事名单都找了出来。黄老说:“之所以找到当年参加婚礼的人员名单,是因为看到这份名单,他可以清晰地想起当年局里的每一位同事,人老啦,经常会想念当时大家风风雨雨,朝夕相处,一起打拼的日子。各位老同事,你们现在都好吗?祝愿大家晚年健康幸福!”
图1 黄河东当时的工作证
图2 1968年12月28日,参加婚礼时局里给我贺喜的人员名单
        黄河东,船舶检验局早期的验船师,1963年上海交大造船系毕业后,分配到交通部船舶检验局工作。谈到在船检局工作的一些经历,有几件事情让黄老至今都记忆犹新。第一件事儿是为我国参加载重线公约修改,独自到广州远洋公司上船调查我国沿海地区的风浪情况。
        1964年,我国准备参加载重线公约的修改会议。局里派他到广州远洋分公司上船调查。因为载重线公约涉及到航区的划分,必须在参加公约讨论之前对涉及我国沿海航区的风浪情况有详细的数据,让我国参加会议的代表们发言有所依据。
        当时的“远洋客船”不大,乘坐交通艇大概1个小时左右就到了,还是在珠江口内。又因为有远洋公司船机处同志陪同,所以调查工作顺利进行。
        首先,来到海图室询问有关船员什么季节在哪里遇到过台风,并摘录相关航海资料,然后召集有关船员开会。由于当时台湾海峡还未通航,所以远洋船主要走东南亚航线。当时的天气预报和接收天气预报设备还比较落后,当收到台风警报时只要时间来得及几乎都是“走为上策”,及早避开台风经过的区域,但万一来不及时就只好往台风中心钻。这一点与课堂上学的流体力学相吻合,台风外围风速大,靠近台风中心的风速较小。所以船员们的实际操作经验比课堂上学习到的理论知识更具有说服力。
        还有一件事情是1964年参与全国性规范修改讨论会议。1964年局里派他和杜惠华、唐桂玉、李新珍和郝复中五位到上海船检办事处实习的实习生参加此次全国性的规范修改讨论会。黄老学的是造船专业,被分配到船体组当记录员。这次参加规范讨论的不仅有造船厂、设计院、研究所等专家,还有各地航运单位、船检部门的同志参加。会上的讨论内容很精彩,而且都是具有实际意义的案例。例如,交大结构力学教授张轶群老师对规范的设计公式进行反向推导,从力学角度推导出该规范的计算公式留有多大的安全系数。
        还有上海船检办事处的徐传淮验船师为了比较各国船舶规范对船壳板、甲板厚度的要求,需要进行大量且详细的计算。那时候的办公设备不比现在,要用办公室的手摇计算机日以继夜的计算出一大堆数据。为了保障计算结果准确无误,黄老就将一个个计算结果在坐标方格纸上标记上相应的数据点,然后把这些点连成曲线,查看曲线是否自然、光顺,用以检查结果是否有错误,最后把得出详细的数据交给徐传淮验船师进行分析研究。
        据黄老说,当年作为实习生参与全国性的规范修改,对他这位“刚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来说受益匪浅。作为记录员之一,他把当年的记录草稿一直保留了30多年,直到退休时才依依不舍地把资料处理掉。
        回想起他在上海船检办事处实习的往事。黄老感慨地说,上海船检办事处的领导和验船师们,对他们五名实习生非常重视。开始是在沪东造船厂学习建造检验,师傅是沈宝生;后来到上海造船厂学习修船检验,师傅是陈保聪。在上海船检办事处实习期间,他还参加了新造船倾斜试验、“新中”轮的试航试验、参加审图工作学习、参加过产品检验,如救生筏、气胀式救生筏检验,信号试验;甚至还跟着冯师傅上木船学习木船检验。为了全面掌握检验业务,马家骥科长还对实习小组定期“考试”,测验学习情况,以便改善“教学”。
        时间一去不复返,转眼间,30多年过去了,2010年5月14日,终于有机会来北京与船舶检验局的老领导老同事相聚。席中大家各自畅谈了一些感想,十分亲切和融洽。回到深圳后,黄老把与北京船检局的老领导老同事聚会时的录像和照片刻成光盘,分给大家留作纪念!
图3 阔别38年后2010年5月14日在北京与船检局老领导老同事喜相聚的合照
图3前排左起:黄劲、谭永贤、丁奇中、沈肇圻;后排左起:林立侠(黄河东夫人)、黄河东、吴希初、梁善庆、郝复中。
上一篇:废铜、废铝、废钢等固废2018年底禁止进口下一篇:Nord/LB削减航运组合贷款,恢复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