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扫描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您的位置是 > 首页 > 海事 > 东海撞船事故保险索赔相关问题分析

东海撞船事故保险索赔相关问题分析

新闻来源:信德海事网    浏览量:2430 中国船检 2018-01-10
        近日,油轮MT“SANCHI”与散货船MV“CF CRYSTAL”东海水域发生碰撞的消息刷爆了航运和海上保险界朋友圈和微信公众号。这是一起典型的船舶碰撞事故,但由于其中一方为油轮,产生的问题将会更复杂和冗长。鉴于目前本案的事实情况并不明了,笔者在此仅就该案可能引发的相关问题做如下初步探讨和分析。
        一、严重的环境污染和困难的救援工作
        据网上消息反馈,油轮MV“SANCHI”装载约13.6万的吨凝析油。经查询相关资料,凝析油具有极易燃、易爆属性,且对人体有较大的危害性。虽然凝析油相对原油可能造成的海洋环境污染较小,但其燃烧和爆炸产生的有害物质和气体足以对海洋和大气带来严重破坏,进而给周边生态环境和居民生活环境造成恶劣影响。
        同时,这些属性会给救援带来极大的困难。救援人员的人身安全面临极大的风险,随时可能遭受各种燃烧产生的有害气体伤害。同时由于易燃、易爆的属性,救援工作不能顺利进行。截止目前,油轮MV“SANCHI”上的船员尚处于失联状态。
        事故双方都可能面临巨额的环境污染索赔。根据航运实务的一般做法,远洋航行的船舶都会加入IG成员的互保协会,且船舶污染责任一般是无责任限额限制的。故此,MV“SANCHI”保赔保险人可能面临巨额索赔的可能。
        二、保险索赔领域问题分析
        两轮碰撞时均载货,故此本碰撞事故涉及大概如下几方保险人,MV“SANCHI船壳保险人、保赔保险人、船载货物保险人;MV“CF CRYSTAL”船壳保险人、保赔保险人、船载货物保险人。鉴于航运实务的惯常做法,发生海上事故后,最终买单方主要为保险人。我们可以预见,本次碰撞事故后,事涉保险人会悉数出场,协同处理本次事故。
        1. 货物相关的索赔
       事涉两方保险人,尤其是油轮货物保险人,货物损失巨大,涉及金额巨大,法律关系尤其复杂。
       (1) 作为货物保险人,需要第一时间介入整个事故处理。做好保全工作,争取早日取得协会的担保,为后续或追偿前置做准备。船舶碰撞造成的货物损失,基本各类货运险条款均为承保范围。
       (2) 尽早做好海事赔偿责任险的初步估算工作。如此巨大的船舶碰撞事故,双方船舶必然会考虑海事赔偿责任限制的问题。保险人能否追偿成功,一部分也取决于责任险金额的大小。
       (3) 要求被保险人将货物流转过程的所有单证保存齐全,以备查用。
        2. 船壳相关索赔
        两轮船壳保险人,都需要面临本船船壳损失和碰撞责任的承担。及早安排救助介入,减小损失的继续扩大,同时做好维修船厂的安排工作。这种超大型货船的日租金是以万美金来计算的,争取尽早维修,通过船级社检验,减少间接损失的扩大。
        3. 保陪责任相关索赔
        保赔险保险人相对货运险和船壳险,需要面对更多更复杂的索赔。除了上述已经论述的污染责任,还有船员责任、货物责任、甚至罚款和有关法律费用等等索赔。
        在船舶碰撞这种侵权损害赔偿纠纷中,保赔险保险人的责任是最为重大的。需要面对碰撞引发的大量复杂海事法律关系,包括但不限于碰撞法律关系、油污损害赔偿法律关系、人身损害赔偿法律关系、海难救助法律关系、海事赔偿责任限制法律关系等等。对保陪保险人的法律处理能力和航运技术水平有较高要求。
        考虑到,大多数的航运事故,最终的买单人为保险人。上述保险人均需要尽早介入案件处理,尽早取得案件所涉各类资料和文件,尽早采取保全等法律手段,固化证据资料,减少损失的继续扩大。
        三、船东和货主的应对措施
        上述内容已涵盖了案件处理的大部分注意事项。船东和货主主要工作是要配合好前述保险人,做好证据资料的准备和搜集。
        船东作为事故的当事人,对于必须全力配合己方保险人调查清楚案件全部经过、搞清案件全部事实,准备完备齐全的案件的资料。且要应对好各方当事人的询问和调查。建议在及早聘请专业海事律师提供有针对性的处理意见。
        货主虽然不是事故发生的当事人,但因与己方承运人存在运输合同关系、与对方承运人存在侵权损害赔偿关系。故此,也卷入了整个碰撞事故的漩涡。保存好所有贸易合同、运输合同有关的文件、资料,是损失可以得到赔偿的基础保障。配合货物保险人申请财产保全,是保障得到赔偿的进一步保障。货主必须与货物保险人保持紧密的联系,为案件处理提供高效和通畅的通道。
        船舶碰撞事故涉及的各方关系复杂,适用法律众多,是较难处理的海事案件。本文仅初步探讨了该起事故可能面临的相关问题,且从宏观角度分析了相应的注意事项。
        该案船舶碰撞发生在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从国际法角度看,处于我国专属经济区范围。且据悉MV“SANCHI船东为温岭公司,存在司法管辖和法律适用问题。就此问题,本文在此不做进一步讨论和分析。(作者:李晓曦 上海博群律师事务所 )
上一篇:12月全球钻井平台数量增长1.6%下一篇:中船综合院成为船舶行业首个标准化服务业试点